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门后的世界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124 2019.05.17 23:34

  休息了片刻像是终于缓过劲来,太婆叹了口气:“看来你们还是不肯相信我,我一个独居老太婆,难道还会骗你们吗?”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角宿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

  凌遥寻思着给老人家倒杯水,可是找遍了橱柜,别说一只杯子,连副碗筷都没有,她心生疑虑,这太婆在家不吃饭,难道仅凭一口仙气吊着?

  她颓然地回到屋里,看见太婆这时像对着自家亲孙子似的,一反常态地拉住角宿的手,正在掏心窝子。

  “看你们的样子的确也不像坏人,只是之前来的人都……哎,不说了不说了,总之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迟早要葬送在这里喽!”

  角宿端着一本正经的脸,恳切地说:“那您能跟我详细讲讲吗?除了我们,还有谁见过那个女人?”

  “我家那位走得早,儿子儿媳家容不下我,其实我也是上个月才搬来这里的。”太婆抹了一把眼泪,开始回忆这几天来发生的事。

  “在你们来之前已经连续好几次了,每次我打开门看到的人都不一样,最先开始我还以为是哪个年轻人搞的恶作剧,欺负我一个孤寡老人独自在家,所以变着法子戏弄一下,直到最近三天,不断有人上门要找你口中所说的那个女人,我这才感觉到不对劲。”

  角宿好奇地问:“这些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太婆想了一下说:“男的女的,什么人都有,大都语气不太好,似乎那女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不过我印象最深的是今早来的一个年轻姑娘,她一来就揪住我这个老太婆不放,硬是要我把人交出来,你看我都一把年纪了,这屋子就这么大,我上哪去给她变个大活人出来?”

  “那姑娘指不定要的就不是活人呢!”角宿开了句玩笑话。

  凌遥反是惊讶的接过话,“阿婆,你是说一个年轻姑娘?!”

  当初杀害肖枫,夺走拓片纸的就是一个年轻女子,这会儿又冒出来一个年轻姑娘,两人的行为都让人猜不透,难道是同一人?

  凌遥等不及想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测,于是问:“阿婆,你再仔细想想,这个姑娘是不是蒙着脸的?”

  太婆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连连说道:“对对对,就是蒙着脸的,我看不清她的长相,只是从她的声音和穿着上来判断出,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见过这个人,这可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阿婆,我们就住在你对面,如果下次这个姑娘再来找你,记得来敲我们的门。”凌遥说。

  角宿回头看着凌遥,这家伙怎么一下子就变机灵了?见她一脸若有所思,他心里也感觉有些什么关键的线索被遗漏掉了。

  对了!那女子拿了錾花铜盒之后马上就不见了人影,按照鬼宿的推断,她一定不会在临祁久留,那么应该是在袭击肖枫之前就来到这里,可是太婆说的姑娘是在今早的时候来敲的门,按道理不会是同一人,那这个蒙面姑娘又会是谁呢?

  除非……她还在临祁没有离开!

  难道鬼宿的推断是错误的?不应该啊!可是她来找对面的那个女人又有什么目的呢?

  角宿英挺的剑眉深深地皱在了一起,他再次侧头看向凌遥,正好凌遥也一脸疑惑地将目光投向了角宿,似乎二人在这一认知上的契合度犹外的贴近。

  “好好好,现在的年轻人要是都像你俩这么热心就好了。”太婆呵呵笑着,似乎一瞬间松了一口气般,连连答应。

  角宿拉着凌遥准备回到对面的房间,可凌遥却挣脱了他的手,对太婆说道:“阿婆,我们屋里的马桶坏了,不太抽得上水,能不能借用一下您的卫生间?”

  “这……”太婆脸色一变,明显感到为难。

  “谢谢阿婆啊!”凌遥也没等太婆同意,径自走向了隔间的厕所。

  她心里说不上来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仅仅是关于那个神秘的女子,还有眼前这个太婆。

  这屋里虽说布置得井井有条,但怎么看都不像有人长期居住的样子,正常来说,有人气的房子都会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杂乱,不可能面面俱到地做到每次使用过后都摆放得整整齐齐。

  还有空空如也的厨房,以及饭桌上那厚厚的浮尘。

  凌遥走到卫生间门口,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心里有些发怵,要是开门后那个苍白的女人朝她扑过来该怎么办?或者是其他什么匪夷所思的东西在等着自己?

  胆子小这个毛病它确实就是个毛病,凌遥开始后悔自己这么冲动,怎么不先回房和角宿商量一下再做打算呢……

  既然已经跨出了这一步,覆水难收,也只能硬着头皮豁出去了。

  她深吸了两口气,将手放在门把上准备将门拉开。

  突然,那太婆一改病态地从椅子上跳起,矍铄地朝她飞扑过来,角宿立时反应过来,动作敏捷地将她拦下,嘴里大喊:“凌遥,先别开门!”

  说完,将那太婆一把按倒在地上,谁知那老妪竟然用与自身年龄极不相符的力道将角宿推倒,然后继续朝凌遥扑去。

  凌遥怔在了原地,一时不知道是继续将门打开,还是躲避太婆的攻击。

  “我去,轻敌了!”

  角宿骂骂咧咧地站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燃起了火灵球,朝着那太婆呼啸过去,在触及对方时火焰渐渐幻化开,形成一根又一根密密麻麻的细长鞭绳,牢牢地将已经失控的太婆紧紧缠住。

  “啊——”

  太婆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她仿佛感觉不到皮肤被碳烤出的“滋滋”声,只是一味地挣扎着朝厕所扑去,似乎要用自己的身躯来阻挡一切的侵犯。

  “你们杀了我吧!不要动我的孩子!”太婆扭曲的脸上溢出一行浊泪,但瞬间就被火焰蒸发,她痛苦地哀求着角宿,“我可以死,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

  角宿闻言一把将凌遥扯到自己身后,然后伸出手终止了火灵术。

  太婆奄奄一息地倒在厕所门边,身体依旧紧紧地贴着门板,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去保护门后面的东西。

  凌遥恻隐之心顿起,这老妇如此做的目的竟是为了保护她的“孩子”?

  怎么会有人将孩子养在卫生间里!

  门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