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迟来的觉醒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288 2019.05.24 21:18

  凌遥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男孩的怪叫声如排山倒海般袭来,震得脚下的地面也跟着微微颤动。

  眼窝无声地凝聚出两行血泪,顺着脸颊悄然滑落,与原本的泪珠糅合在一起,在娟秀清丽的脸庞上开出两朵绚烂的繁花。

  可爱的丸子头已经蓬乱得披散在脑后,衣衫不整,摇摇欲坠。

  实在是头痛欲裂,刚爬起来却又因脚下的虚浮而跌了下去,她再次撑起满是伤痕的双臂,咬牙站起来,乘着头顶的微光看见权杖静静地躺在二十米开外的地上。

  她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左摇右晃地朝权杖挪去,身前的男孩似乎神志不清,依然投入地仰天大啸,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动。

  十米、五米、三米……

  眼看就快要够到权杖的把手了,突然膝盖一软,一个趔趄向前摔了去,被震得脆弱不堪的五脏六腑猛然受到外力的冲击,顿时像散了架般。

  “噗——”

  一口鲜血从凌遥嘴里喷出,将面前的水晶权杖渲染得鲜艳而又瑰丽,看着手边的法器,凌遥却再也没有多余的气力去伸手拿起……

  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

  渐渐露出端倪的身世之谜,青鸾双宿双飞的心愿,以及,等在天牢里日夜期盼的阿蛮公主……

  那些隐藏在背后的险恶用心,是不是仍旧在静静地等待自己,去一层一层抽丝剥茧将其揭开?

  自打进入玄清观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在脑海里如同走马观花,现在就要与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说再见了。罢了,自己能力实在有限,或许当初根本就选错了圣女,就这样吧……

  凌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她打算放弃一切静静死去的时候,手边的水晶权杖突然发出璀璨耀眼的光芒,凌遥蓦地睁开眼睛,只见把手上被自己鲜血浸盖的那块位置,正在发生令人惊讶的变化。

  原本普通的拱型把手溶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从连接仗身的缝隙处探出的一颗蛟龙的头部,那龙头形态逼真纹路清晰,体表镶嵌的龙鳞熠熠发光,双目圆瞪杀气腾腾,它嘴里含着一枚五彩绚丽的珠子,似要冲破仗身飞向天际。

  凌遥看呆了,平日里这权杖看起来并不起眼,总是好好的待在自己耳朵上,就连普普通通的地摊货都不如,只有偶尔将它从耳环的形态唤醒之后,才有作为顶级法器的震慑性。

  即便如此,也仅限于它华丽的外观而已,此外也就在地宫中曾带几人渡过地下湖,就再也没有表现出它惊人的一面。自己知道它一定很是厉害,至于如何厉害的,黑衣人没说,凌遥也不会使用。

  难道它终于觉醒了?!

  权杖从地上一跃而起,龙嘴里的珠子如彩沙流动,煞是好看。霎那间,一道闪电般的五彩流光直奔男孩而去。

  男孩的啸声戛然而止,凌遥感觉堵在自己的脑袋里的巨石瞬间撤离,耳内的轰鸣声也在逐渐减弱,耳压恢复正常,整个人彻底轻松了起来。

  只是身上被撕咬出来的伤口还在汩汩流血,她强撑着身体从地上爬起来,全身肌肉的酸麻隐痛在此时已经算不得什么,她捂住伤得最重的小腿壁,试探着朝男孩挪去。

  男孩仰面躺在地上,已经了无声息,杖体从他的嘴里穿刺而过,在颈后露出尖尖的一角。这时,权杖再次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从男孩嘴里一抽而出,一股浓黑的血浆从嘴里喷薄而出,男孩身体渐渐隐去,化为一只不足巴掌大小的肉芽胚胎,躺在了身下那滩黑色血水里。

  凌遥不可思议地看着男孩瞬间的变化,惊讶得合不拢嘴。

  不会吧!敢情是这小怪物成精了?

  权杖幽幽地立在凌遥身后,发出淡淡的微光,此时龙头已经隐没,又恢复了一贯的拱形把手,它忽然跳起来敲了敲凌遥的肩膀。

  凌遥不解地回头一看,权杖正憨厚地对着她左摇右晃,频频点头。

  “谢谢你!”凌遥笑着对权杖说,“多亏了你,不然我们今天都得死在这儿了。”凌遥后怕的缩了缩脖子,一脸的庆幸。

  权杖摆摆仗身,忽地往地上指去,凌遥顺着它指的方向看去,地上除了缩成一团的肉胚以外,在它身侧还躺着一本泛黄的笔记。

  凌遥将笔记本拾了起来,将上面沾染的黑色血迹一一拭去,因为光线太暗,再加年代久远,里面的字迹很多都已经模糊掉了,实在是看不太清楚。

  她将笔记本揣进了衣服口袋,打算等角宿醒来后再交给他做打算。

  对了,角宿!

  凌遥赶紧冲到角宿和煜祺身边,只见煜祺耳朵上的伤口已经凝固,不再往外渗血。她伸出手探了探两人的鼻息。还好还好,还有气!

  权杖跟着凌遥飘到了二人身旁,它伸出杖脚戳了戳地上的两人,“喂,你这是要干什么……”凌遥急得大叫。

  权杖忽然有些克制不住地簌簌颤动起来,似乎在取笑凌遥太过紧张。它围着角宿和煜祺绕了几圈,几株光粉脱落到了两人脸上。

  然后它回到凌遥身侧,对她弓了弓首,蓦地往前一跃,紧接着杖身快速缩小,眼见着权杖又要变回耳环,凌遥忍不住匆匆问道:“嘿,你叫什么名字呀?”

  此时权杖已经化为了一枚普通耳环,不声不息重新挂到了凌遥耳垂上。

  凌遥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哎,小家伙,合着以后就叫你小龙吧!小龙,谢谢你啊!”

  四周又恢复了寂静,她在昏迷不醒的两人身边蹲了下来,一时犯了愁。

  正在凌遥六神无主的时候,角宿眼皮微微动了一下,“角木蛟?!”凌遥急切地朝他喊着,“角木蛟,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角木蛟眼睛依旧紧紧闭着,却轻轻抬起了右手,春风拂雨般地抚上了凌遥激动得通红的面庞。

  凌遥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她从没有如此的开心过,一边笑一边哭,失而复得的心情让她大力摇晃着角宿的身体,“角木蛟,你终于醒了!”

  角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宠溺地刮了刮凌遥的鼻梁,“咳咳……你是不是傻,都快把我给摇断气了……咳……”

  凌遥擦了擦眼泪,对着角宿猛点头,“嗯嗯,对不起,我……你、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她紧紧地握着角宿的手,生怕对方再一次晕过去。

  “我没事了,那个孩子呢?”角宿用力地支撑起上半身,向周围看去。

  凌遥扶着他慢慢起身,说道:“你就放心吧,他已经被我打回原形了!”说完,狡黠地对着角宿眨巴了下眼睛。

  “你?”角宿不明觉厉地盯着凌遥,眼神里充满了不相信。

  凌遥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哎呀,你就别管了!对了,煜祺怎么还没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