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没落的家族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1959 2019.05.10 00:00

  肖枫仍然昏迷不醒,脖子下方赫然一块青紫,明显是被钝器所伤,凌遥调皮地朝权杖眨了眨眼,对它竖起了大拇指,之后几人再合力将肖枫拖到不远处的墙角下暂时倚着。

  角宿解气地说:“这个人一路尾随我们,可见其心术不正,活该被敲晕。”

  “会不会是那老和尚派过来监视我们的?”凌遥忽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一派天真地询问道。

  鬼宿摇了摇头,回答说:“释净方丈没有理由这么做,除非他原本就不想查出地宫的秘密,这样又何必委托于我们,依我看肖枫来这里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凌遥插嘴道:“趁那坏蛋现在还没清醒,我们赶紧找找这里到底有什么值得隐瞒的吧!”在安庆寺里的一场风波,使凌遥对肖枫此人的印象是极其的深恶痛绝。

  “嗯,抓紧时间,争取在肖枫醒来之前有所发现。”鬼宿附和说。

  后殿因为设在地宫最深处,除了长年空气不流通造成的潮湿霉变外,还散发着一股异常的腐败味。

  殿面的正前方摆有一张两米见宽的供桌和几鼎香炉,桌后屹立着一座大型的地藏王菩萨石刻佛像,佛身掉漆严重,但依旧相貌庄严慈眉善目,在石像两侧另设有独立的小型佛龛,里面却是空无一物,只剩下几只残缺的供灯和氧化严重的铜制容器,乱七八糟地堆在台面上。

  来之前释净告诉几人,在靠近西面的墙体曾出现过大面积的血迹,三人第一时间循着墙沿一路找过去,并没有发现任何类似血液干涸的痕迹。

  角宿显得有些丧气:“离释净那老头所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哪还看得出什么,就算有那也是早就风化得一干二净了,再这样没头脑的找下去,很难有什么发现。”

  鬼宿一边俯过身细细查看墙面,一边对身后的二人说:“那可说不准,你们来看这边,”鬼宿指了指墙体靠下的部分,“这里浸水相对严重,说明污水流经此处时无法排遣,应该就是排水系统产生堵塞的源头,只可惜我们进来的时候什么工具都没带,不然倒是可以把墙面撬开看看。”

  “这还不容易?”凌遥自告奋勇地再次将手中的权杖举起,“不是还有它吗!”

  角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他忍俊不禁地戏虐道:“敢情你是把天界数一数二的法器当做五金器材使了,要是被四灵神知道,一定会怀疑御灵宗是否是智商出了问题。”

  “你……算了,你不用我还不稀罕给你,一会别来求我!”凌遥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独自走到佛像前,不再理睬对方。

  鬼宿见两人又杠上了,顿时叹了口气,也不勉强,自己伸出手去敲了敲墙体,心里盘算着大概厚度。

  一旁生着闷气的凌遥随手翻看着供桌上的物品,紧接着,她被香坛后面一个有着五彩点翠的錾花盒引了注意,这盒子上的錾花用的是现代掐丝工艺,看起来绮丽又不失雅致,散发着浓浓的异域风情,凌遥一眼就喜欢上了。

  只是盒子的位置放得十分隐蔽,她好奇地将盒子拿起,在这不见天日的地宫中錾花盒依旧朗如新垩,盒面没有一丝浮尘,应该是被人日日捧于手中不停的摩挲观赏。

  她按捺住内心的狂跳,轻轻将盒子打开,这时,角宿突然大喊一声,“小心!”

  凌遥一时吓得措手不及,手中的盒子“哐当”掉到了地上,一张泛黄的纸片从盒子里露出破损的一角,静静地躺在脚边。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了凌遥身前,替她挡下了呼啸而来的纶扇。

  角宿捂住受伤的肩臂,将凌遥紧紧地护在身后,鬼宿见状脸色骤然大变,立刻奔向纶扇的出处,朝着对方后脑勺猛地一拳抡去,刚刚苏醒过来的人一时站立不稳,踉跄着倒了下去。

  凌遥对眼前的变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那人不甘心地朝凌遥脚边爬去,试图抓住地上的錾花铜盒,角宿一把将他的手指大力踩住,表情震怒,“肖枫,你大爷的!竟然还妄图取人性命,麻烦你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肖枫试图将脚下的手缩回,但角宿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他见挣扎无望,便放弃了抵抗,有些破罐子破摔地朝着三人嗤了一声,“乌合之众,就凭你们还想毁我肖家百年荣耀,告诉你,没门!”说完对着角宿啐了一口唾沫,之后便别过脸不再说话。

  鬼宿一把将肖枫扯了起来,难得铁青着一张脸说:“你一路跟着我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肖枫哼了一声,依旧不作回答。

  这时凌遥缓了过来,将地上的錾花铜盒拾起,“是因为这个吗?”凌遥将盒里的碎纸片取出,这是小半张古旧的拓片纸,上面画满了符号,凌遥一个也看不懂,她将拓片纸递给角宿,角宿看了一眼瞬间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示意鬼宿过来,鬼宿把肖枫的双手置于身后,压着他凑近拓片纸一看。

  拓片上的图案赫然入眼,鬼宿心下一惊,对肖枫说:“这东西究竟从何而来?”

  肖枫双目紧闭,似乎誓死要用沉默来抵抗眼前的逼问。

  鬼宿见肖枫固执地缄口不言,心中有所打算:“肖枫,东西配殿前的地下湖是你引流的吧?包括那鬼脸蓝蛸,也是你刻意养的吧?”

  肖枫一听此话登时双眼圆睁,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是怎么知道的?”

  鬼宿笑了笑,“你在湖底放置了铅粉以改变周遭磁场,使我和角宿失去天赋能力,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你早就知道我们会来?”

  见肖枫不语,鬼宿接着说:“还有中殿的那些节肢虫类,是你替湖中的鬼脸蓝蛸准备的食物没错吧?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长年没有生人进入的地宫,会出现那么大一箱明显人工赡养的活体虫,之后再联想到湖底众多的鬼脸蓝蛸,在这有限的条件下,除了人工投食,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可以解释。”

  肖枫见事情已经败露,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狠厉:“我肖家也算是百年望族,没想到竟没落到任人摆布的地步!我自认为部署得也算周密,哪知还是栽在你们手里,今日凭我一人之力再难回天,说吧,你们到底想怎样?”

  鬼宿恢复了往日云淡风轻的模样,他指了指凌遥手中的拓片纸,一字一句地说道:“告诉我,这个是怎么回事,还有地宫隐藏的秘密,我要事无巨细,不得遗漏半分,否则……”鬼宿顿了顿。

  “否则如何?”肖枫咬牙切齿地看着鬼宿。

  “否则你们肖家就等着从这个世上彻底的消失吧。”鬼宿一脸温柔地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