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邪气高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干了这碗汤

邪气高手 怒江山 2296 2019.12.06 12:00

  第43章干了这碗汤

  屋中还在对峙的三个人,全都扭头看着这名不速之客。

  马金阴沉着脸,观察了一番,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捉摸不定之下,暗中向四师弟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

  葫芦娃依旧像蜘蛛侠一样蹲在窗户上,两只眼睛扫视一番,声如洪钟,透着一丝苍凉。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是葫芦娃,我爱我家!”

  “????!!!!”

  这特么什么跟什么?你是葫芦娃,你不该去救你爷爷么,你跟我们闹什么闹?

  董瀚麟摸了摸脸上的水,依旧冰凉刺骨,为什么还有种莫名的味道?水里加料了?

  “这位葫芦娃同....同志,他们都是坏蛋,你我合力,打跑他们如何?”

  “呸,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你是不是蛇精身边的穿山甲?说啊,说啊,说啊.....你是不是穿山甲?”

  董瀚麟抬着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越看越觉得这家伙像是蛇精病?

  马金皱紧眉头,右手放在背后,指尖再现青芒。这个葫芦娃太神秘了,而且精神好像有问题,看来谈是谈不拢了,只能先下手为强了。马金如此,四师弟自然有样学样,往腰间一摸,手里多了一把软剑。

  此时,葫芦娃终于从窗户上跳下来,不知何时,葫芦娃手里多了一件衣服。等葫芦娃穿上这件衣服后,马金和四师弟当即吸了一口冷气。

  紫色紧身袍子,左胸口绣着一个“天”字。

  天一府的?这个蛇精病葫芦娃居然是天一府的人!

  当穿上紫袍之后,葫芦娃,不,祝估升心里就笑了。看来什么时候,做事情都要靠智慧啊。

  扯虎皮做大旗,只要用对场合,依旧可以发挥奇效。这不,袍子穿在身,立马就收到了两笔邪恶值!

  来自马金的邪恶值+800

  来自许仙的邪恶值+800

  许仙?我特么还法海呢,这名字取的.....

  马金二人不由自主的收敛凶芒,往后退了退。其实,马金也不敢确信葫芦娃是不是天一府的人,可是不敢赌啊。天一府什么稀奇古怪的人都有,冒出个戴着头套到处撒野的也不算稀罕。

  如果,葫芦娃真是天一府的人,自己和师弟动手伤了对方,那天一府一怒之下,整个冥螺宫非被拆了不可。

  “朋友,既然是天一府办事,那我们兄弟二人就不多打扰了,我们这就走,你自便!”

  “给我站住,我让你们走了么?”

  祝估升一声厉喝,吓得马金二人身子一紧,一时间站在原地,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也是邪门了,葫芦娃越是如此嚣张,他们越是害怕,越是确定对方就是天一府的人。

  “朋友,还有什么事儿?”

  “给我唱首歌!”

  “???唱首歌???”

  马金和许仙大眼瞪小眼,大哥,我们脑袋有点轴,实在是跟不上你的套路啊。

  “哼,很简单,跟我唱,唱不好不许走!”

  “葫芦娃葫芦娃!一共七个掉了仨,风吹雨打走了俩,还有一个爱上穿山甲,多年以后,剩我一个啦!”

  马金和许仙不断吞着唾沫,祝估升不耐烦地催促道。

  “还愣着干嘛,赶紧唱,唱不好,正义何处昭彰!”

  没辙了,二人只好捏着嗓子唱出声,唱的好听不好听不知道,反正唱的心都碎了。

  “葫芦娃葫芦娃!一共七个掉了仨,风吹雨打走了俩,还有一个爱上穿山甲,多年以后,剩我一个啦!”

  这歌,神特么葫芦娃爱上穿山甲,你爷爷要是活着,会不会打死你?

  看着马金和许仙的背影,祝估升笑得甜蜜蜜。

  来自马金的邪恶值+800

  来自许仙的邪恶值+800

  又是一笔邪恶值进账,接下来就是董瀚麟了。撸起袖子,二话没说,直接朝董瀚麟扑了过去。

  房间里响起董瀚麟的惨叫声,也就两分钟的时间,重新归于平静。董瀚麟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剩下几个人还在呼呼大睡。

  “老白,现在该怎么办?要怎么做才能杀死寄生在别人身上的圣心虫?”

  “这个简单,圣言术最怕污浊,一旦受到污浊之气影响,修炼出来的圣心虫就会死掉。你想办法弄点三浊汤,给他灌进去,这样以他为主的圣心虫就会全部死掉。”

  “三浊汤?”

  老白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三浊汤就是取尿、屎、浊气搅和在一起,此物最为污浊,可杀圣心虫。不过谨记,必须是童子身上所出。哦,忘了,你好像就是童子身啊!”

  “......”

  祝估升顿时无语,这就是三浊汤?童子身,呵呵,为什么老觉得这三个字充满了讽刺意味呢?

  看看时间,祝估升赶紧去了一趟厕所,待了半个小时方才回来。

  看着碗里的汤,祝估升神采奕奕的瞥了瞥董瀚麟。

  班长啊班长,我也是为你好啊!

  干了这碗三浊汤,滋阴补阳又强壮!

  一碗汤灌进去,祝估升潇洒离去,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自董瀚麟的邪恶值+500

  来自董瀚麟的邪恶值+500

  来自......

  杀死一只圣心虫给五百邪恶值么?班长,好人啊,也算对得起我那碗三浊汤了。

  过了没多久,金汇国际酒楼包间里爆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嚎声,没多久,咆哮之人便急匆匆的跑到了洗手间狂吐不止。

  与此同时,餐厅里熟睡的人也一个个醒来,谁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呀,我的裙子,怎么变成这样了.....呜呜....”

  ........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在园中园最高的顶层,多了两个身影。

  二人一男一女,男的青袍猎猎,鹤发童颜,手持一把羽扇。女的红色纱裙,长发束起,眉目如画,充满了书香气息。

  女子捋了捋耳边的乱发,淡淡的说道:“咱家那位为何对此人另眼相看呢?观察了这么久,你有什么看法?”

  男子摇了摇羽扇,微微一笑,“汝听吾言,非台小子敢行乱,实智也。事陡发,寸不乱......”

  女子眉头一跳一跳的,终于,娇媚的脸庞扭曲三分,剜了剜旁边的男子。

  “你能不能说人话?天天咬文嚼字,之乎者也的,你说着不累,我听着还累呢?”

  男子脸皮一抽,嘴角动了动,“汝知甚?言为行,行当言.....”

  “我呸,你装什么装,活了这么多年岁了,谁不了解谁?你不就是想冒充文化人么?呵呵,咱家那位找到你的时候,你还裹着块破布,就知道拿着棒子嗷嗷叫呢。好不容易当人了,却不说人话了。”

  “汝.....汝......你听不懂就直说,干嘛扯这些?”男子脸色微红,神情有点羞耻。

  “这不是挺好的?非跟老娘拽文!”

  “你.....”男子哼了一声,抬头仰望四十五度。

  “你干嘛呢?”

  “看星星!”

  “呵呵!”

  女子甩了甩长发,纵身一跃,若风中一叶,轻轻飘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