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进入地宫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065 2019.05.05 23:59

  释净按照自己记忆中的模样,大概画了一份地宫内部路线图,交给凌遥一行人,顺便嘱咐了几句,三人便向南出发了。

  景区建造在山中,地宫因为太久无人踏足,再加上南边地势相对险峻,大概花了两个小时才来到地宫大门。

  凌遥不禁唏嘘,这哪还能称作是大门,除了长满青苔的乱石,在进门处堆放了许多废旧的器材和建筑垃圾,整个就是废品终点站,完全看不出曾是风靡一时的佛文化传播地。

  还没等进入地宫,问题就摆在了面前,这么多的垃圾和大型废旧物品究竟要怎么搬走?

  凌遥眉毛皱成了一团,不由得发愁说:“这入口已经被堵死,看来我们是进不去了。”

  “别着急,一定会有办法的。”鬼宿拍拍凌遥的肩膀,让她别太担心,“角宿,我们先去旁边看看。”

  过了片刻,鬼宿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

  “凌遥,你过来,这里有个新开的洞口。”

  凌遥闻言赶紧迎了上去,只见一处一米见宽的洞穴直通地底,鬼宿和角宿二人正站在一旁仔细勘察着。

  “怎么会有这么大一个洞?看这土壤的湿度,果然应该是新翻出来的。”凌遥惊疑不已。

  “嗯,看来已经有人先我们一步进入地宫,你们在这等我,我先下去看看。”角宿卷起裤腿就要往洞里钻。

  “哎……小心一点!”凌遥心里一着急,忍不住就朝角宿喊去,这家伙这么莽撞的下去,要是里面真有什么危险,凌遥不敢再往下细想。

  角宿一半身子已经进入了洞内,忽见凌遥如此紧张,回头对着她邪邪一笑:“知道担心本公子了?不如给个爱的鼓励如何……”

  不等角宿把话说完,凌遥便一脚朝他踹过去,这下似乎连力气也省了,角宿直接朝着洞内滚了下去。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角宿灰头土脸地从洞里爬了出来,第一句话就是朝凌遥咆哮道:“你这个死女人,你给我记住!”

  凌遥正要开口反击,鬼宿无奈地说道:“都这种时候了,你俩能不能忍一忍?”

  “角宿,下面情况如何?”鬼宿不禁询问道。

  角宿:“看不出来什么,地上也没发现明显的脚印,不过下面很宽敞,看样子应该是某个大殿。”

  凌遥看了看天色,急切地说:“时候不早了,那我们赶紧下去看看吧。”

  角宿在二人头上分别打了个火闪用来照明,之后三人陆续进入到洞中。

  站在外面看洞口的位置很宽,进去后才发现仅能容纳一个人跪行,好在距离不是太远,走了大概二三十米就看见前方有出口。

  三人一一从洞内钻出,刚踏入地宫内部,凌遥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空气中湿漉漉的气息混杂着一股发霉的味儿,刺激着众人的嗅觉。

  三十多年过去,随着排水系统出现故障,长年的雨水冲刷,以及地下湖流经岩石缝隙不断地向内浸渍,导致了殿内布满青苔。

  不过庆幸的是,仍然可以看清墙体上的造像。

  那栩栩如生的佛像菩萨和几百尊罗汉形态各异,与山恰到好处的融为一体,煞是壮观。

  凌遥凑近距离最近的一尊三面千手观音造像,发自内心的感叹着:“哇,难怪当年招揽了不少游客,这也太壮观了,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这里面怎么连个烛台也没有?”角宿环顾四周,除了密密麻麻的浅龛和造像,偌大的空间里竟是空空如也。

  “凌遥,你有没有感觉出什么?”鬼宿突然问道。

  “没有啊,这句话是不是应该由我来问你?”凌遥嬉笑着反问鬼宿,“现在已经进到地宫,我们要找的东西究竟在哪里?”

  鬼宿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对凌遥说:“不行,我怀疑是这里的磁场扰乱了我的感知,从洞口下来之后就完全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听鬼宿这么一说,角宿瞬间露出一脸的震惊:“我还以为只是我有这种感觉,我刚刚已经试过了,除了打出火闪照明,完全没有办法施展火灵术,我还当是这里过于潮湿,克制了天赋生成,看来这个地方比我想象中更为古怪啊!”

  “嗯,还好释净方丈给了一份路线图,剩下的只能靠自己了。”鬼宿将路线图拿出,脸上表现得并不是很意外,“按照地图划分的区域来看,地宫划分为前殿、中殿、后殿以及左右配殿,看样子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地宫的前殿,我们再往前面看看吧。”

  说着和角宿二人往中殿的方向走去,刚走两步,却发现凌遥还待在原地,正痴痴地看着二人,表情惊恐不已。

  “怎么了?还不跟上?”角宿不耐烦地催促。这个猪队友,又打算出什么幺蛾子?

  凌遥看着他们,猛地摇了摇头:“我不去,事出反常必有妖!现在连天赋没了,我们却连个防身的东西都没准备,我想还是先回去,改日再来吧!”

  看凌遥一脸害怕的样子,角宿幸灾乐祸地说:“哟,你不是挺厉害么,现在知道害怕啦?还不快过来抱紧本公子,说不定还能在关键时刻保护你。”

  凌遥并没有对角宿轻佻的言语做出反应,只顾摇着头:“反正……反正我不去!”

  话音刚落,忽然感到耳朵被外力拉扯,挂在耳垂上的权杖耳环自行脱落,凌遥伸出手条件反射般去接,可当她触到耳环的一霎,只见它银光四射,径自冲了出去。

  “喂,回来!”凌遥一时忘了顾虑,随后就追了上去。

  耳环速度极快,鬼宿与角宿来不及思考,跟在凌遥身后七拐八拐地一同撵了过去,当拐进右配殿旁的一间石窟中时,凌遥突然停了下来。

  角宿气喘吁吁地往前方一看,一片地下湖泊横跨在眼前,凌遥正怔怔地望着水面发愣。

  “怎……怎么……不追了……”角宿喘着气,这丫头片子,平日里看起来像个花瓶似的,怎么跑得比老子还快!

  身旁的鬼宿同样是上气不接下气,眼睛直直地看着面前呆若木鸡的凌遥。

  凌遥木然地盯着水面,对二人说道:“它掉下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