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不速之客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312 2019.06.07 23:40

  “怎么说呢,这个女人是没有任何底线可言的,不止手段阴狠毒辣,还极富智商,她的罪恶历史要是细说起来还真是罄竹难书,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吧,总之我们得多上点心!”角宿苦哈哈地说道。

  角宿紧张的情绪瞬间感染到了凌遥,使她不由自主对白曜星使这个人感到莫名的胆寒,之前黑衣人制造出来的幻境中似乎是见过这个女子的,记忆中她一袭白衣幂蓠掩面,完全看不清藏在白纱之后的真容,只隐隐记得她面对紫微太君时咄咄逼人的口吻,想来确实是不好惹的人物。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凌遥茫然地询问道。

  白曜星使已然成为一颗巨大的石头横亘在她心上,关于未来的不确定以及未知事物所带来的隐患,强烈地勾起了她心中的畏怯,她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毫无把握的感觉,让人很没有安全感。

  而角宿明白,就目前他们三个人来说,要去和白曜星使硬碰硬显然是不现实的事,对方不仅擅长迷魂术,且诡计多端,最善与人周旋声东击西,再出其不意给对方致命一击,她从不做没有把握之事,步步为营可谓是冷血至极,就连四灵神君见她都要忌惮三分。

  可就是这样装满一肚子坏水的人,那日在地宫外却并没有要与几人起冲突的意思,而是直接杀了肖枫后夺走拓片就立马消失了,谁也搞不清楚她究竟是什么想法,也许维持表面的和平只是暂时的,背后一定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巨大阴谋!

  角宿说道:“白曜星使这次明显是为了拓片而来,太微殿那边同时也在虎视眈眈,如今事不宜迟,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抓紧时间进入地宫,先确定一下小武妈妈封进墙里的是不是拓片,先前出去我已经将装备都买齐了,立刻就可以出发!”

  角宿随后又大致说了一遍这几天发生的事,包括他们从门后出来的遭遇和那个叫做苏桢的女人,末了,把他们对于此事的最终推断告知了鬼宿。

  鬼宿一时也没料到在自己离开的这几日内,竟然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如此多的变故,他兀自沉思片刻,说道:

  “假使白曜星使和太微殿都想要拿到拓片,证明双方的目的应该各不相同,难道说韩逸墨对此事并不知情?还是说她们实际上是利用这种隐晦的手段在干扰我们的判断?”

  角宿和凌遥纷纷摇头表示不解,见二人终究是拿不出个主意,鬼宿又道:

  “照这么说来,我们应该已经进入了双方的视野之中,依我看白曜星使已经从肖枫手中获得了一枚拓片,如果地宫中确实还存在有两枚的话,那么这一趟我们暂时还去不得!”

  角宿和凌遥同时瞪大了眼睛,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鬼宿此刻竟然一句话说不能去,那他们之前的功夫不是白费了?

  角宿一心想要快点去查明真相,自从经历了小武和他妈妈的事件之后,他内心其实是充满了愧疚的,虽说地宫存在的磁极会干扰各自的异能,但如果任其继续留在地宫里的话,很难保证那两件东西的安全性,谁说他们能进的别人就不能进?

  角宿琢磨着他们不仅要去,而且还要尽快!

  看着角宿一脸的抵触,凌遥忍不住开口道:

  “角木蛟,我觉得鬼宿说的也有道理,你想想,目前为止知道地宫里埋了东西的只有我们三人,她们盯住我们的一举一动不就是为了知道拓片的下落吗?太微殿那边也就算了,现在还多出一个白曜星使,你真的有把握能全身而退?再说了,要是我们就这样贸然进去,挖出来是别的就罢了,如果真的是她们想要的,那我们不但保证不了拓片的安全,甚至还会彻底暴露出拓片所在的位置!这样哪怕我们知道了小武妈妈埋藏的秘密,又还有什么意义?”

  说完她紧紧地盯着角宿,眼神中写满了“请以大局为重”的坚持。

  “行了行了,就你们在这里演双簧,怕别人不知道你俩情投意合吗?对,你俩该是一路的,就我碍着你们的眼,这下总可以了吧!”

  角宿不满地撇了撇嘴,道理人人都懂,只是他偏偏就看不惯凌遥老是这么帮着鬼宿,什么时候她也能站在自己这边,想想他的感受?

  “角木蛟,你又来了是不是?要去你自己去,没人拦着你!”

  凌遥血气上涌,渐渐失去了耐性,这个白痴,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他好吗?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还耍什么性子!

  “好了,你俩又怼上了,这些纯属是我个人的猜想,不代表主观意见啊,当然,地宫中埋的或许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东西,而白曜星使也并不知情,我只是觉得我们暂时没有必要去赌这么一把,先观察一下对方的动静再说。”

  才刚有所缓解的气氛顿时再次陷入僵局,鬼宿见两人气哼哼的互不理睬,他连忙笑着站出来打圆场。

  “谁会跟幼稚鬼一般见识,”凌遥丢给角宿一个鄙夷的眼部动作,不屑一顾地说:“我可没那么无聊!”

  角宿一听急了,自己可是堂堂正正的视觉系男人一枚,哪轮的上凌遥这种小丫头片子来侮辱自己的男性尊严?

  “你说谁幼稚鬼呢!”角宿一副快要抓狂的样子。

  “就说你了,怎么着?幼稚鬼!幼稚鬼!!”凌遥一点也不甘示弱,她着实受够了角宿这种小肚鸡肠,完全没有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肚量。

  角宿实在被气得够呛,正打算朝凌遥扑过去,让她见识一下何谓男人本色,凌遥却突然闷不吭声地向前倒了下去。

  鬼宿吓得魂不附体,登时冲上前扶住轰然向前栽倒的女孩,却不想角宿一把将他推开,稳稳地接住了失去重心的凌遥。

  怀中的人面色略显苍白,双目紧闭,单薄瘦弱的身子无意识地发出生理性的轻微颤抖,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鬼宿已经没有办法再保持一贯的冷静,他不顾角宿瞬间爆发的疏离,再次往前冲了过来,不想目光触及到角宿的手时,顿时惊诧道:“角宿,你的手……”

  映入眼帘的是凌遥背后浸出的大片血迹,他呆呆地怔住了。

  “丫头?!”

  鬼宿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如潮水般向自己袭来,本能一瞬间压制了理智,他无法置信地试图将凌遥揽过来仔细查看。

  “别碰她!”角宿紧紧地抱着凌遥,周身散发着丝丝寒气。

  阴冷的目光如霜剑般朝门口射去,“请问来者是何人?”

  角宿此刻冰冷阴翳的声音令鬼宿一时间感到如坠冰窖,只听角宿继续说道:“大丈夫不必躲躲藏藏,出来吧!”

  “嘻嘻,这个见面礼可还喜欢?”

  一声诡谲的怪笑从门外传进来,当角宿彻底看清来人时,眼神顿时变得异常凌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