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第一枚碎片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251 2019.05.07 20:45

  凌遥蓦地瞪大了眼睛,回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但除了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再也没有出现半分响动。

  四周仍旧一片漆黑,只剩下头顶的火闪发出一道浅浅的微光。

  她控制住自己紧张的情绪,再次朝黑暗中喊去:“是谁?谁在那里!”

  刺耳的女声在石窟中瓮声瓮气地荡开,将此刻的气氛烘托得突兀又惊悚。

  躺在一旁的角宿渐渐被惊醒,他揉着眉心坐了起来,看到同样躺在身侧的鬼宿,一时间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你在鬼叫什么!”

  角宿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自己的脑袋,上面赫然突起一块大包,就说怎么这么疼,原来是又破相了,自从跟这女人在一起就没发生过好事,这已经是第二次因为她受伤了!

  凌遥惊魂未定,把食指放在嘴边对角宿说道:“嘘!你醒了?这里有人,我听到有东西摔碎的声音!”

  “在哪里?”角宿神经也跟着紧绷起来。

  凌遥指了指身后配殿的入口,“就是那边,这里肯定还有其他人在!”

  角宿皱了皱眉,朝入口处走去。

  凌遥不安道:“喂,你干嘛……”

  角宿自顾自地走到石窟外,看见地上赫然躺着一只瓷罐,只是已经碎得看不出原形。角宿将碎瓷片捡起来,捏在手里看了一会儿。

  “切面是崭新的,看来的确是被刚打碎。”

  凌遥见角宿断定了自己的话,不由得越发紧张起来,她想起来时的地洞,洞口外堆积的土壤确实也是新翻出来的。

  “地宫不是早就已经停止对外开放,这里面乌漆麻黑的除了造像什么也没有,究竟是谁会来?”

  角宿忽然一本正经地凑近凌遥面前:“说不定真是灵异事件哦,你要不要考虑将本公子抱紧一点啊……”

  凌遥原本被吓得面色苍白的脸一瞬间涨的通红,为了掩饰心里的慌张,她习惯性地想朝角宿下半身踹去,哪知对方早已有所准备,在她还未将脚抬起便一个闪身弹开,顺带着大力地拍了拍她的脑瓜子。

  “哎哟——”凌遥呼痛。

  “既然你这么厉害,那还自己吓自己干嘛啊!”角宿恢复了以往吊儿郎当的表情,一脸戏谑地看着她。

  “我就晕过去这么一会儿,你俩又怼起来了。”鬼宿终于醒了。

  凌遥朝鬼宿跑去。“鬼宿。”

  “你感觉怎么样?伤到哪儿没有?”凌遥一脸的担心。

  角宿双手插袋,斜着眼在一旁不屑地看着:这女人也太势利了点,不就在山上给她找了顿吃的,分分钟就把鬼宿给黏上了,老子在安庆寺出手相救,也不见她来投怀送抱,罢了,本公子可不是一个拘小节的人。

  “我没事,对了,丫头,你的耳环找到了?”鬼宿看向凌遥耳朵上挂的权杖耳环,柔声询问道。

  见鬼宿似乎没有受伤,凌遥悬着的一颗心才暂时放了下来。

  “嗯,不过说来也奇怪……”

  凌遥将两人昏迷时所发生的异象全都和盘托出,二人听完都惊疑不已。

  “丫头,能不能将权杖唤醒给我看看?”鬼宿心里疑窦丛生,以这丫头咋咋呼呼的性子来看,可能真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也不会往深了去想。

  “嗯,没问题。”凌遥说着便取下隐藏在耳垂上的法器,对准把手的位置连搓三下,一时光芒大作,整个石窟恍若白昼,权杖渐渐恢复成了原本的形态。

  “喏,给你。”

  凌遥将手里的权杖递给鬼宿,鬼宿接过手来细细察看着,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权杖被召唤后的模样,水晶打造的仗身在这漆黑的空间里微微含光,奢华又不失庄重。

  不一会儿,他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欣喜,转头问道:“丫头,你确实看到坐像变成了碎珠?”

  “对啊,不过紧接着权杖就朝我飞了过来,然后碎珠就融进这法器里面了,我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碎珠长什么样子呢!怎么,出了什么问题吗?”凌遥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角宿脸上写满笑意,忍不住敲了敲凌遥的脑门,带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凌遥说:“说你是猪脑子你还不信,这尊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应该就是圣灵珠所化,现在第一枚灵珠碎片我们已经拿到手了,你竟然如此不自知,脑子究竟长来干什么用的?”

  “你说什么?”凌遥长大了嘴半天都合不拢。

  这尊坐像真是圣灵珠变的?

  凌遥回忆起刚闯入天界的那天,曾遇见过儿时的自己,虽提到过流失的圣灵珠已幻化成了世间万物,但哪知道这等重任最终会落到自己身上,所以当时压根没往心里去。

  若不是角宿提及,自己竟是完全没能想起来!

  凌遥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心花怒放地拿着权杖看了又看,激动得像是好不容易吃到糖的小孩。

  “可是要怎么把碎片取出来,我还没看清楚呢!”凌遥脸上泛着光,喜滋滋地问。

  这一路上说辛苦不算,说不辛苦倒也吃了不少暗亏,如今顺利拿到第一枚碎片,看来也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困难。

  鬼宿见凌遥兴奋的样子,有些不忍地告诉她:“丫头,在一百八十二枚碎片收集完整之前,这枚碎片暂时拿不出来了。”

  “为什么啊?”凌遥不解,自己还想看看这传说中的灵珠长什么样子呢。

  “你看这里,”鬼宿指了指权杖两侧的凹槽,对凌遥说:“这件法器应该是为了收集碎片而刻意炼化的,两侧各有橙、红、青、白四间凹槽,用来装四种不同颜色的碎珠,以此分类。”

  凌遥将权杖反转过来,果然看到凹槽内有四种不同的色彩,之前自己只注意到两侧的凹槽,当时还好奇来着,却不知道里面果然别有洞天。

  鬼宿继续说到:“这尊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就是橙珠的一部分,别看灵珠已碎,这一百多颗碎珠均可各自幻化为不同的事物,用来蒙蔽世人的眼睛,作为灵珠无法用九州之下的货币来衡量,但此前化为坐佛,估计现世价值不菲,至少应该在九位数以上。”

  “可是这么贵重的佛家坐像怎么会沉在这地下湖底?”凌遥一脸的迷惑。

  这么重要的东西,不是该派专人日夜看守,怎么会一直隐藏在这漆黑暗潮的地宫湖底呢?

  鬼宿此刻也是同样的感到大惑不解,说道:“确实是很奇怪,我想我们得再去后殿看看了。”

  三人目前面临的难题可不是关于佛像的价值,虽然灵珠已经拿到,但释净方丈的请求还没有完成,要解开地宫的秘密还得接着往下探索。

  “那还是先想想看该如何跨过这片水域吧。”角宿提醒二人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