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被系统坑成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见覃教习要排队

我被系统坑成神 山深有信 2459 2019.12.02 23:33

  当覃暮城把玩着那戒子时,云山墨已经宣布要闭死关了。

  他走得很坚决,只留下一封书信,书言自己突破的契机已到,不忘门派,不忘掌门,不忘覃教习的指导云云。

  云烟己气得将那传音玉牌摔得粉碎。

  花了大价钱,本以为换了一个宝贝回来,可没想到,这才两日,整个门派全无心修炼,都在议论那赵日天的故事,连云山墨都被忽悠得不知跑到何处闭关去了。

  而另一个烦心事就是那刘君言,连月神宗的长老都传音过来,说云天子竟然半夜偷窥,欲行那不轨之事,云天子要是不负责,云天派可要付出代价。

  据说那女子上月在山脚下结庐而居,口里生生的念着云天子的名字,犹如望夫石一般,每日朝那下山的阶梯看着。

  让人于心不忍,可他半夜偷偷去看了一下,气的想打死云天子,真不知什么品味,那刘君言住的地方全是发臭的袜子,那辫子油腻打结,更关键的是睡觉时还打呼磨牙,将他那仅留的窥视之耻磨灭干净。

  这女子要是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估计自己饭都吃不下去!

  而云天子昨天下山见到那女子之后,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路了,此刻根本联系不上。

  那女子杀猪般的哭嚎响彻整个山脚,撕心裂肺,云烟己没有办法,让人将其带进门派修炼,更是传音给月神宗,刘君言就算是云天派的媳妇了,就算云天子不娶,将来也会为她找一个好的归宿。

  这月神宗真是落寞了,来云天派的都是些歪瓜裂枣,说书的说书,骂街的骂街,关键还坑了自己十三个弟子!

  结果两个该负责的当事人,现在一个个都找不到了,只留他一个人站在大殿之上,牙齿都快咬碎了!

  小屋里,覃暮城一颗颗数着那戒子的灵石,如守财奴一般,足足上千颗全都放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留下那成色不好的几十颗将来兑现自己的诺言,毕竟自己还是教习,原则上还是要为了这些弟子打算!

  他满意的睡了去,看样子月神宗还是一颗挺大的树,连自己这练气的杂役都能成为云天派的座上之宾!

  第二天。

  当太阳快要西斜的时候,守在门派的弟子终于敲响了覃教习的门!

  “覃教习,你醒了么?大家问你什么时候去讲解?”

  覃暮城早已睡醒,不过既然没人喊自己,乐得在床上躺尸。

  此刻,他翻了个身,慵懒道:“所谓修炼,自是因材施教,这样吧,你来安排,让弟子门一个个进小院,我为大家一一讲解,就在这院内吧!”

  教习果然就是教习,因材施教这句话越听越有道理,果然不是自己门派那些长老可比的,月神宗的练气都这么厉害,要是更高境界那还得了?

  那弟子乐呵呵的安排去了。

  很快,整个在广场等待的弟子都收到了这个消息。

  有人兴奋,自己好久的瓶颈终于有靠谱大神来指导了!

  更多人却是失望,因为那赵日天的故事大家正听到高潮,此刻,却突然不讲了,无比的难受!

  “让我来,我卡在练气三层好久了,我先去!”

  “你这小子急什么,我卡在炼血好久了都没说话,凭什么你先来?”

  “都排队!覃教习时间宝贵,咱们可要珍惜!”

  众人这才杂乱无章的排起队来。

  很快,一个卡在炼血境的女弟子走进小院子,她乃是外门大姐,所谓大姐自然是拳头大,一众弟子根本不敢争,就让她排到了第一个!

  “教习,我有疑问!”

  她隔着门窗户发问,覃暮城则翻了个身,躺在床上侧身支起自己的脑袋,打着哈欠道:“你有何疑问,尽管道来!”

  “赵日天究竟有没有和芙蓉姐姐在一起?后来那个大坏蛋周扒皮究竟死了没有?”

  覃暮城的瞌睡突然醒了,这妮子,有这么入迷么?这大好的机会竟然问自己赵日天的故事?

  不过,他还是很耐心的解释一番,毕竟昨晚自己发誓了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女弟子听的心旷神怡,覃暮城口中的剧情竟然和自己的幻想一模一样,自是皆大欢喜,不由得激动落泪,大声道谢谢教习之后,满意的转身离去。

  而下一个弟子进门第一句话就是问赵日天最后究竟将那混元金身修炼到何种境界了,是不是打赢了周扒皮。

  覃暮城三言两语打发开去。

  无奈之余内心却是感动,还是这帮家伙好忽悠啊,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有成为导师的潜质!

  一连几个弟子进门就询问赵日天的故事,最后好不容易有一个弟子询问自己为何卡在练气三层迟迟不得寸进。

  覃暮城难得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所以,你想问如何突破第三层?”

  “不是,我是想问一下当初赵日天到底是如何突破第三层的!”

  “........”

  覃暮城无语,一连十几个弟子进来,覃暮城也隔着门讲了十几章的故事!

  “下一个!”

  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低着头,踌躇着,似乎有很重要的问题,却又不知如何形容。

  “来!来!来!接下来我跟你讲一讲赵日天打杀那周扒皮之后的故事!”

  “教习,我今天刚来,我不是要听故事,我...”

  她的声音仿佛很熟悉,欲言又止。

  覃暮城难得一个不听故事的,耐心的等待着。

  半晌,在覃暮城差点又睡着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了!

  “教习!究竟如何让一个男人彻底爱上自己?对自己死心塌地?”

  覃暮城搭拢着的脑袋差点撞到床杆,这都是什么奇葩?自己是知心姐姐么?

  “额...这个...”

  覃暮城毫不着急,自己虽是单身三个世界的男人,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遇见即是缘分,最好生米煮成熟饭!按你们灵域...咱们灵域的说法,这事就成了!”

  “至于死心塌地,这个好办,男人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覃暮城毫不负责任,又开始了自己的瞎扯淡!

  “真的么?”

  那女子两眼冒光,这等儿女私情的事,她哪里知道如何处理,此刻总算有个人能给自己“专业”的指导了!

  “真的!”

  “那就好,这下看天子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覃暮城的自信彻底感染了她,她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自言自语。

  云天子?竟然有妹子对这家伙死心塌地?

  覃暮城不由得问道:“你叫什么?”

  “我叫刘君言,今天才加入宗门!是云天子的未婚妻!”

  覃暮城差点晕倒,这家伙,竟然真的找到云天派来了,还正大光明的成了云天子的未婚妻?

  他打开了窗户,隔着窗户喊了起来:“君言师姐!”

  “是你?你就是派来的教习,那个覃暮城?”

  “我知道,我就知道,宗门会给我做主的,想不到宗门竟然是派你过来的!”

  她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油腻的大辫子甩来甩去,眼泪还未落下,鼻涕已经流了出来。

  “额!师姐,自信的去吧!我和宗门都是你的后盾!记住!生米煮成熟饭,不听话就打一顿!”

  对!生米煮成熟饭,不听话就打一顿!

  她不断的念叨着,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覃暮城的业务更加宽广了,从教习到说书先生,此刻又兼职了情感指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