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抈摇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闷骚门主

抈摇传 门堪罗雀 3433 2019.03.22 07:02

  “保护门主!”

  暗卫大喊的同时,我早已看准时机,瞬间从地面上弹起,“唰”地一下冲到了陌染身后,替他挡下了那一剑。

  我立马向后踉跄了两步,差点倒在陌染怀里。

  路长宁见状,立马飘了过来,大喊:“你你你,你别作践我的身体呀!”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径直冲进了这个身体内。可奇怪的是,她却没把我给挤出去。

  我一愣,顿时觉得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小声骂道:“路长宁你出去啊!”

  “你出去啊,这可是我的身体!”

  而没等我用内力把她推出去,我就被陌染推到了一边。他自己却上前两步,隔空锁住了那个杀手的喉,随后将他手中的剑一把抽到手里,一剑刺穿了他的心房。

  杀手,卒。

  整个过程,几秒不到。

  在场的暗卫见状,立马熟练地上去了两个人将尸体抬走了。陌染则是跟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脸不红心不跳,又转过来冷冷地看着我。

  我痴痴地望着那个杀手,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总觉得总有一天,我会和他一样的下场。

  此时路长宁的魂魄在这个身体里颤抖着,导致我也不自觉地跟着哆嗦起来。

  我稍稍抬头看陌染,只见他仍然一动不动地瞪着我,总觉得他正在考虑要不要杀我。

  我于是一咬牙,立马装作疼得山崩地裂,哭爹喊娘。

  反正如今这个身体也不受我的控制,正好装作四肢瘫痪。

  想来陌染也是被我的反应给吓到了不少,当着那几个暗卫的面下不来台,所以叫人把我抬进了焚殿的一个偏殿内,殿匾额上写着——云濯殿。

  嗯,还好,起码入焚殿了。

  我坐在云濯殿里,也顾不得疼了,紧忙感叹自己生命得以延续,刚才真的跟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似的。

  尤其是陌染看我的眼神,好像能把人盯死似,与之前在回云门时的眼神,卓然不同。果然,连他在回云门里被我救后看着我的,那般温柔的眼神,都是装出来的吗?

  没过多久,一个小童拿着药箱从门外走了进来,一声不吭地给我敷完药后就出去了。

  适时,路长宁才敢开口说话:“余少主,我虽说要入焚殿修魔,但从没说过要以命相博啊!”

  我顿了一下,先骂道:“我这叫计谋,不懂别瞎问。要不是你修为这么差,那段玥澜如今早就在坟头下面了。再怎么说你爹也是青炎门的管事,怎么就不知道教你修炼呢?”

  路长宁也不敢和我顶嘴,因为我说的确实是实话。

  “你先出去,两个魂魄在一个身体里,我控制不了。”我说。

  她叹了口气,抽离出了这个身体,我怔了一下,立马觉得身上轻松了许多。

  一个身体竟能容纳两个魂魄,猷老之前可没交代这个现象。

  “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把身体借给你。”路长宁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你放心,你的身体对我也很重要,我不会作践的。”

  我扭了扭手臂,还好,没有伤筋动骨。我站起来,本想着出去看看如今自己形势如何,结果一拉门,才发现门被锁住了。

  这是...软禁我?

  我捂着伤口,暗觉事情不妙。

  时隔一年,陌染重获了力量,也有了做焚殿门主的心狠样子,方才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着实可怕。

  好像能把人生吞活剥了。

  我现在是身在虎穴,随时都有可能像刚才那个杀手一样给剥皮抽筋了,甚至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亏我还编造出了一连串的谎来博取他的同情,如今看来很可能是用不上了。

  我重新坐回床上,脑子里乱哄哄的。

  明明都是过了一年,怎么我这一年就被魔界和仙门两边追着杀,到处都是仇人,而陌染就活得这么高高在上,让天下人都闻风丧胆?

  亏我还是金尊玉贵长大的呢。

  “少主,如今该怎么办啊?段玥澜不会要杀了你吧?”路长宁又开始喃喃了。

  我在房里来回踱步,可如今除了等着陌染对我的处置之外,好像也不能做些什么了:“不怕。他没杀我,又着人给我疗伤,应该一时半会儿不会对我怎么样。”

  路长宁虽一副委屈模样,但也只能鼓着腮帮子等了。而我则一屁股坐在床上打坐起来。路长宁体内的功法,我还得适应一下才行。

  这一打坐,便打到了第二天早上。

  我顺了顺气息,睁眼四处看了看,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身处焚殿了。

  昨天事情紧急,根本没心思去欣赏殿内。如今一看,才发现这个陌染绝对是有钱没处使,仅仅是一个小便殿,就被装扮地这么精致典雅。

  我看路长宁正在床上睡着,没打扰她。正好,可以霸占她的身体久一点。

  然而此时,一个暗卫突然开门走了进来,不由分说地把我带了出去。

  那个暗卫一直疾走着,一脸严肃。我跟在他后面,一路上连焚殿的大体都没看清楚,只知道自己一直在爬台阶,爬了很高很远。

  我们最终停在了一座大殿前,牌匾上写着——澜月殿。我一看,这个殿可比囚禁我的那个云濯殿气派多了。虽然并没有用贵重的材料修建,但整体却有种卓尔不群,大气上档次的感觉。

  我还没看清楚,就被暗卫推了进去,门随即吱吱呀呀地关上了。

  我咽了口气,开始细细打量这个大殿内部。

  殿里面也是古香古色的,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富丽堂皇。现在虽然是白天,但周围的蜡烛点地很亮,把整个内部照得有些微昏。

  大殿正中间的高台上摆放着一张木桌,而此时,陌染正坐在桌前,手中拿着一本书在读。

  我视线落到了他身上,握紧了拳头。指甲虽狠狠地嵌进了肉里,却感不到一丝疼痛。

  好嘛,你倒是在这儿逍遥自在,看看闲书,养养花草,却把我害得众叛亲离,无家可归。

  他没看我,也没说话,我便继续紧盯着他。如今我既运用不了功法,那我便一直盯着你,盯死你。

  约莫几分钟后,他才轻轻地把书放下,微微抬头看向我。

  我一惊,立马规规矩矩地站好,生怕他看出来我的企图心,一剑灭了我。

  然而我与他对上眼神后,竟是微微一怔,面部竟有些泛红......

  之前在回云门的时候他都一直低着头,或用衣服挡着自己。我从来没有留意过他的样子,怎么如今仔细一看......竟有些好看?

  我愣了会儿神,暗暗掐了掐自己,提醒自己清醒一点,对面坐着的可是你的杀父仇人啊!

  陌染看着我,开口道:“伤治好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他张口说话,别说在回云门,就连昨日在禁区的时候,他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这一句,真是值得纪念啊。

  我一转念,却答道:“没好呢,还疼得很呢。”

  我见陌染眼珠一动,冷冷答道:“昨日念你替我挡了一剑,就让你在焚殿养伤一晚。一会儿,自行离开罢。”

  这就赶我走了?

  我内心狂叹气,这个陌染,还真是个冷漠的主啊。

  说实话,之前我还想过用路长宁的美色去勾引他呢。现在看来,许是我想多了。但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进了焚殿的,你说走就走?

  于是,我深吸了口气,决定用出绝招。

  我“啪”地一下跪了下来,郑重地看着他:“原青炎门弟子,求门主收我为徒,助我修行!”

  陌染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问:“理由。”

  “为了报仇。”

  “何仇之有?”

  “杀父之仇。”

  “何人之仇?”

  “青炎门门主,琏山。”

  我暗笑,有个能挡事的皮囊,办事真是有效率。

  陌染愣了一会儿,随后一字一句地问我:“你可知,做了我的徒弟,就意味着入了魔?”

  废话,我当然知道。但比起入魔,我还是比较想杀了你。

  “如今看来,魔界也比仙门要好。那些人自诩名门正派,却干着魔界才会干的事情...

  说到这儿,我停下来看了看他的脸色,只见他垂着眼眸,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琏山身为青炎门门主,却不尽门主之责,杀了我父亲,还想置我于死地。

  “所以,为了报仇,我特来拜您为师。”

  说完,我吸了口气,生怕他会看出端倪来。

  “执念如此深厚,我教不了你。”陌染沉默了会儿,又冷冷地回道。

  我立马顺着他的话说:“并非执念深厚。如若您能收我为徒,助我提升修为,我便有能力去为我爹讨回公道,让那些仙门知道,他们自己有多么愚蠢。”

  这句话,我可是发自肺腑的。仙门,确实愚蠢。不然怎么会冤枉我爹灭我口,导致仙门乱了人心?

  说完这句话,陌染明显怔了一下。看来我这句话,是说到他心坎上了?

  “你叫什么?”他问道。

  “余......路长宁。”我支支吾吾地答道,差点露出马脚。

  我说完名字后,只见陌染眼眸闪着微光,随后忽然又暗淡了些许。

  你这什么意思?觉得这名字不好听吗?

  “嗯,”他再抬起头:“名字不错。”

  呵呵,谢谢啊。

  “来人。”

  话音刚落,外面就进来了个暗卫,双手抱拳,等着陌染指令。

  “带回云濯殿。”

  嗯?这就送走了?问完话了?

  还有,你这是收我为徒了还是没收啊?

  “领命!”身后暗卫尖声一叫,把我拉回了现实。

  陌染要让我回云濯殿,是不是说明他默认我留下来了?

  被领出去后,我又走了好久才回到云濯殿。护送我的暗卫把我带进去后就离开了。路长宁见着我后,从床上飘了过来,忙问道:“大魔头问你什么了?有没有把我身体怎么样?”

  我摇摇头,没空搭理她。

  “那他收你为徒了吗?”

  我想了会儿,坚定地说:“他早晚会收的。如今我入了焚殿,还怕他把我赶走吗?”

  “你可悠着点,你用的可是我的身体。”路长宁撅着嘴,还在担心我不靠谱。

  “身体先还你,我出去一趟。”

  我瞬间抽出了她的身体,自顾自地飘了出去。

  要想杀陌染,就得先能够接近他才行,首先从他掌管的这整个焚殿开始,我都得逛个遍。

  我要把这个人,摸个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