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被系统坑成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吃火药了?

我被系统坑成神 山深有信 3048 2019.11.18 19:26

  清晨的主峰,薄雾还未散去,广场上已经挤满了人。

  凌烟溪此刻正站在比武台上,睁着大眼睛,仔细搜寻着,半晌,她才失望的收回目光,覃暮城并没来!

  他对面是一锦袍公子,剑眉星目,如书生一般,深秋季节竟然还手持一把折扇。

  “烟溪师妹是在找谁么?”

  那锦袍公子笑着问道。

  凌烟溪并未理会,哼了一声,厌恶的瞪了他一眼。

  台下目睹这一切的弟子纷纷细语。

  “听说云天子向掌门求亲了?”

  “这凑不要脸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说不定啊,如果嫁过去,就不用去边极城了!”

  “你们消息都落后了,烟溪已经选择去边极城了,这花花公子估计没戏咯!”

  长老站在高台中央,道:“比试开始!”

  凌烟溪的目光再次搜寻起来,那人却始终没来。

  云天子眉目一皱,顺着她的目光搜寻过去,却一无所获。

  “烟溪师妹,动手吧!”

  凌烟溪这才回过神来,嘲讽道:“怎么这次没见何师妹呢?”

  那何师妹那是云天派弟子何小淑,在蓬莱星的时候几乎就是云天子的跟屁虫,两人每天腻歪在一起,早就被众人看在眼里。

  云天子并未生气,潇洒的打开自己的扇子,温柔一笑道:“何师妹自然是在门内修行,她修为低弱,我平时才颇多照顾!”

  凌烟溪更加厌恶了,拔出自己的灵剑道:“呸!都是渣男!”

  那宝剑寒光内敛,白而不亮,似有薄薄荧光附着其上。

  云天子锦扇一收,嘴露微笑,温柔的看着她。

  凌烟溪再也受不了这玩味的目光,长剑一挽,抖出一个剑花,整个剑上的荧光更盛,似有数道剑光一般,朝云天子笔直刺去。

  她的速度很快,几乎和覃暮城全力状态下的追星逐月一般,整个人带出一道道残影。

  眨眼间便刺到云天子,可那剑却似刺在精钢之上,无论凌烟溪如何用力,却不得寸进!

  云天子微微一笑,再次打开了自己的折扇。

  “烟溪师妹,这场就算你赢了吧!”

  那目光看似澄澈清纯,却带着一丝轻蔑!

  “我不要你让!”

  她身形回转,整个人高高跃起,剑指晴天,霞光披照,裙摆飘动。

  “圆月引光!”

  凌烟溪大喝一声,整个人凌空而下,直指云天子,剑尖如同一轮烈阳般,明亮晃眼,光线如珠,从剑尖流落,似一把未曾打开的伞盖。

  如梦如幻,绚烂多彩,整个人似乎出尘仙女一般,自九天而下。

  云天子眼睛微眯,将那折扇收了起来。

  “想不到烟溪的引光决竟然修炼的如此纯熟!”

  站在边上的长老一捋呼吸,赞赏的说道。

  而另一长老却忧心忡忡,皱眉叹气说道:“可那云天子似乎更加强大,你看他皮肤银光闪耀,定是了不得的防御武技!”

  “哎!都怪当年把这些秘籍散布出去,如今的云天派实力已经不差宗门多少了!”

  两人一阵感叹,连带周围的弟子都有些沉闷!

  台上的云天子面对这一招,却不慌不忙,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轻轻的往后跃去,避过了这看似强大的一招。

  那长剑流光溢彩,追击而去,可气势渐减,被云天子轻巧的挡住。

  凌烟溪无功而返,只得收招再战,可那云天子乘此时猛然发力,整个人凌空飞来,以扇代剑,朝她肩膀递去。

  此时的凌烟溪老招已去,新招未起,手忙脚乱以剑格挡,才堪堪避过去。

  云天子并未趁势追击,而是缓缓飘落,又风轻云淡的打开了自己的折扇,一副翩翩公子的形象!

  “烟溪师妹,你想赢便可赢,何必这么拼命呢?”

  那温柔的话语在凌烟溪听来却极为恶心,谎言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大家明明知道是谎言,却还信誓旦旦!

  云天子就是这样一人,很多人都知道他与何师妹的事,此刻却装作若无其事一般。

  凌烟溪气喘吁吁,圆月引光极为耗费灵力,以她此刻的修为也不能长久支撑!

  “烟溪师妹,别强撑了,此战就算你赢!”

  听闻此话,她更加生气了,眼睛红红的,长剑再次高高扬起,迎着那初生的太阳。

  朝霞仿佛受到吸引一般,被她汇聚而来,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片亮光之中,圣洁无比!

  太阳仿佛落到了整个主峰广场,几乎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而云天子却目露凝重,全神贯注,他不敢眨眼,连那把折扇都被他別到了腰后。

  凌烟溪整个人朝他袭去,仿佛太阳一般,那炙热的温度扑面而来,云天子惊恐的不断后退,可凌烟溪紧追不放,他只得左右腾挪,围着比武场躲避。

  如同两道流光一般,在整个比武场绚丽的画着圈,除了长老,众人都无法观察!

  那长剑还是刺中了云天子,虽有强大的防御武技,可那锦袍却一时被刺得千疮百孔,整个散发出一股焦糊味。

  他索性将整个上衣震碎,露出棱角分明的身材,以全部的灵力运转武技,挺起胸膛迎接那气势渐弱的最后一击。

  那剑势虽弱,可还是逼得他不断后退,整个人都退到了边缘,一只脚都已退出比武台,已经落败!

  凌烟溪见状连忙收住剑势,而云天子却脚跟使力,整个人都回到了比武台。

  “你?”

  凌烟溪的剑再次扬起,云天子嘴角一笑,整个人跃下了比武台。

  “烟溪师妹,你果然厉害,我甘拜下风!”

  他光着上身,露出那肌肉分明的身材,言语说不出的温柔。

  周围的弟子此时才睁开眼,一时议论纷纷。

  “想不到云天子竟然败了!”

  “你傻啊,没见他自己跃下来的!这叫怜香惜玉懂不懂?”

  “这是来比试的还是来提亲的?”

  “估摸着就是这小子借交流之名过来提亲的!”

  “肯定的啊,云天派的弟子就来了三个弟子,一个入门境,一个练气境,都还没比呢!”

  “那是他们根本打不赢,上去还不是丢脸?不过这云天子的修为倒是不错!”

  凌烟溪气得半死,明明是云天子输了,此刻却好像让着自己一般,关键自己还没办法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缓慢的穿好衣服。

  两个长老此刻却对视一眼,摇了摇头,对于云天子的一切都看得明明白白。

  其中一位走上抬去,宣布道:“此战,凌烟溪胜!”

  凌烟溪又四周扫视一番,台下的弟子竟然都认为是云天子让着自己,气得她一甩手中长剑,满脸怒气的跑了下去。

  云天子让他生气,更让他生气的是那个小家伙竟然没来看自己比试!

  她座在广场边缘,拿出自己的玉牌,气呼呼的传音起来。

  “覃暮城,你参加比试了么?”

  “覃暮城,你竟然敢不来看我比试!”

  “覃暮城,你要是再不回我信息,我就直接过来揍你了!”

  她越想越气,从一大早到现在,覃暮城都没回自己的信息,连自己比武都不过来看,根本没把她放心上。

  难道是他变心了?

  或者是他根本没有上心?

  她的思绪越来越远,情绪渐渐低落,臆想出各种决绝的场景,甚至自己眼眶都已发红。

  原本还有的一丝好感此刻荡然无存!

  而那云天子此刻却站在不远处,一脸阴沉,覃暮城这个名字让他感受到了莫大侮辱,仿佛自己最心爱的玩具被人抢去一般!

  他阴沉着脸走了!

  此刻的覃暮城正待在灵溪谷,看着自己做出的那张小窝,十分自得。

  “是不是很满意?”

  小灵躺了进去,那小窝用竹子做成,上有提手,窝底铺有稻草,再覆以碎布,是为小灵专门而做。

  失去后,再次寻回,总会格外珍惜,小灵欣喜的蜷缩在小窝里不肯出来,覃暮城只能好言相劝。

  那木屋整个骨架都搭好了,剩下细枝末节需要打磨。

  屋顶的茅草被几根树枝压着,要等到明日才能再次装修。

  先用稀泥合着谷壳,堵住四周那些木条的风口,至于瓦片,覃暮城还不知道去哪里弄呢!

  昨晚的小屋还只属于小亭,四面漏风,睡在里面就像露营般,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不过,一人一狐倒是睡得十分安稳,一大早覃暮城就砍竹子去了。

  此刻,才算圆满完工!

  那玉牌被丢在一旁,直到糊完四周墙壁,他终于拿了起来。

  凌大小姐的声音几乎咆哮而出。

  覃暮城一一听完,苦笑着传音道:“大小姐,我在修房子呢,我昨天参加了,不过是最后一场,今天也有,是在下午!”

  凌烟溪还沉浸在自己刚刚的臆想中,气鼓鼓的回道:“房子坏了?坏得好,马上就要入冬了,最好冻死你!”

  正准备动身覃暮城顿时愕然,自己什么都没做啊?

  怎么感觉吃了火药一般呢?

  钢铁直男覃暮城一头雾水,他哪晓得这些。

  自己三个世界加起来没交过一个女朋友,哪懂女孩子的心思!

  既然搞不懂,那就算了吧,覃暮城放下灵玉,朝主峰广场而去!

  凌烟溪等了半天,仍没见覃暮城回自己的信息,离开了广场,一个人生闷气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