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被系统坑成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我自豪你一脸

我被系统坑成神 山深有信 2547 2019.12.05 21:43

  覃暮城最终还是屈服了,他将自己的一双脚黏在扁舟之上,骚包的开始御剑飞行。

  脚底的胶水根本无法固定他,日行千里的法宝,在他脚下甚至比不上步行,摇摇晃晃,一不留神就可能摔下去。

  覃暮城索性以剑当扫帚,也不嫌弃那锋利的尖刃,如骑马一般,宽坐在扁舟之上,双手紧紧握住剑柄!

  流光闪过,扁舟一飞冲天。

  高空之上,罡风咧咧,速度之快差点连他的衣服都给吹掉,整个脸都被吹得变形,尤其是那发型,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大背头。

  覃暮城降落了,他的御剑飞行至旅刚刚开始就已结束。

  在树林中,他围着篝火不断的烤着手,想象中仙气飘飘的御剑根本没有实现,倒是差点冻感冒,他不由得打了好几个喷嚏。

  “破系统,御剑飞行都不行!”

  他骂骂咧咧的,全然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等到剑搁在自己脖子上才发现。

  “英雄!兄弟!有事好商量,劫财还是劫色?呸!劫色干嘛!我戒子里有灵石,给你!都给你!”

  身后那人哼了一声道:“覃暮城,真想不到,竟然又见面了!”

  “云天子?”

  覃暮城一愣,转过身去。

  “咱两八字相冲吧!怎么我走错路都能遇到你?”

  “不是你走错路,而是我在专门等你!”

  “等我?我所有的修炼心得都被你们榨干了,还要我怎样?”

  “你的故事很精彩,是个挺好玩的人,刚开始我是真心想你教我们武技,可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以前我并没有想杀你,可现在我想了!”

  云天子抬了抬手中的剑,让它更加靠近那看似柔弱的脖子。

  “年纪轻轻的,怎么杀气这么重?你这样的翩翩公子,风流少年,非要跟我这养鸡的过不去么?”

  云天子笑了,他对覃暮城的恭维很是受用,可惜那剑却没有丝毫松手!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我想杀你只是最近心情不好,不是很顺利,你明白了没有?”

  “所以,百伤的家人真的是你杀的?”

  “我很对不起他,那日我打猎不顺,可这夫妇竟然舍不得将那喂养的灵鸡放出供我捕杀,我一时气愤就杀了他们,没想到百伤承受了我一剑之后竟然没死!”

  “我说,你这么随意杀人,你父亲就不管么?”

  “母亲就是他害死的,他要管我就杀了我好了,反正这条命我也不想要了。”

  覃暮城看着他,对于这种喜怒无常的人来说,根本没有办法沟通!

  “你杀了这么多人,每晚睡得着么?”

  “所以我要找到百伤,好好照顾他!”

  那剑缓缓移动,冰冷的剑刃让覃暮城汗毛倒立。

  “我是凌烟溪的夫婿,月神宗女婿,你不可以杀我的!”

  覃暮城将自己的玉牌拿了出来,那传音仍然被他保留着,狐假虎威,用作不时之需。

  “是个头痛的问题,可我今天很不爽,算了,不管了!你应该自豪,我竟然陪你说了这么久的话了!”

  “我自豪你一脸!”

  追星逐月猛然发动,覃暮城整个人如同弹射一般,向后飚去。

  云天子的的剑从他的脖子划过,带来一丝丝疼痛,可并没有伤到他。

  人未转身,手中扁舟法剑猛的朝背后刺去,扁舟被一股大力挡开,寒光闪过,云天子的剑直接朝他眼睛刺来,明晃晃的剑尖眨眼便刺到。

  覃暮城大惊,整个不断的朝身后跃去,以剑做棍,挑起地上的篝火像云天子砸去,后者收敛攻势,连忙避开。

  可惜,云天子的剑还是太快,快到将他的左眼划破,眼睛似乎是覃暮城目前的罩门般,浑天要旨的防御根本没有躲过这用尽全力的一击。

  “宿主中毒,恢复时间加长,预计需要两小时修复!”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覃暮城感受到自己眼眶一片殷红,一股腐烂的气息正在不断的侵蚀他入他的眼内,灵力运转都开始艰涩起来,这是云天子剑上的毒。

  短短一瞬,两人的交手以覃暮城受伤而终结。

  他怕死,可他不会等死,那眼眶被睁得极大,覃暮城缓缓的从戒子中将短剑也拿了出来,他没有学过攻击的武技,只能以命相搏。

  此刻,他安静下来。

  “我很讨厌生命不由自己控制的感觉!所以,我要重新夺回控制权。”

  他整个人笔直的冲上去,云天子看着眼前之人,不屑的甩了甩手中长剑。

  扁舟做刀,直接砍去,预料一般被他挡住,可随即,覃暮城松手了,如同泼皮一般,丢掉扁舟,整个人靠近云天子,将那短剑猛的刺去。

  可惜,仍然没有刺穿云天子的身躯,短剑仿佛刺到石头上一般,再也刺不进去。

  他索性将短剑也丢掉,搂住云天子,将自己的头狠狠的朝他砸去。

  这是无赖的打法,可在这种情况下颇为有效,云天子手中的长剑顿时施展不开,只能被动往后逃,想要继续拉开距离。

  “我弄死你!”

  覃暮城狠劲爆发,如同摔跤一般,整个人手脚并用,将云天子狠狠的揣在地上,眼眶的血水甩了出来,可他仍然努力的睁大。

  他手上摸到什么就用什么,能用的上的东西全都被用来攻击。

  “我自豪你一脸!”

  地上一块岩石被他抓起,死命一般砸在云天子的额头上,那岩石被砸得粉碎,云天子虽没出血,可那额头一击肿起鸡蛋大一个包。

  “我杀你老木!”

  一根干枯的裸露的树根被他提了出来,连根带泥砸在云天子脸上,将后者都砸懵了。

  云天子有些发愣,这不是自己所谓的战斗,自己也从没经历过这样的战斗。

  石头、木头、鞋帮子、甚至那地上一滩泥都被覃暮城抓了起来,狠狠的甩在他脸上,糊满了整个眼眶和鼻腔,整个顿时难以呼吸。

  哪有人战斗时会这般?不应该是跪在自己面前祈求活命么?而自己则闭着眼直戳心窝!

  直到覃暮城手上再也抓不到东西,他才停下,一咬牙,以头做锤,不要命般砸了下去。

  虽然他的修为不如云天子,可至少他的疼痛忍耐力要远远大过他。

  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额头破了,没有停!

  手臂骨折了,没有停!

  覃暮城系统的提示声响个不停。

  “恭喜宿主光系灵根提升0.1。”

  “.......”

  云天子胆怯了,他想逃,他只想快点离开,永远也不回来!

  他爬了起来,抹开糊在自己脸上的稀泥,慌不择路,死命的逃去!

  可惜他的速度始终比不过覃暮城,那家伙甩着两条断裂的胳膊,贴身近战,双手不能用了,可以用脑袋。

  脑袋肿得快要爆炸了,可以用嘴,他如同疯狗一般用嘴狠狠的要在云天子的肩膀上,将整个肩膀的布都扯了下来,漏出一个大窟窿。

  “你别跑!”

  听到声音的云天子害怕极了,他从密林逃到沼泽,覃暮城也跟到沼泽。

  他从沼泽跃向小河,覃暮城也跟着跃向小河,

  他跃过小河,覃暮城也跟着跃过小河。

  可惜,扑通一声,覃暮城掉了下去!身影很快就搅进湍流,眨眼不见。

  “宿主灵力耗尽!”

  这是他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云天子一身破烂,浑身发抖,恐惧着奔逃,他甚至不敢回头,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快点逃离覃暮城“追杀”。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停下来,不停的喘着粗气,肿如包子的脸上,那两条眯着的眼缝四周看了半天,这才放心下来。

  今日的心情不再是忧郁,而已成为庆幸!

  心有余悸的他再无刚刚那风轻云淡的感觉,找准方向快速逃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