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非酋变欧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十八郎

非酋变欧之路 似水年华流年 3257 2019.09.05 16:25

  凌霄再一次警惕性加强,跟着发现他被捆着。

  捆着的不是绳子,而是和衣服同色的东西,不易发现。

  怪不得远远看,这个人的姿势就像是一个毛毛虫一样扭曲着。

  凌霄松了一口气,把手里的武器收起来,快步向前,看看这位情况。

  她按了一下对方的脉搏,那个人心跳很快,再加上流着冷汗,难道是低血糖?

  要真的是这种情况,就要给他快速补充葡萄糖,绝对立马就好,但要是不能补充糖分进去,就是死路一条

  可惜的是现在是古代社会,就是疾医来了也没辙,没有吊瓶,更不可能输液。

  凌霄也知道,现在自己手边也没有这种东西,无法静脉输液补充糖分。

  当然就是现在她手边那些东西,也不敢拿出来给别人用。

  因为无法解释东西的来源,该怎么解释盐水瓶?

  还有静脉注射的原理,这都是超前的。

  爆出来绝对是大麻烦。

  就算是凌霄救了别人的命。

  也会成为一个极为可怕的把柄。

  说不定被救的人,会反咬救命恩人一口。

  凌霄不敢冒险,能救就救,能不能活,就看天意。

  她看看这位陷入昏迷状态中的家伙,应该是被囚禁在这里。

  看他的样子,就没有吃多长时间的苦头,整个人都还是很鲜活的。

  再打量一下四周,正房的门还开着,他应该是费了不少力气爬出来,导致浑身脏乎乎的。

  这种脏更多是因为他本人在地上蹭的,看样子他可是拼命挣扎着。

  该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凌霄心里的念头一动。

  可以救人,但不能卷进某些阴谋的漩涡,把自己搭上。

  她再看看这位的衣物,一眼认出来这其中的衣料。

  这是看上去一般,实则很难搞到的衣料。

  从他穿的衣物看,家世不差。

  救不救?

  大家族事多。

  凌霄换个角度观察。

  仔细一看,这位的相貌长得很不错。

  双手露出来的部位整体上市细皮嫩肉的,但有写字的痕迹。

  虽然整体上现在看上去很是狼狈,但看得出来,他之前活得不算差。

  这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士族子弟,在家族里有些分量。

  算了,先救人,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人死在眼前。

  唯一的顾虑就是这个人是个坏蛋。

  要是这个结果,很呕人的。

  他要是混蛋。

  那么宰了他就是。

  先看这位的情况,有没有救。

  低血糖在最开始发作时,是有些难受。

  只要速度补充一下食物,比如说馒头什么。

  也可以吃些糖,不管是牛奶糖,还是水果糖都可以。

  可现在这人是不可能塞进食物之类的东西,只能看看能不能喝糖水。

  凌霄想了一下,拿出一个瓶子,这是巴掌大的瓶子里,放的是糖水,空间里是时间停滞的,放进去热乎乎的,拿出来也是热乎乎的。

  有了这个优点,她才会专门准备了几个糖水,准备救急的,好巧不巧用上。

  她先把这位手上捆绑的东西去掉,但留着其他的绳子接着捆。

  这是为了预防万一,省得苦主发疯,给他灌了一点糖水。

  跟着她发现,那个人能够自主吞咽,还有救。

  要是不能吞咽,那么只能是等死。

  现在没有吊瓶可以静脉注射。

  怎么救?

  既然拿出来瓷瓶。

  她就没有再一次放回去。

  要减少使用空间的次数,以防止暴露。

  凌霄又给那人灌了一些糖水,把瓶子放在一边。

  现在她所使用的糖,并不是后来的白糖、红糖(蔗糖),而是饴糖。

  据说在商代就已经出现饴糖,饴糖主要成分是麦芽糖,水解后变成葡萄糖,可以很快的补充血糖,有升糖作用。

  在她穿过来后,找机会藏了一点在空间里作为急用,正好现在用上。

  还算是效果不错,等了一会,那人终于慢慢清醒过来。

  眼皮在轻微地颤抖着,过了一会他才睁开了眼睛。

  视线还有些模糊的他,感觉有人就在他身边

  有些恼火的他生气得不行。

  张口骂人,“竖子可恶。”

  凌霄微微皱眉。

  她仔细打量着这个人。

  说起来这人无疑应该是年轻人吧。

  上嘴唇上还带着毛茸茸的胡须,后世也是高中生。

  现在的她,应该是骂另外一个人吧?

  希望这人不是骂她,要是!

  呵呵!

  让他知道厉害。

  就来个桃花满天红。

  要知道没有她,他是必死无疑。

  “这位郎君,你终于醒了?”凌霄问。

  要知道,现在小镇还在火灾中,还是赶紧走人吧!

  虽然作为一个小孩子,应该看到大人是有些惶恐不安的。

  但她决定还是让对方,把自己当成一个大人看待比较好,反正她不需要别人指点。

  那个人听到童声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凌霄。

  他的目光里一下子露出来不相信,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救了自己的就是一个小孩子?

  他猛地坐起来,看向凌霄。

  又打量了一下四周。

  就没有其他人。

  凌霄站起来,把瓷瓶收好。

  而他有些无奈地发现这是救命恩人。

  凌霄则问:“这位郎君是因何被人捆在这里的?”

  那个捆住他的人在捆绑时,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捆死。

  当然那个捆住他的人,以凌霄的感觉,应该是知道这位有些毛病,更多是为了阻止他求救。

  “我被家奴暗算后,捆在这里,就留下我一个,请给我松绑!”

  “松绑?”凌霄想了一下,看看那位情况。

  两个人对视了一番,谁也没有后退。

  然后她从袖子里抽出来一把匕首。

  匕首看上去黑乎乎的。

  并不怎么起眼。

  这是她在第一个世界弄到的。

  以防止到了别的世界,没有什么武器。

  幸亏搞到了,原主亲爹娘只给留下衣服,有屁用!

  在这个乱世里,除了吃吃喝喝的东西很重要,武器也是很重要的。

  就原主这个小身板,到哪里去弄到这些东西?

  到了这种乱世,本身力气就不大。

  就是比较难活的情况。

  再没有武器。

  只能是找机会逃跑。

  或者是在原地乖乖等死。

  对于这两种可能,她并不感觉很好。

  原主的身体,她一定要保管好,等着原主归来。

  那位身体的束缚被解开后,他就亟不可待的地跑去方便。

  看到这一幕,令凌霄是嘴角抽抽,真的是很急。

  就在等着他出来,发现下雨了。

  跟着雨势还越下越大。

  小镇的火势开始灭。

  他们暂时不能走。

  冒雨走路是很容易感冒发烧的。

  古代医疗条件差,一个不好就是小命不保。

  凌霄看了一下,就叹了一口气,还是在这里避雨吧。

  这个身体刚刚病了一场,不能再生病了。

  她看看天上乌云重重。

  不知道是阵雨。

  还是连阴雨。

  那些蛮人不会追了。

  应该也会找个地方避雨的。

  凌霄现在感觉自己是饿了,肚子咕咕直响。

  刚才的她一心想着有可能会烧过来,就没有吃早饭逃跑。

  而此刻的她感觉小镇剩下的房屋,不会再烧起来,自然是感觉饿。

  要知道她从昨天晚上,就因为生病没有吃饭,到现在有大半天没有吃,实在是饿了。

  好在是这个身体没有低血糖症状,不然此刻会手脚发软,站不住。

  在吃饭之前,她还是打算看看这位大人怎么样?

  那位已经是跑出来,还先去略微整理了一下。

  毕竟他的浑身上下都是很脏的。

  让他感觉自己脸发红。

  他是经受过教育。

  被人看见囧状后,神态上很平静。

  其实此刻的他,是有些感觉不怎么自在的。

  作为男子汉竟然落到被人捆绑的地步,多亏被小童救下。

  但他也算是大家族出来的子弟,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后,跑去换了一下衣服。

  凌霄就站在廊下,看着暴雨倾盆而至,并没有管那个人。

  “在下十八郎,小郎是怎么到了这里?”十八郎问

  凌霄自然听出来这位话语中隐藏着很多含义。

  “病后醒来看到火起,就跑出来。”

  他的声音很是冷淡。

  十八郎听后,叹了一口气。

  他这人脑子转得不慢,自然是听出来含义。

  这个孩子只怕是因为生病的缘故,被家人抛弃。

  “我和伯父家的七郎起了口角,就跑出来,想不到被家奴捆住。”

  十八郎站在一边,,他整个人是有些愤怒,也有些无奈,怎么也没有想到家奴害他。

  至于这个小童更加惨,连家人都抛弃了他,真的是很惨。

  让有些苦逼的他,感觉心情一下好受很多。

  他看了一眼凌霄,发现他没有气愤。

  这下子他有些好奇。

  就问道:“你一点也不记恨?”

  “不记恨,他们想要逃脱蛮族人的追杀。”

  “必然是要放弃一个孩子,不是二郎,就是我。”凌霄说。

  她自然不会告知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她是根本看不上原主爹娘。

  他们又不是她的爹娘,她对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期望,自然是没有失望。

  另外她也知道,在乱世之中,想要活着很难的,两个大人要带着行李,带着两个孩子。

  真的是很让他们为难,后来还有凶残的追兵,他们夫妻两个人无法携带另一个无法走路的孩子。

  虽然她的道理都懂,也能理解,但一想到被抛弃的人是她,她还是绝对无法谅解他们。

  她可不是圣母属性的人,可以无数次原谅别人对她的伤害,那是根本是做梦。

  这一次她因为种种原因被放弃,下一次还是会被放弃的那一个。

  习惯被伤害后,再一次被伤害,别人也不会在意。

  但这种想法,还是不需要告知别人。

  有些东西心里有数就好。

  “二郎,你弟弟?”

  “堂弟,是故去叔父的儿子。”凌霄说。

  “哦!”十八郎听后,瞪大眼睛看看凌霄,点点头。

  他不由带着几分同情看着凌霄,可怜的倒霉蛋,竟然是这个原因。

  要是为了侄子抛弃儿子,说起来大家不会指责做父亲的,只会夸奖他人品好,宁可舍儿子,也要保侄子。

  “算了,不要说这种令人丧气的事情,十八郎君,不知道你饿了吗?”

  “饿了,当然饿了。”十八郎说。他舔舔嘴巴。

  他还真的饿了,恨不得能吃头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