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失忆的少女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3085 2019.04.18 00:16

  公元二〇一七年。

  “哎呀——”

  凌遥提着行李箱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牛仔裤上赫然一块拳头大小的破洞,透着皮肤的隐隐血迹。

  “天呐,小绿还好你没事!”凌遥长吁了一口气,无视自己的狼狈,将手上的一盆翠绿色多肉视若珍宝般捂在胸口,随即又从包里摸出手机熟练地拨了出去。“煜祺啊,我到机场……”

  “魏!凌!遥!你是在机场高速上学猪散步呢吧?五分钟之内没出现在候机室咱们就等着说后会无期吧!!”凌遥话说一半,便被对方一顿河东狮吼震得耳根子疼。

  凌遥讪讪地挂断电话,准备回头捡起摔得满地狼藉的行李,却突然感觉背后刮来一股凉风。她扭头一看,顿时有点懵。

  “诶——你谁啊!别乱碰我东西!”说完也不管人是谁,撂起袖子就往对方脑门上招呼。

  那人一吃痛,左手条件反射捂住眼睛,另一手却拎着一条刚从地上捡起的粉红色美乐蒂小裤头,起身的同时胳膊肘恰好碰到凌遥搂在怀里的植物。

  “啪——”花盆掉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娇滴滴的翠绿一时躺在了地上,暴露出短小可爱的根茎。

  对方仿佛意识到什么,惊慌失措地把手里的东西抛了出去,小裤裤划过凌遥身侧呼哧一下落在了隔壁路过的地勤人员头上。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倒霉的时候不喝水也能噎着!看着这突如其来跟拍电视剧似的一幕,凌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仨小时后,从安保处出来的凌遥一脸疲惫地拖着行李箱往机场大巴的方向挪去,“小姐,请等一等……”依旧是先前那人。

  真是阴魂不散呐!凌遥烦躁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这位先生,你我素不相识,虽然你延误了我的航班而我也刚好揍了你一拳,咱俩也算扯平,就别再跟着我了成吗?”凌遥回过头看着对方乌青的脑门,硬是拉下脸皮毫不避讳地呛声道。

  好吧,此刻她一肚子怨气正愁无处可发,只要脑补到濮阳煜祺凶巴巴地不停数落她的模样,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反正这回煜祺杀了她的心都该有了……

  那人怔了怔,大概没料到这看起来咋咋呼呼的女孩儿,内心竟有如此深重的怨念,“对不起,我……”

  来到庐城一年多了吧,当初在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里醒过来的时候,只有裤兜里的一张废弃火车票,上面所有身份信息早已被鲜血浸透,而自己从哪里来,家人是谁,也一度让她在无数个夜里偷偷啜泣过。可时过境迁,竟也渐渐变得不再计较,反正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不是么。

  离开医院后的凌遥开始夜以继日的给网站码字,以此偿还所有的治疗费用,而煜祺就是此时出现的第一个读者。从网络走进现实,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煜祺的存在给了她强而有力的支持,甚至在半年前不知使出何种手段给她弄来了一张身份证!

  一同被送来的还有小绿,顺理成章的被凌遥当作重获新生的幸运之物,珍惜的摆在了床头,连出国旅游也不忘随身带着,眼看着只剩下这一堆残骸,也不知还能不能救活了。

  而辛辛苦苦存了大半年的积蓄,期待着第一次的出国之旅,临到头了却换来一句不痛不痒的“对不起”。

  想到这里,凌遥不禁自嘲地笑了笑,长长的睫毛掩盖了眼底的愤恨和失落,也不管对方嘴里继续说着什么,背转身大步离去。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凌遥边走边想。果然是杀马特流行的年代吗,怎么还有人把好好的青丝染成满头白发呢?实在是古怪得紧!

  第二天晌午,凌遥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谁啊——”凌遥揉着依旧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等开门一看,脑子顿时清醒了一半:“煜祺!怎么会是你?此刻你不是应该坐在印度洋沿岸喝着咖啡等待日出吗?”

  “你老人家在机场那么一闹,我还有心去嘛?”煜祺打着横眼白了凌遥一道,兀自推门进屋,熟捻地窝进了墙角那扇柔软的双人沙发里,“我来看看你是不是躲在棉被里偷偷抹眼泪呢,怎么着?毛里求斯之旅错过了,今日带你来个庐城一日游怎么样?”

  凌遥回过头,嬉笑着将怀里的hellokitty抱枕精准地砸向濮阳煜祺的脑袋,“去你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敢情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诶,大姐,你来庐城的日子也不短了,就这么成天窝在家里当二次元宅女?我为了鼓励你敞开心扉也着实下了不少功夫!”又一道白眼朝凌遥飞了过去,“说正经的,我前阵子听说城郊的玄名后山那旮有一间道观,据说里面有个道士特邪乎,咱们要不要去找他给趋趋晦气?”煜祺一脸神秘的说道。

  “啥?道观?!”凌遥一脸的难以置信,“一切与事实无关的谣言都始于道听途说!咱们都实现四个现代化了,只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讲雷鬼蛇神。”凌遥嗤了一声,不屑地说。

  “可是咱党也说了,要创造新局面就得从实际出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咱们权当踏青,先去看看再说呗!”煜祺雷厉风行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抓住凌遥一只胳膊就往门外走。

  是么?党啥时候对人民群众说过这等话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凌遥已经被连人带包一块儿塞进了楼下那辆红色宾利车的后座里。这丫头,简直是壕无人性!

  凌遥蜜汁陶醉地瘫软在舒适的进口真皮椅套里,终于向女魔头妥协了。

  两刻钟之后,车便行驶到了郊外的玄名山脚下,煜祺把车停在公路边上,凌遥恋恋不舍地从车上跳下来,心里仍旧忿忿地想着要不是看在这宾利的面儿上,绝壁不会跟着煜祺这丫瞎闹腾。

  早已奔走于前方探路的濮阳煜祺却突然怪叫一声:“啊——凌遥,你快来看!”吓得凌遥一哆嗦,随之寻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处坡坳后确是隐蔽着一间不大的道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