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被系统坑成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俗称死皮

我被系统坑成神 山深有信 3101 2019.11.20 00:20

  很快,覃暮城就发现这不是游戏!

  因为他的脚很痒,仿佛是祖传脚气一般,直达心扉,真实的让人起不到丝毫怀疑!

  谷内寂静无人,此刻的他来不及多想,一边抠脚一边想起刚刚的异变!

  百伤的惊天八刀砍破自己的头皮时,系统发生了变异。

  “灵根被激活,正在导入,导入成功,金系灵根提升0.2段。”

  导入灵根?自己被打竟然会提升灵根?

  这是难道是虚拟游戏世界么?还带资质升级?

  覃暮城有些不确定,或许这一切都是南柯一梦,或许真正的自己现在正在躺在地球的某个地方,不然怎么还会出现这么无稽的事呢?

  姓名:覃暮城

  等级:入门二层

  灵根(基因)资质:金系1.2级,杂系1级。

  修炼功法:星辰大海决(神级)

  修炼武技:浑天要旨(5%)追星逐月(5%)

  金系基因提升了0.2,其余的灵根依然是杂系1级。

  “系统,我们现在是处于一个游戏之中么?”

  覃暮城一边抠脚,一边怀疑的问道,这一切都好像游戏一般,无论是升级还是系统,还是周围的一切!

  系统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

  “请宿主保持冷静,这是真是世界,绝非游戏!”

  系统的声音有些急躁,按照它的分析,这是长期处于压抑状态下的暴发户心态,极有可能会导致宿主急速的情绪波动而精神失常,俗称神经病,典型案例就是范进中举。

  顿了一下,系统连忙补充道:“宿主体内的灵根进化,是因为当初注射了基因液,细胞在受到外界刺激情况下会产生进化,目前检测是可以一直进化下去!”

  “这么厉害?那我岂不是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成为全系天才?”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需要攻击者的基因等级和修为强于宿主才有效!”

  覃暮将信将疑,系统也只是推导,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去验证。

  “系统,我的脚好痒?你帮我检查一下身体!”

  刚刚下比武台的时候,他的脚突然奇痒难忍,此刻更是抑制不住的抠起脚来!

  “这是宿主基因进化出现的状况,外源基因导入会导致宿主体内出现大量死细胞,系统将其全部转化成了脚皮质细胞排出!俗称死皮!”

  覃暮城气得直接骂了出来。

  “你要死啊,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么?”

  “宿主也可以选择通过脸部和手部排出,或者排泄而出!”

  覃暮城无语,这几个里面还是抠脚最为靠谱!

  想想自己以后打架,一边挨揍,一边抠脚,那场面,不忍直视!

  他对自己以后的未来忧伤起来,本是天大的喜事,却被系统坑的体无完肤!

  这系统真跟自己有仇!

  还别说,抠脚还蛮舒服的!

  覃暮城愉快的做起了抠脚大汉,突然,一股暖流从鼻腔流出,溃堤一般,从鼻孔冲了出来,流到嘴巴里,浓烈的咸腥味传来!

  却是他流鼻血了!

  难道是今天打得太狠了?

  覃暮城正想着,系统冷不丁又出声了:“检测到宿主由于灵根不平衡,导致体内能量异常,预计身体还有十天崩溃!”

  崩溃?

  覃暮城吓了一大跳,连忙问道:“系统,你跟我说清楚,什么是崩溃?”

  “星辰大海决的基础是宿主体内灵根平衡,而此刻宿主的灵根已经出现异变,导致体内灵力不平衡,宿主的身体已经遭到破坏,5%的浑天要旨不可修复!”

  “你就给我说说解决方案!”

  覃暮城有些恼火,刚刚开心没一会,这破系统就出幺蛾子了!

  “宿主可以强行修炼浑天要旨,或者再次平衡灵根!”

  “不能改良功法么?”

  “如果改修功法,宿主会立马死亡!”

  覃暮城整个脸都黑了下来,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还好好的混日子,此刻却要死了!

  系统很快补充道:“最佳建议,宿主再次平衡灵根,或者强行修炼浑天要旨!”

  “说人话!”

  “可以再次去挨揍,让宿主灵根平衡!或者借用外源灵力修炼浑天要旨,让身体的修复速度可以跟上崩溃速度,不过,这种办法危险极大!”

  覃暮城呆呆的坐在了椅子上,那张平时最爱躺的椅子,此刻却仿佛遥不可及,连小灵叼来的盐焗鸡腿都没有伸手接!连那瘙痒的脚都不由得抠得慢了一些!

  他神情恍惚,连鼻血滴落地面都没有察觉。

  此刻,他才觉得自己最近的日子真是美好,吃完睡,睡完吃,多好!

  缅怀了半晌自己曾经的美好生活,最终,他拿起那根鸡腿,狠狠的咬了一口!

  “系统,给我一部可以变换外形的武技!”

  既然躲不过,那至少不能让人认出自己,他决定改变自己的外形然后去挨揍!

  “可以!”

  很快,覃暮城脑海里就出现了一部:化妆大全!

  他满脸黑线,有些恼火的咒骂道:“系统,你信不信我弄死自己?”

  自己要变换外形的武技,结果给自己来了一部化妆大全!

  覃暮城再次感受到了系统满满的恶意!

  “武技改变外形,甚至通过面具都可能被修为高深者发现,而化妆大全是目前系统里推算最为保险的外形改变技巧!”

  覃暮城将信将疑,虽说化妆的确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外貌,不过这灵域哪里来那些东西?

  覃暮城正冥思苦想,连凌烟溪到了菜园门口都没发现。

  “覃暮城,你!”

  凌烟溪本来情绪极好,她已听到覃暮城在比试上大放异彩的消息。

  自己兴冲冲过来,却没想到看到这一幕。

  原本那个“坚韧不拔”的小子,此刻竟然翘着二郎腿在那里抠脚,两行鼻血流到嘴里,一边抠还一边弹着指甲里的死皮,猥琐至极!

  覃暮城愣住了,尴尬道:“不是你想象那样的!”

  他赶忙站了起来,双手在衣服上使劲的搓,仿佛那手上也有大量死皮一样!

  凌烟溪只觉恶心至极,本来欣喜的表情,此刻却尽是厌恶,离覃暮城三丈之远,再不靠近。

  她淡淡的道:“比试完之后我就要去戍边三年,今天来是跟小灵道别的!”

  她呼唤着小灵,后者从那四面通风的屋子里跑来,蹦到她的怀里!

  此刻她才察觉原来的小屋真的已经完全变成灰烬!

  看到她询问的目光,覃暮只得撒谎道:“这个是不小心走火了!”

  他的话漏洞百出,不过此刻的凌烟溪也没心情询问,她只想快点离开此处。

  本来她还满满怀念的准备吃火锅,此刻却怀疑自己以往不知吃了多少死皮,一阵反胃!

  覃暮城尴尬着杵在一边,抠也不是,不抠也不是!

  凌烟溪撸了几下小灵,仿佛小灵身上也有死皮一般,轻轻将它放下,气鼓鼓的看着覃暮城,道:“你就没什么要跟我道别的么?”

  覃暮城本就直男,此刻纵使有万千话语也说不出,沉默半天,憋出一句:“能不能借点胭脂给我?”

  “你?”

  凌烟溪看着这突然恶心的男人,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留下覃暮城和小灵面面相觑。

  覃暮城的鼻血止住的时候,凌烟溪也托人送来了胭脂,正是吴老头。

  一见覃暮城,他就破口大骂:“覃小子,你好好喂鸡不行?瞎练什么找死绝技?害得我被赵老头骂!”

  覃暮城仰躺在长椅之上,瞥见了这神情激动的老小子身后的汽油桶,丝毫不理,淡淡道:“免费送你两桶酒!别烦我!”

  吴老头的笑脸顿时绽开,笑嘻嘻的将一盒胭脂扔在长椅边道:“小子,这是烟溪托我带给你的,你这小子是不是得罪她了,对我都满嘴火药味!”

  覃暮城没有继续说话,吴老头讪讪的站在那里,来回踱步,油腻的长摆被他提起,露出那一双被补的满是漏洞的解放鞋!

  覃暮城此刻刚止住鼻血,没好气的说道:“看到了,别炫耀你的鞋!”

  吴老头这才停止那漫无目的的踱步,今天他在灵食阁走了快一整天了,脚都快要气泡,结果那帮傻做饭的根本没看到,让他好一阵失落。

  “覃小子,这双鞋可是我.......”

  “打不打酒?不打就早点回去,不然我可不喂鸡了啊!”

  覃暮城感觉这老头也让自己血压升高,止住的鼻血又有开始流出的迹象!

  吴老头这才停止喋喋不休的炫耀,如唱戏一般,提起自己的长摆,漏出满是补丁的解放鞋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房间。

  “覃小子,这房子怎么回事?”

  此刻,他才发现这个木屋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了。

  “打酒就打酒,其他的别多问!”

  幸好自己的酒没放在屋子里,不然当初也被凌云给毁了。

  吴老头一边打酒一边正经的说道:“覃小子,你练的那两门武技根本就是找死,千万不能在练了!”

  边说的时候,他还不忘试一试那酒是否是原来的味道,仿佛那酒品质有误,他装满整整两桶之后再舀了一勺一饮而尽!

  覃暮城的鼻血又流了出来。

  “你再不走,我就将酒毁了!”

  吴老头嘿嘿一笑,连忙搂起自己的汽油桶,飞快的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喊:“记住,别修炼了,烟溪托我说了会给你找合适的武技的!”

  溅起的泥土落在解放鞋上,他连忙停下,仔细的擦拭一番,然后气质昂然的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