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被系统坑成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修炼池

我被系统坑成神 山深有信 3330 2019.11.23 20:50

  仅过了一个晚上,云天子的大名再次响起!

  此次,他从一个深情的公子变成了饥不择食的色中饿鬼。

  据说是内门弟子在废弃的厕所发现了他的真面目。

  言之确凿,无人不信。

  刘君言听闻此言之后,竟然哭着跑下山去,说是要寻那负心人讨一个说法。

  狗血的故事再次在月神宗掀起一阵八卦。

  主峰下,小溪谷.

  浓雾贯穿南北,遮云蔽日,恍若仙境。

  覃暮城悠悠醒来,浑身瘫软,仿佛刚修炼浑天要旨一般,疼痛由内而外,他想坐起来,可整个身体都在不停的颤抖,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肌肉不停地抽搐。

  唤醒他的不是疼痛,而是脚痒,系统的提升声不断的响起,自己的火系基因在不断的增加。

  身体改变带来的大量杂质都通过他的脚底板排出,那痒直挠心窝,总是挥之不去。

  “嘶!”

  仿佛用尽全力,他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身体虽被浑天要旨加强过,可体内似乎有一股力量再不断的破坏他的身体,就像被人由内而外割肉一般。

  “系统,我怎么样了?”

  “外源灵力正在不断的破坏宿主的身体,破坏的速度超出浑天要旨的修复速度,宿主还有五小时挽救,五小时之后宿主将经脉断裂、内脏破碎而亡!”

  这次可是把自己给栽了进去了,幸好系统帮自己运转武技,不然早就死了。

  覃暮城苦笑,灵力在自己的体内不断的破坏,而刚刚摔下山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胸腔的肋骨都断裂了几根,腿骨也骨折了,浑天要旨在对抗体内的灵气,根本来不及修复自己的肋骨。

  “系统,我还有什么挽救办法么?”

  “宿主必须在五小时之内将浑天要旨强行提升至20%方可无忧。”

  “先将我的骨头接起来吧,我现在动身去修炼池强行提升!”

  “请等待,正在计算!若先将骨骼修复,宿主只剩下三小时的时间做出改变!”

  “好吧!”

  覃暮城已经没有了办法,强行修炼浑天要旨需要大量灵力,唯有修炼池才是最佳地点。

  如果不去修炼池提升浑天要旨,他也只有三个小时好活了!

  提升基因和提升武技,二选一的题目被他做成了必选题,也算是穿越倒霉第一人了!

  朝阳已经升起,主峰下薄雾如云。

  覃暮城已无力攀爬悬崖,只能绕行,在这之前,他舒舒服服的抠了一会儿脚,络腮大汉的能量还一直盘踞在他的体内,如今的火系灵根已经远胜其他,达到了4.5级,简直奇痒难忍!

  狠狠的抠完,他才绕行起来,幸好长期的军旅生涯让他不至于迷失方向,这破地方罕有人至,内门的弟子甚至没有下来找一找他的想法。

  死了就死了,灵域每天都有人死亡,就像月神宗,活下来的都是精英!

  一个小时后,覃暮城终于站在了主峰入口处。

  他换上了一身长袍,笔直站立,露出自己的真容。

  可谁知道他的身体内正被不断的破坏,他的经脉都已经开始爆裂,每走一步都如刀割一般,可脸上的微笑还是那么温暖!

  “系统,还能撑多久?”

  “宿主还有两小时,请尽快赶到修炼池修炼!”

  “嗯,我喘口气先!”

  ........

  覃暮城强忍疼痛,风轻云淡般走到修炼池门口。

  “师兄,我要进去修炼!”

  说完他把玉牌递给看门的弟子,那里面有比试时奖励的积分,足够他修炼好几天了。

  “等着吧,今天人多,到你估计下午了。”

  那弟子将他的玉牌摆在一旁,漫不经心说道。

  覃暮城想起那种在修炼池一呆就是几天的闭关者就暗暗发苦,你们这么勤奋修炼会死人的!

  可他只能微笑的回答道:“好的!”

  然后装出一幅淡然的神色,等待别人出来。

  一小时后。

  “师兄,还没人出来么?”

  “没呢!你要是有别的事先去办吧!”

  “没事!没事!我等着!”

  “我说你们这些外门弟子,平时不努力,看到别人比试的时候光鲜就麻溜跑来修炼”

  “是的!是的!”

  覃暮城一边敷衍着,一边在门口踱步,想要溜进去。

  “咋地?还想硬闯么?”

  看门弟子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鄙视的看着覃暮城。

  这些外门弟子平时不努力,这次比试完毕之后就一窝蜂来修炼。

  “门派规矩,擅闯修炼池可当场格杀!”

  看门弟子已经运转灵力,就等覃暮城不听劝阻然后动手。

  .......

  五十分钟过去了。

  覃暮城席地而坐。

  他脑袋充血,毛细血管崩溃,整个眼睛充血发红。

  鼻孔中开始有腥味,那是破碎的血管溢出来的血液。

  “系统,我估计不行了!”

  “本系统将会在宿主脑死亡十分钟后能量耗尽而奔溃!”

  “这么说来,咱两可是同生共死了啊!”

  “距离崩溃时间还剩十分钟!”

  “.......”

  自己真不是做贼的料,覃暮城暗暗后悔,想不到自己在枪林弹雨中四年没事,结果却折在这里,战场要不了自己的命,可做贼却要了自己的命!

  他已经放弃挣扎,坐等自己大限到来,为什么别人在异界都是一路无敌?

  别人在危险之中成长为一方霸主,叱咤风云!

  自己呢?只是想在安全的边缘努力成为一条咸鱼而已,却如履薄冰!

  “那个临阵磨枪的家伙,到你了!”

  “嗯!”

  覃暮城怀疑自己听错了,见那弟子正视着自己,这才确认。

  自己果然是主角命啊,想不到最后时刻还能进去。

  他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鼻血滴落,眼睛都红了!

  “进去吧,你的积分够你修炼几天了!”

  看门弟子诧异的看着这个弟子,不就是不让他进去么?

  怎么眼睛都哭红了?

  覃暮城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拼命往里跑起。

  “距离奔溃时间还剩五分钟!”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可覃暮城似乎那是自己跑过最远的路。

  三十迷。

  二十米。

  十米。

  覃暮城艰难挪动自己的脚步,如同百米冲刺般奔着修炼池而去。

  他的肌肉在颤抖,他的眼角和鼻孔都开始溢出血珠。

  噗通一声。

  惊起许多正在修炼的弟子。

  “卧槽!当这澡池啊!”

  一个弟子怒骂道。

  覃暮城没有理睬,自顾自盘膝坐下。

  那群修炼的弟子见此也没再多言,毕竟修炼池每分钟都需要贡献点,发火也不是在这里发火。

  庞大的灵液开始涌入,系统直接运转浑天要旨,超境界强行修炼。

  只极个别的看着覃暮城似乎抽搐一下,然后搭拢着脑袋仿佛睡去。

  “这是哪个?修炼池竟然睡觉?”

  那人疑惑的看了看,又自顾自修炼起来。

  可如果能看见覃暮城的体内,就能感觉到残忍。

  庞大的灵力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如同一搜万吨航母行驶一条小溪,整个犁过去一般。

  他的外表无恙,可体内已经破碎的七零八落。

  系统一边运转星辰大海决,一边修炼浑天要旨。

  庞大的灵力不断的破坏覃暮城的经脉,穴道,丹田。

  浑天要旨却不断的将这些四处破坏的灵力捕获然后重建细胞。

  一个细胞,一块组织,一条经脉。

  破坏、重建。

  整个身体如同精密的仪器般,以最紧绷的状态运转。

  修炼池的灵液,开始以可见的速度涌入他的体内。

  一个坐在覃暮城附近修炼的弟子睁开眼。

  他本来在修炼的紧要关头,冲击更高一层,几乎就要成功。

  可就在他要继续努力的时候,周围的灵力却大幅衰退。

  就像开车要冲上一个陡坡,就差一脚油门了,可当他踩下油门的时候,却熄火了......

  接着他看到了不可思议一幕。

  他不远处的那个似乎睡着的人,灵力以可见的速度涌入他的身体。

  速度之快,都出现了漩涡。

  “这还是人么?”

  他像看鬼一样看着覃暮城。

  接着,更多的人醒了过来。

  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跳了起来,却是昨晚将覃暮城击落悬崖之人。

  “卧槽,什么情况?我怎么吸收不到灵力了!”

  他还来不及继续说,就看到了超出自己认知的一幕。

  整个修炼池的灵液都涌向一个人。

  速度快到让平静的池水都起了波浪。

  一阵一阵涌了过去,而那人似乎在睡觉。

  更多的人睁开眼。

  “这是什么鬼?”

  一个女弟子看着覃暮城语无伦次说道。

  “难道他是传说中的十级灵根么?”

  “屁话,你家十级灵根能搞出这么大动静?我看百级灵根才差不多!”

  络腮大汉说道,他见过门派九级灵根天骄修炼,那速度也快,可和覃暮城比起来,就像小孩子般。

  如果说九级灵根吸收灵液是骑自行车,那覃暮城就是开跑车了。

  “难道他修炼的是神级功法?”

  功法等级越高,吸收灵力的速度越快,可神级功法修炼困难,并非适合所有人。

  “不会,神级功法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络腮大汉否定道。

  “这个人是谁?”

  络腮大汉问道。

  四周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一个外门弟子不确定的说道。

  “这似乎是外门弟子,叫覃暮城,灵溪谷养鸡的!这次入门境第一人!”

  养鸡?

  入门境第一人?

  众人蹬大了眼睛。

  这变态是养鸡的?

  “他怎么没反应?”

  刚刚那个女弟子说道。

  修炼的时候肯定是清醒的,不然没法运转功法。

  可她哪知,覃暮城已经昏迷过去,这一切都是他体内的系统弄出来的。

  “他肯定修炼到了紧要关头,大家不要打扰,快去上报长老!”

  络腮大汉急切的喊到。

  众弟子退了出去,留在这里也没法修炼,还不如早点出去留点积分用做下次。

  此时的覃暮城对于外界一无所知。

  系统将他的体内弄的七零八落,要是他意思清醒就只能死路一条。

  他的体内不断崩溃、重组,就像单脚走钢丝一般,唯有系统才能精确的计算每一刻需要改变什么,哪怕是一瞬间的迟疑都会让他此刻崩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