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烽火 民国之国术宗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女人不蹲马步

民国之国术宗师 王清谈 2379 2019.03.16 14:32

  在回来的路上,王洪把杀了刘保长和马三的事儿,大概的对李辰古小良这几个人讲了下。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着,王洪就带着他那不想闷在家里的之之小媳妇,到了李辰家里。安市的义勇军核心人员需要开个小会,检讨下这两天作战的得失,同时重新安排今后的作战。

  会议中间,杀刘保长和马三这事儿,几个同学讨论了起来。

  在座的,都是非常熟悉的同学,大家也没当回事儿,有什么说什么。就有人认为,被日本人强迫的做事的中国人,没啥大过的,教训一下就算了。

  王洪知道大家对杀日本人没什么忌讳,可轮到杀中国人,下不去手,还以淳朴的是非观来定罪。

  他不好讲透刘保长与赵家的事,就“嗯”了一声,这事儿就过去了。

  这些人也没把赵婧之当成外人,大家坐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她就坐在王洪的身后。

  听到大家说自己男人,敏感的赵婧之立刻不满起来。

  她婚后就躲在小房子里,唯一出门一次还是去拳房,蒙着个大围巾躲在边上,也没与什么人接触。

  今天缠着跟王洪出来,才坐了一会,她就发现,这里的人除了他们俩口子,都能自由自在的走来走去、找事做。找工作的找工作,做营生的做营生,大家只在有行动时才集中在一起。

  哪象她和王洪,出个门都得躲躲闪闪的。

  再说了,王洪杀刘保长和那个马三,又不是凭白无故的。都是汉奸,一个往死里整赵家,另一个,通个风报个信,就能折腾两条街的中国人死去活来,以后告密还不知道害死多少人哪。

  杀日本人是大义!

  杀汉奸是正义!

  不该杀吗?

  赵婧之还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连鸡都没杀过的她,见过王洪杀了两次人,看着王洪天天练武,就看谈了日本人和汉奸的生死。

  她又想起了学生团起家时的枪支,多半都是王洪出手抢来的。

  这些不满,加上一肚子回不了娘家的失落,跟她这几天的特殊情况撞到了一起,她立刻钻进了牛角尖。

  她不高兴,却只是坐在那里不说话,却没发作出来。

  义勇军的一大堆事儿,一直商议到了晚上。

  等晚上回到家,她就试探起了王洪的想法。

  王洪对这些事情自然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受姥爷的江湖风格影响较多,一肚子的快意恩仇。

  可现在的义勇军越来越正规,这让王洪意识到,如果不融入到义勇军里,就得自己单干。

  单干不见得有什么好处,无非是寻机多杀几个日本人,可只能让日本人更疯狂的抓自己。

  抱团的坏处就是受拘束,好处是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也能更多的杀日本人。

  当赵婧之把自己的想法用牢骚的方式发出来时。

  那话里浓浓的醋味,让王洪听着有些烦燥,她的话基本就是把女人的家长里短的看法搬了过来。

  却只能安慰着自家媳妇:“他们没吃过亏,由他们说去吧。现在回山东还不知道怎么走,先教大家武艺。等路通了,回山东看一下,再定怎么办”。

  第二天赵婧之又陪着他教了一天的刀,晚上一进家门,她就开始烧水。

  睡觉前,她觉得骨头都被揉搓的酥麻寸断了,却还抱着王洪说:“王洪,给我打把刀,我也要学武艺”。

  “真学啊?”王洪有点惊讶,他母亲可是不怎么喜欢他舞刀弄枪。

  “嗯,我会了就可以跟着你出门了”。

  “家里安全些,外面容易被便衣看出来”。

  “我是新女性,不是缠脚的妇女,我想有事情做”。

  “那你想做什么事情?”

  “学刀啊!”

  王洪不懂这是什么逻辑,哑在那里。

  “给我讲讲你小时怎么练的”,赵婧之好奇的问。

  “我小时,身体不好,一开始学的就是长拳锻炼身体。等身体好了些,我姥爷说我合适练他祖传的剑法,就专门教了段时间,打好了底子,后来就每年过来教我一段时间。开始学的是简单的东西,就是反复的练习,反复跟我姥爷试手。到了后来,就什么都学了,不过根本还是那剑法的几种用法,跟别人练的武艺不全是一回事儿”。

  “那你怎么练的不怕死人,学的时候就杀过人吗?”

  王洪象是想起了什么,不愿意仔细回答,就简单的一句带过:“学的时候练过胆子”。

  “我听同学说过,练武都要蹲马步,女人学了难看,所以不让女人学,是不是啊?”

  “裹了小脚站都站不住,怎么学?”

  “那我能学了?”

  “你是我的大脚媳妇,当然能学了”。

  赵婧之轻捶了他一下:“明天就教我”。

  “嗯”。

  “讲讲咱家剑法好在那里?”王洪有点跟不上之之小媳妇的思路,愣了一下,搂着柔若无骨的她,学着姥爷传授时的那种语气,说道:

  “武艺可以分为很多种。江湖八大门的卦子行专指武艺这个行当。这里又分支、拉、戳、点,里面又有尖和腥的区别。护院的叫支、保镖的叫拉、教的叫戳、卖艺的叫点。

  拿着真刀真枪,遇事拼命的叫尖挂子,花拳绣腿的叫腥卦子。

  在卦子行之外,就是黑白两道也得有武艺。

  黑道的,有两大块:土匪、流氓。

  白道的,就是官差衙役、江湖正义门派。

  帮会难区分好坏,商帮、行帮还有好的,其他的多半走黑道。

  这些需要武艺的行当中,手头最厉害的是军阵武艺。

  我姥爷这套祖传的东西,是边家祖先从军阵里带回来的。

  军阵武艺简单,有胆用就有命活,讲究的都是乱阵中保命、死里求活的东西。后来我姥爷他们家一直守着衙门的差事,多少代都是靠刀头吃饭,所以传到现在,也没什么花法”。

  王洪想了想姥爷当初教的时候说的话,就强调了一下:

  “军阵的东西是真的敌死我活,别的都不去考虑。

  象你说的马步,有些武艺是那种站定了往开里打,就要从蹲马步开始。我那时小,我姥爷的武艺又不是往这方面练的,骨头没长成时就是练身法。到大了些,才去学了下怎么站出活泛劲儿。短剑看重的是身法,要让腰腿随时能蹬上劲儿,跟从马步练起来的武艺,不是一个思路的东西”。

  赵婧之听的两眼直冒小星星,要不是身子酸乏的厉害,恨不得现在就开始学起。

  从第二天开始,赵婧之开始跟着王洪在拳房里学习刀法,在家里却练短剑的基本功。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王洪把暗场也转到了九道沟这里,与义勇军的拳房合在了一起,错开了时间教。

  安市义勇军的战斗方式越来越多,扒铁轨、炸火车、打汽车运输队、偷袭边远的小股日军,旗号越来越响。

  只是王洪几乎不参与这种小规模的作战,因为义勇军到这时,已经有了一定的作战经验,李辰他们把部队分成了小股,轮流参战。

  多数时候,王洪只是负责训练义勇军的骨干练习剌刀、大刀、长枪、潜行、偷袭剌杀这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