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迟到的真相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402 2019.05.11 23:58

  “我后来才知道,父亲是与魔鬼做了交易,那个人将坐像的位置告诉父亲以后,便让他同时替他取出另一样东西,否则我肖家全族上下一百多口人将性命不保!”

  肖枫浑浊的眼里挂着两行清泪,似乎亲眼见证了当年的不堪。

  凌遥一脸迷惑道:“既然都在地宫,为什么他自己不去拿?”

  肖枫摇了摇头,面带苦涩地说:“我也不知道,那人只说让父亲去取,当时那种情形,哪还顾得上那么多,只想最后赌一把,谁知将一家人的性命全都搭进去了。”

  凌遥陷入了肖枫讲述的故事中,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后来发生的事,于是插嘴道:“难道你父亲没有找到那人想要的东西?”

  “找到了。”

  “那为什么肖家依然被灭门了?”

  肖枫自嘲地笑了笑,“因为那东西根本就拿不出来。”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对方如此重视?”凌遥问道。

  肖枫朝鬼宿手中的錾花铜盒努了努嘴。

  “这不,就是这枚拓片。”

  凌遥不可思议地看向鬼宿手里拿着的錾花铜盒,一时竟无言以对。

  肖枫继续往下说道:“当时我在海外留学钻研建筑工程学,得知家里的消息时,已是大半年之后。父亲原本一心想让我回来替他打理家中事务,但我年少不更事,又醉心于经营建筑专业的成就,根本无心掺和。”

  “后来又过了半年,终于迎来了改革大开放,梅州开始大兴土木,过去被关闭的地宫也开始着手重整修葺,我父亲眼见着机会来了,通知我立刻回国参与地宫勘测队的选举,他建议我以工程顾问的身份,与美院教授以及十四名业内顶尖的石匠一同混入地宫,寻找佛像和那人要的东西。”说到这里,肖枫脸上不由得露出骄傲的神情。

  凌遥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个父亲对儿子专业性的肯定,这足够让年少的肖枫喜不自禁。

  没想到肖枫再一次陷入痛苦之中,他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供桌前,端详着面前的地藏王菩萨佛像,一副想要将其看穿的模样。

  “要重新修复摩崖造像谈何容易,只要出现半分差错,这跨时代的历史遗产瞬间就会毁于一旦,我自知理论扎实,但要如何运用到实际之中,我却并没有半分把握,何况父亲竟是让我利用职务便利,一边勘测现场一边寻宝,少年清高的我毫不犹豫地就回绝了父亲的提议,在那之后不久后,我就开始后悔没能替代父亲进入地宫。”

  “在修葺期间,父亲曾数次潜入,等终于熟悉了地宫的路线,按照那人给出的线索来到了东配殿的石窟中,挖出埋藏在石缝中价值连城的释迦牟尼佛像,因为还没有找到那个人想要的拓片,未避免途中出现意外,他将佛像重新埋进石缝,打算找到拓片后一同带出。”

  “直到那一天,他偷听到几名石匠在私下议论,说是在地藏王菩萨的肚子上出现了一道裂痕,里面好像封有东西,他便趁石匠们休息的档口,打算去一探究竟,谁知道这一去便出事了!”

  肖枫脸上露出深深的自责,假如当时他答应了父亲的请求,以名正言顺的名义进入地宫,就没有后来的惨剧了。

  “父亲还未来得及开凿石菩萨的肚子,就被一名起身如厕的石匠抓了个现场,十四名石匠将他当做蟊贼痛殴了一顿,全身肋骨尽断,吐血不止,当场就不行了,那美院教授已过六甲,在旁目睹了整个过程,因试图劝解无果,眼睁睁看着我父亲一命归西。”

  说到这里,肖枫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好像隐藏在自己内心多年的秘密终于得以宣泄。

  凌遥问道:“你为了报仇,所以将石匠们全都杀了?”

  肖枫背朝凌遥,对三人摆了摆手,随后说道:“我说过,别太高估我。”

  说完他转将身来,平视着眼前的三人,语气不带一丝温度地说道:“杀他们的不是我,而是那个人!”

  “那人见父亲未履行当初的承诺,即便父亲已命归西,他仍将肖家上下无一例外全部赶尽杀绝,并作出假象迷惑外人的眼光,我因当时仍身在国外才幸免于难,等我回国的时候,肖家祖宅早已更名换姓,肖氏几代人的传奇在此戛然而止。”

  “外人或许不明就里,但我知道肖家一定是被那个人所迫害,回国后我开始以肖氏唯一血脉四处宣扬要重振家族的决心,目的就是为了引蛇出洞,好替我的亲人报仇,而这个时候,地宫已经修复完毕,梅州人普天同庆,大肆操办着剪彩仪式。”

  凌遥再次忍不住插嘴道:“所以地宫的门塌了,是你做的?”

  肖枫不屑地撇了撇嘴,说:“我的目的是找到那个人,在此之前我还没愚蠢到将自己送进牢狱,这本就是个意外,或许是他们的报应吧!”

  看着凌遥怀疑的眼神,肖枫不置可否地未做过多的解释,继续将三十多年前的真相缓缓道出。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地宫重新对外开放后,那个人找到了我,并厚颜的将我父亲出事经过详细道出,我对他恨之入骨,没想到他却再次和我做起了交易。”

  “他对我说,他已经命人将当初害死我父亲的十四名工匠全部杀死,并封于后殿的西墙,算是替我报了仇,而父亲当时遗留下的释迦牟尼佛像,还在地宫中未曾取出,他让我继续帮他拿到拓片,作为回报,他可以帮我铲除梅州这些年来古玩市场的乱象,替我重振肖家,我自然是不信,可他却拿出了几件让我目瞪口呆的古董文物,件件价值不可估量,想到父亲一生的理想,我动心了。”

  “紧接着他一反常态地告诉我,让我不必急于一时,以带发弟子的身份拜入安庆寺门下,可随时进入地宫寻找获取拓片的办法,同时对我说,此行定有一劫数,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之后教给我引水入流的方法,将水底涂满铅粉,并给了我几只据说繁殖速度极快的环蛸,让我将其投入水中。”

  听到这里,三人顿时有些心惊肉跳,这个神秘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不但知道他们一行人会来,还交给肖枫应对的办法,其预知能力简直是令人发指。

  鬼宿心里仍有许多疑点没有解开,他问道:“那后殿佛龛中原本放置了什么,为什么一同消失了?还有释迦牟尼佛坐像,为什么又会在湖底出现?”

  “这或许是那个人的障眼法吧,至于佛祖坐像,打你们从寺里出来我就暗中尾随在后,趁这个女孩跑出去,而你们又在昏迷中的时候,为了避免事情败露,我决定将坐像从石缝里取出,匆匆忙忙地扔进水底打算事后再捞回,后来我又潜进后殿试图转移拓片,本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哪知还是被你们发现……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坐像会自己从水底跑出来……”肖枫揉了揉紧绷的太阳穴,表情显得极为纠结和不可思议。

  鬼宿看了看一旁的凌遥,表情有些深不可测。

  “不管你们信不信,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这三十多年来,我想尽了一切办法将这只铜盒取出,结果都失败了。当年的那几名石匠最后因不忍破坏佛体,将裂缝重新修补过,我花了这么多年时间,前不久终于从佛像肚里取出拓片,正计划着从安庆寺全身而退,不想在这关键时刻仍躲不过宿命。”肖枫无奈地笑了笑。

  “最后一个问题,你见过的那个人,他到底长什么样?”鬼宿目光坚定而深邃,他将心中的所有疑惑全都凝聚到这一句话中,难道,对方真的如他想象的一样?

  一种不好的预感渐渐扩散,鬼宿顿时感到不寒而栗。

  肖枫怔了怔,随即答道:“这个人确实和你们想象中不一样,因为'他'是一个女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