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非酋变欧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逃亡路上

非酋变欧之路 似水年华流年 3303 2019.08.30 16:25

  她刚才怕儿子钻牛角。

  一个大男孩会吃堂弟的醋。

  这可不是一个士族子弟会做的事情。

  作为贵妇人,她和孩子相处的时间也不多。

  在生下孩子后,孩子就有专门的奶娘、丫鬟服侍着。

  到了儿子开蒙时,直接是搬到外院去住,只能是早晚时节相见。

  对此她是没有一点担心的,男孩子就要早早开始培养,她是母亲,但更是妻子。

  儿子的地位好不好,要看当娘的本事,要是当娘的,在夫君心里没有什么分量,那么孩子也不会得到夫君的青睐。

  她作为一个合格的宗妇,事情是很多,又要照顾夫君,又要打理家事,并不怎么轻松。

  这些情况导致母子相处的时间很少,她知道孩子和她的感情并不深。

  但在孝道大于天的时代,她并不惧怕儿子将来会不孝顺。

  大环境不允许,晚辈想要过得好一定会孝顺长辈的。

  要是儿子敢不孝顺父母,名声绝对是会臭。

  根本就是断了他的青云路。

  忤逆不孝就是重罪。

  被告上一状是死路一条

  儿子如果想要向上,就不会犯蠢。

  她的儿子一向是很懂事的,不会这么蠢。

  和她绝对是母慈子孝的状态,真的是很不错。

  在出身士族的她看来,只要母子之间有着适度的联系就好。

  那种母子情深根本就做不到,从小接受的教育,让她保持足够的理智。

  这一次她之所以会叮嘱一下,生怕儿子犯了夫君的忌讳,让夫君在心里对自己的儿子有所反感。

  听到邵氏的话,凌霄笑了一下,“母亲!孩儿是大孩子,不会妒忌兄弟。”

  邵氏听后微微一笑,有些欣慰地看着小大人一样的儿子。

  她看看奶娘怀里昏昏欲睡的侄子,他还是太小。

  还需要她的多多关注一番,让丈夫放心。

  将来兄弟两个人长大,也会齐心的。

  凌霄看了一眼小小的孩子。

  才实岁三岁的小屁孩。

  她一点也没有嫉妒那个孩子。

  他要是好好长大,对陆家是个好事。

  原主曾经想要过弟弟妹妹的,他一个人太孤单。

  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陆家夫妻就只有原主一个孩子。

  凌霄穿过来后,因为心痛的原因,对原主的堂弟不怎么亲热。

  小孩子倒是很敏感,对凌霄也是很一般,反倒是原主父母对孩子好的不行。

  凌霄看的清楚,陆璟要比原主讨喜很多,作为嫡长子长大的原主,从小接受的是比较严格的正统教育,自然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而陆璟则是另外的样子,撒娇卖萌,套路不少,偏偏陆家主夫妻两个人,竟然吃这一套的。

  这么一对比,就显得凌霄的日常言谈举止就显得是冷硬很多,她也没有打算改。

  她根本就不可能改,因为要是改的话,原主的人设就会崩了。

  首先原主的教育,让他本人没有撒娇卖萌的可能。

  等到了凌霄穿过来,更加不会这么干。

  她还是保持原本的相处方式就好。

  但心里感觉不怎么好受。

  可怜的原主。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原主之前也许没有感觉。

  但等到他的堂弟被送过来后。

  应该是心里的滋味不怎么好受的,

  凌霄发现他们之间相处的情况并不怎么一样。

  那个小子很快就接受了原主爹娘,还很受宠,他们三个倒像是一家人。

  那么要是原主还在,一直被严格要求的原主会怎么想?这对比也太强大了吧?

  反正凌霄感觉这场景对原主来说,并不太好的情况,原主就还是个七岁的孩子,明明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亲,对侄子却比对儿子好。

  嗯!原主的日子很难过的,对于小屁孩很受宠,她完全装作看不见,因为对夫妻俩没有感情。

  她正好希望有人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让她可以趁机可以做点小动作。

  要是被陆家主夫妻关注着,反而是什么都不好干。

  对待陆璟,她大面上过得去就是。

  她可是听话、认真学习的人。

  根本就是忙于学业。

  该送的东西一定送到。

  绝对不会让别人觉得她怠慢堂弟。

  要知道这也是名声的一部分,必须注意。

  到了如今,她更加是不在意爱宠,她很明白事态的严重性。

  就算是原主亲爹娘更加看重侄子这种的情况,和乱世比就是毛毛雨。

  一想到整个地方都乱了,她心情很沉重,在逃难的路上,已经倒下不少人。

  剩下的人接着自己的逃亡,根本不去管其他人的死活,他们已经变得麻木起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凌霄猛地想起一句话说:宁当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在这逃难的路上,逃难的人们常常是呼儿唤女,各自顾各自的。

  和陆家人一起南下的人真心不少,也算是一个大的车队。

  很多知道蛮族要打来的消息的人,都纷纷逃离家园。

  一路上有更多的人加入逃亡的队伍。

  凌霄的心情是十分沉重。

  如此大规模的迁徙。

  就是历史上客家人五次大迁徙中的一次。

  客家人中的先祖很多主要是这些南下逃难之人。

  他们说起来是汉人,但在后来是会被称为客家人。

  这是因为他们的后辈,即使定居在南方,依旧是以客人自居。

  甚至到了后来,客家人还一直保持着来自家乡的风俗习惯及语言习惯。

  客家人所讲的客家语,发言上还带着深深的古汉语烙印。

  而很长一段时间里,动乱将北地的文化是扫荡一空。

  反而是南下的客家人保留下很多的风俗习惯。

  凌霄想起这一段历史,很是无奈。

  文明就这样被野蛮摧毁。

  但她作为才七岁的孩童能做什么?

  只能是听从长辈的吩咐,让他们少担心就是。

  在逃亡的道路上,人们大都是和自己相熟的人走在一处。

  每一个人都是脸色不好看,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如何。

  也不知道在他们后面有没有追兵?他们只能是带着家人,带着自己的积蓄逃难。

  有更多的坏消息中传来,很多朝廷的的地方,已经沦落,很多人倒在蛮族人的铁蹄之下。

  这些消息加剧了逃亡者的心焦,不少的人的心乱了,焦躁的情绪传染了不少人。

  更多的人开始加快速度,想要逃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战场的地方。

  他们一定要去温和安全的南方,给家人一个安全的地方。

  大家都处于一种惶恐不安的状态中。

  惶恐再惶恐。

  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

  这是一连串不好消息造成的。

  更可怕的是,在很多人走上逃亡之路时。

  发现更多的危险,在路途上有不少人落草为寇。

  他们也许没有能力对抗蛮族人的士兵,但对上同族人时,是相当的厉害。

  在逃亡的过程中,总是有人的家产被夺,儿女辈掳走。

  有时逃亡者处于前有狼,后有虎的状态下。

  凌霄所在的队伍,也曾经被人打劫。

  那些人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

  抢夺别人的财产。

  这些人。

  根本就是趁火打劫。

  凌霄是有些嗤之以鼻的。

  什么劫富济贫?不就是抢夺别人的家产吗?

  说什么劫富济贫!别人有钱就是罪吗?狗屁说法!

  不少人钱财,就这样被抢走,这其中也包括陆家的财产。

  连一起出行的奴仆,也因为种种原因渐渐少了,是越来越少。

  有很多时候,大家都相互都顾不上,只想着怎么让自己活下来。

  就在逃亡的过程中,陆家丢弃了大部分财产,奴仆更加是不见踪迹。

  好在是凌霄一直抓住陆璟,再加上邵氏,最后他们一家人四个人是相依为命。

  陆璟小朋友还小,根本无力行走,一直被两个大人,主要是陆家主背着。

  至于凌霄则一直步行中,一开始是比较累,好在是她还是坚持下来。

  在到达某个小镇时,陆璟竟然病了,发起来高烧,一病不起。

  应该在迁徙的过程中,备受保护的他受过不少的惊吓。

  纵然大人们再怎么呵护,条件也不如之前。

  他又是一个小孩子,身体娇贵。

  是有些受不了。

  他生病了。

  小人儿发着烧。

  陆家主很是着急。

  这可是他弟弟唯一血脉。

  陆家父母亲的精力都被吸引过去。

  就没人管凌霄,她倒是没有在意这种情况。

  她感觉是活得比较自我,可以趁机休息一下。

  她当然明白,想要完全放飞自我,就要一定代价。

  那种既能放飞自我,又能保留原本好处的情况是不存在的。

  甚至看到糟乱的周围时,会突发奇想,要是把后世那些一心想要全部放飞自我的人,扔到乱世里,会怎么样?

  哈哈哈,他们一定会欣喜若狂的,这可是他们一心追求的。

  在乱世里,那里有什么束缚他们本性的条条框框?

  他们完全是想干什么就可以去做,美滋滋的。

  对等的是,对手也是有着同样的权利。

  就不知道放飞自我的人会活得好吗?

  求仁得仁的话,应该很满意。

  凌霄心里涌上笑意。

  却很快想起。

  这是一个狂想。

  是绝对不会存在的。

  跟着她发现自己就没有时间乱想。

  因为奴仆不见了踪迹,她要开始帮着家人干活。

  晕!原主这士族子弟现在已经是变成穷人家的孩子。

  凌霄腹诽一下,这正好验证了一句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唉!她现在必须去熬药,因为堂弟要吃药,而原主母亲要照顾孩子,父亲要打探情况。

  唯一剩下的人,可不就是她这个当兄长的,是要负责熬药。

  她不敢就没有人干,就开始熬药加干别的事情。

  幸而在河东太守府时,她就专门学过做杂事。

  很快就上手,原主的母亲还夸赞了一把。

  凌霄没有说什么,努力做好。

  中间弄到粮食作物的种子。

  对于凌霄的小动作。

  陆家主就没有注意到。

  他连着好几天没有休息好。

  整个人正忧心忡忡,头发都白了不少根。

  一方面是担心侄子的病情,他是有些怕侄子好不起来。

  那他怎么能对得起自己的弟弟?要是有个什么差错,将来地下见到弟弟,该怎么给他交代?

  他想想就很头疼,不得不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才止住痛感。

  一方面陆家主的得到了最新的消息,情况很不妙。

  又有一大批难民经过,听他们的意思很不好。

  说后面有蛮族人在追踪着。

  这是一个更加令人头疼的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