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邪气高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小白兔白又白

邪气高手 怒江山 2237 2019.11.29 12:00

  第29章小白兔白又白

  一间宽阔的办公室,棕色办公桌前坐着一名男子,他留着板寸头,浓眉大眼,肌肤如古铜一般。

  眉头皱的紧紧的,目不转睛的翻阅着手里的文件。

  山海观档案丙101:《微笑的死者》

  京都南,五月十五号,死者齐泰,三十五岁,男,已婚,金融投资者。死于沙发上,全身无伤痕,面带微笑,双目微闭。

  京都西,五月二十九号,死者孟林,二十七岁,男,未婚,酒吧服务生。死时端坐在角落里的软床上,双目微分,全身无伤,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京都东,六月十三号,死者曹沫新,二十四岁,男,未婚,地产经纪人,死在住所床上,无伤痕,双目睁着,带着醉人的微笑。

  京都西,六月二十号,死者魏婷,二十八岁,女,未婚,金牌经纪人,死于公寓,平躺在床上,紧闭双目,面带微笑。

  京都北,七月三号,死者杜子春,三十二岁,男,未婚,滴滴老司机,死在车里,身体无伤,一脸微笑。

  山海观档案丙102:《失去的记忆》

  京都北,受害者王山,六月七号当天,他取走了银行卡里所有的钱,并将股市、支付宝里边的钱取现到银行卡。所有资金加起来有二十多万,全部取成了现金,后来现金不翼而飞。事后,王山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取的现金,更不知道钱去了哪里。

  京都东,受害者李成和,六月九号将自己的房子挂牌出售,六月十四号以七百二十九万的价格卖出,收首付款一百二十万。但李成和要求是现金,收了首付款之后,没有多久,钱就不见了。事后,李成和大声嚎哭,他根本没想过卖房子,更不会以七百多万的价格卖掉自己的房子。一百二十万首付款去了哪里,至今成谜。六月九号到六月十四号之间的事情,李成和毫无印象,一点都想不起来。

  山海观档案丁403:《嚣张的流氓兔》

  自六月初开始,京都东城多处超市遭到打劫,打劫者乃是一条兔子。此兔全身雪白,可直立行走,可说人言,手持一根木棒,到处撒野。此兔打劫超市,只是将超市里的辣条席卷一空,事后,派人调查,兔子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今未能抓获。

  ........

  板寸头男子将档案扔在桌子上,用力捏了捏鼻梁骨。自从蓝色朝阳出现后,觉醒者与异人层出不穷,发生的玄乎事也越来越多。这段时间,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身心俱疲。

  哎,这个操蛋的世界,烦死人了。

  .......

  京都西关监狱!

  大门口,四名警卫小哥哥靠着亭子,对面是一位年轻人,手持小喇叭,放声歌唱。

  “狱中望月渐渐高,春风啊吹动着杨柳树梢,白天我思念小阿妹妹,夜晚我思念爹和娘。十八年的恩情永不忘.......”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手扶着铁窗我往外边。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何日重返我的家园.........”

  “愁啊愁,愁就白了头。自从我与你分别后,我就住进监狱的楼。眼泪呀止不住的流,止不住的往下流。二尺八的牌子我脖子上挂呀,大街小巷把我游。手里呀捧着窝窝头,菜里呀没有一滴油.......”

  声音嘶哑,却很嘹亮。伤感中带着一丝疲惫,让人深深忧伤。

  监狱大院,好多犯人眼眶子红红的,那个人又来了,他这次没有演讲,没有普法教育,只是在唱歌,把大家伙的心都唱碎了。有一些犯人,本来还存着一些心思的,等出了监狱,继续重操旧业,可是听着这些歌,不禁有些伤心了。

  不,以后不能再干坏事了,要本本分分做事,老老实实做人。

  来自车阿海的邪恶值+50

  来自.......

  ......

  到底收了多少邪恶值,祝估升也没数,总之,这次收获依旧不少。比上次单纯朗读法律知识强多了,看来还是艺术更容易穿透人心啊。

  祝估升刚想走,那位熟悉的警卫队长勾了勾手指,很认真的问道:“杜同学,你到底是不是觉醒者?”

  “是啊!”

  警卫队长懵了一下,这么爽快就承认了?

  “什么属性?”

  “能吃!”祝估升斩钉截铁,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道。

  能吃?你觉醒的是吃货属性么?

  吃货属性也算觉醒?如果这也算觉醒,咱们国家几乎人人觉醒了。

  祝估升提着小喇叭,蹬着单车十米三回头,确定几名警卫没追上来后,不由得大大的松了口气。

  “队长,这货不会真觉醒了吃货属性吧?调查他的人传回消息,这货已经把好几家自助餐厅经理吃吐血了。”

  “谁知道?反正这小子不老实。既然上边那几位有吩咐,那就先由着他闹腾吧!吃货属性,呵,也说的出口,够贱!”

  .......

  骑着单车,任由风景从耳畔飞过。此时祝估升心中依旧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回答能不能蒙混过关。看来以后西关监狱要少来了,那警卫队长明显已经起疑心了。

  想想也是,正常人类,谁特么闲着没事去监狱大门口义务劳动?

  又是普法教育,又是讲故事,又是唱歌的,闹啥呢?

  “你想什么呢?能不能好好骑车,撞树上啦!”

  一声娇叱响起,祝估升吓得脖子一缩,俩腿搭在地上,猛地刹住了单车。

  “谁?是谁在说话?老白,是你吗?你什么时候换嗓子了?”

  “你眼瞎啊,低头,低头,我在这呢!”娇柔的声音,有些急切。

  祝估升低下头,两只眼睛立马瞪得溜圆。不知何时,车篓子里多了一只兔子,此兔双眼深红如宝石,通体雪白,最奇怪的是,兔子还套着深蓝色的衣物。

  我凑,刚才说话的是这只兔子?这年头兔子也能开口人言了?

  “别看啦,就是我在跟你说话?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刺激?没见过会说话的兔纸吧?我可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可爱小白兔,碰到我,你算是捡到了!”

  “真的好赤几!”祝估升嘴角一咧,足能吞下两颗大鸭蛋,“你是何方妖兔,跑我车篓子里干嘛?”

  会人言的兔纸,想想都觉得可怕,这只兔纸会不会很厉害?祝估升慢慢低下头,右手往车篓子里一抓,竟然一下就把小白兔给提了起来。

  “......”

  “你干嘛?放手啊,你抓我干嘛?把我拽疼了,快放手.......呀呀呀......你个臭流氓......快快放手啊.......”

  小白兔两只耳朵竖起来,四条腿乱蹬,却毫无作用。

  祝估升一脸茫然,小兔纸毫无战斗力?

  这特么,还以为你是何方大妖,闹半天,除了会人言,实际战斗力比我还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