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亢金龙和柳土獐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356 2019.06.10 21:35

  “你是要打算去找太上老君?”鬼宿诧然。

  “嗯!”角宿的态度显然是毋庸置疑的,只有三天时间,无论如何他都得想办法去试一试!

  “哎……”鬼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总觉得有些莫可名状的担心,他对角宿说道:“这样也好,不过就算你去了太乙星,太上老君也未必肯见你,他已经不过问尘世很久了!”

  鬼宿固然着急,但太乙星路途遥远,角宿身为星宿将士,哪怕光速穿越也得半日以上才能到达太乙,何况他还身负凌遥,怎么也得花上一天时间。

  他不愿意角宿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把自己搞得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白白耽搁掉最佳救治时间,可是不去找太上老君又能怎么办?以他们二人当前的能力,对螫蛊毒完全束手无策,就连一向知识面广阔的他,也再想不出其他任何的办法了,只能姑且陪他一试。

  “我陪你一起去!”鬼宿说道。

  “不必了!鬼宿,你留在这里,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将朱雀宫柳宿找来,勾陈拿了笔记,估计不出半个时辰定会先行进入地宫,柳宿擅长肉体搏击,不会被地宫里的磁极干扰,记住,一定要阻止勾陈撬开后殿的西墙!”

  角宿交代完一番话后,取下自己随身携带的玉腰挂交给鬼宿,“这玉腰挂暂且放在你这里,如果遇到什么紧急情况,记得通知我!”

  天界每一位仙官或是将领都有一枚代表自己身份的玉制腰牌,通过白玉的灵性可以在主人与腰挂之间产生互动的联通,以此来达到传递讯息的目的,类似于人类几十年前的寻呼机,这就是玉腰挂真正的作用,只是使用起来比较鸡肋,除非遇上较为紧急的事情,一般玉腰挂都作为天界流通的身份证而携带在佩戴人的身上。

  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凌遥还拾到过自己的这枚玉腰挂,并以此为要挟,非要他说出暗藏其中的玄机,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得很,角宿眼见着鬼宿接过了玉腰挂,一时回想起当初,忍不住哑然失笑。

  他转身小心翼翼地把凌遥从床上扶起,背到了自己背上,然后让鬼宿帮忙把床上的被单撕成两指见宽的布条,把凌遥牢牢地固定在了自己身上。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这家伙就这么死掉,我走了!”角宿说完背着凌遥朝门外走去。

  鬼宿紧紧地将玉腰挂拽在手里,看着角宿一瞬间腾空而起,化为一道闪亮的青白光影,急速向空中掠去。

  但愿如此吧……

  鬼宿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屋里,掏出了挂于衣衫底层的玉腰挂,将沾着体温的玉牌同角宿的并排放在了一起。

  自从下到了九州,本着入乡随俗的规矩,穿戴早已不同往日,他便想办法把这枚玉器DIY成了项链,系在了脖子上。

  看着桌上两枚形态类似的白玉腰挂,心想要召唤同为朱雀七星宿之一的柳宿并不难,问题就在于角宿留下的这枚青龙玉挂……

  哎,也不知道会不会被骂得半死!

  半个时辰眼见着快要过去了,事不宜迟,先把人给叫出来了再慢慢解释吧!

  鬼宿坐到尚且留有凌遥余温的床上,双腿交盘在一起,然后凝神聚气,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

  角宿背着凌遥穿梭在各大星团之中,但是要去往太乙星必定会途径紫微宫附近,他既要提高警惕避免被发现,也不能任意加速通过,否则背上的凌遥在极速飞驰的过程中有很大几率会产生肌肉溶解。

  他小心翼翼地跨过紫微宫所在的区域,幸运的是并没有出现任何臆想中的意外,角宿持续地在密集的小行星中倏忽而过,寻找着那颗巨大的绿色太乙。

  太乙星坐落在离三垣之外较为偏远的地方,虽说角宿从未去过,但两旁有天乙和地乙两颗标志性的守卫星作为参照物,按理说辨识度应该是极高的,可是寻了那么久,半颗类似的行星也没见着。

  眼看着角宿的体力就快要支撑不住,背上的凌遥突然猛烈咳嗽了几声,乌黑的血浆出嘴里喷出,顺着角宿的脖子一滴一滴往下流。

  角宿心里一沉,急得大喊:“凌遥,就快要到了,坚持住!”,说完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牙关紧咬渐渐加快了速度。

  当不远处的天乙星终于在视线中渐渐变得清晰,角宿登时兴奋得大叫起来,“凌遥,有救了有救了!我们总算快要到了!”

  他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朝着天乙星奔驰而去。

  在快要接近天乙星的时候,一旁的绿色太乙逐渐显出了真容,角宿速度越发的快了,在即将横跨过天乙上空时,突然“啪嗒”一声,被单系成的布条经过高强度的阻力快速切割,直接断成了无数条碎布片,凌遥失去了束缚,一时间从角宿身上快速地滑落,急剧向下面的天乙星掉去。

  “凌遥——”

  角宿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俯身就往凌遥落下的方向冲去。

  但为时已晚,只听见“嘭”的一声,角宿随即陷入一片黑暗,再也没了意识。

  …………

  鬼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面前的柳宿和亢宿二人,略显尴尬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呵呵,这……实在是对不住啊亢宿,没想到竟然会把你招来……”

  鬼宿瞥了一眼桌上角宿留下的白玉腰挂,在心里默默地将对方问候了一遍。

  “鬼宿,你最好能给我说出个子午卯酉来,不然我不会向你保证要不要去陵光那儿替你参上一本,哼!”

  面前的柳宿怒目圆瞪,魁梧的上半身不着一丝衣物,下腹部粗略地裹着一条用来遮羞的棉布纶巾,原本火红色的卷发此刻湿嗒嗒地搁在肩膀上,正滴滴答答沿着发头不断往下浸着水,俨然就是一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模样。

  鬼宿顿时汗颜道:“柳宿,你这是……帮着抗洪抢险去了?”

  “我去你的,鬼宿,我说我都三天三夜没阖过眼了,就不能好好的泡个温泉?你早不招晚不招,特么就故意选在这个时候是吧?”柳宿环抱着双臂,睨视鬼宿。

  “说吧,找我们来究竟有什么事?”亢宿不卑不亢地出言问道,他不似柳宿那么夸张,一直保持着一脸的从容淡定,只是那乱七八糟的头发和灰头土脸的装扮像是刚从乱坟岗里爬出来的样子,让鬼宿有些忍俊不禁。

  但事急从权哪里还敢耽搁,半个时辰早就过去了,不出意外,勾陈此时一定已经前往地宫,鬼宿收敛了情绪,严肃地对二人说道:“圣女出事了!”

  “你说什么?”柳宿第一个表现出大惊失色,全然不顾自身正大失体统的形象,一把将鬼宿按住,硕大的眼珠子瞪得都快要爆出来了。

  鬼宿嫌弃地撩开柳宿沾着水渍的臂膀,对他投去一个无语的眼神,“角宿已经带着圣女去了太乙星求药,目前想来姑且安全,接下来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们帮忙,亢宿,既然你人都来了,不如就一起去吧,路上我再跟你们慢慢解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