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另一个故事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1646 2019.05.31 23:38

  这篇日记很长,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足足三张页面,凌遥眼中不由得多了几分凝重,她皱着眉头往下看去。

  “1982.5.21

  我以她提出的要求来到了佛都地宫中,准备在这里将两年前参与地宫修葺的十四名工匠全部按计划杀死。

  为什么选择在了这里,是除了可以更好的完成杀人任务以外,还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完成,为了我的儿子小武,我不得不答应了替她杀人的条件。

  说起来还真多亏了她提供的那份资料,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搞来的。她一直以来做的事情都让我摸不清楚头绪,比如杀人这件事,她为什么不自己去呢?以她的手段,没有道理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假手他人,我已经习惯了不问,只要能让儿子醒过来,让我做什么都肯!

  于是接下来我很快就掌握了他们一帮人在地宫修缮期间偷工减料、中饱私囊的证据,有这么重要的把柄在手,他们一个个都惊慌失措地上赶着要来赴约。

  我已经不再是两年前的我了,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现在要杀死这区区十四人,完全不在话下。

  果然,第一个人很快就如约而至了。

  当他看到我的样子后,竟然吓得当场尿了裤子,一个大男人在女人面前如此失态,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接着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解决了,后面依次而来的十三个人也都无一不被我的外形吓破了胆,虽没有谁再尿裤子,但毕竟都是寻常之人,在我面前状如蝼蚁,我很快就将他们一个不剩地全都杀掉。

  当我再一次确定他们已经没有了呼吸后,就把人全部挪到了偏僻的后殿里。

  来之前我先行打探过了,后殿已经是地宫的死角,证明这里的墙体一定是背面靠山,是个不错的藏尸之地。

  我随便找了个位置便开始挖起来,没想到刚挖了不到一半,里面就露出了大片的钢筋和排水立管,我这运气也实在背了些,不过没关系,这也难不倒我。随后我将整面西墙逐一拆了,把那十四名工匠埋了进去。

  然后我趁机拿出一直搁在身上的那两件东西,扔进了排水管道的水斗里面,如此就大功告成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把东西藏在这里面,从今往后我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将挖出的山石重新填了起来,又把青砖原封不动地砌回去,这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毕竟我现在的样子丑是丑了点,论说实用性倒还不错的!

  自从小武被封印起来,我没有过过一天安稳的生活,孩子孤零零地待在那没有一丝光线的空间里,当妈妈的如何不惦记不心疼?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件事情了,只要把这件事情顺利完成,我就能去陪小武了。

  我走到了后殿的正堂,那里供奉着一尊两米多高的地藏王菩萨,我朝佛像拜了拜,告诉他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对佛体不尊的,我只是想借用一下他身旁佛龛中的那两尊古佛。

  只有拿到这两尊小佛像,才能让我的儿子醒过来,天知道我在这几百天里是怎样度过来的,等待孩子醒来再叫我一声‘妈妈’成了我活下去唯一的寄托,就算代价是要永远留在那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我也在所不惜!

  我迫不及待地把小佛像抱进怀里,正打算离开地宫,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小佛像离开了佛龛竟然开始渐渐发烫,我不敢轻易松手,怕一不留神摔去地上,没想它不仅没有灼伤我的皮肤,反而令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舒适感,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我的身体里,散发着温暖的热量游走于头顶到四肢,与我的血脉融为一体。

  我沉浸在这种感觉里回不了神,这时一道青光突然从我体内窜出,不过眨眼的功夫又快速地钻进了我的眼睛里。不同的是,这次并没有感受到之前的那种愉悦,而是顷刻间让我的双眼变得火辣辣的疼,疼得我只能紧紧地闭着眼,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我想我这次一定会瞎掉,以后再也见不到我的小武了!

  我忍不住难过得哭了起来,眼泪流得到处都是,可是随着眼泪不停地涌出,眼睛渐渐变得清凉起来,我尝试着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还能看得见东西,那种干裂刺激的疼痛感越来越微弱,没过一会儿就和往常无异了。

  我顿时觉得神奇,但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我低下头看了看怀里的小佛像,发现它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化成了一滩普通的烂泥!

  这一瞬让我两年来筑起的心理防线全都崩塌了!我全部的寄托,唤醒小武的最后一丝希望……什么都没了……

  我要马上回去,没有什么时候比此刻更迫切地期望她来找我!

  小武,再等等,妈妈一定会让你醒过来的……”

  看完这篇日记,角宿走过来静静地合上了凌遥手中的笔记。

  “接下来的内容,就由我来向你转述吧。”

  凌遥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呆呆地看着角宿,眼神处于游离状态,她的思绪已经深深陷入了一个母亲的自我挣扎中,为了孩子,真的可以做到抛下自我全然不顾吗?凌遥不理解。

  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的一个人?会不会也像笔记的主人般在水深火热的世界中苦苦地寻找着自己?凌遥略带自嘲地笑了笑。

  角宿看凌遥挤出一个这么难看的笑容,以为她误会了,随即说道:“这本日记虽然看起来十分厚重,但大部分都是一些不太重要的生活片面,真正对我们有用的内容实际并不多,我昨晚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才把它全部看完,整理了一下思路,以便你更清楚地了解事情发展的方向。”

  “嗯。”凌遥机械地点了点头。

  角宿见凌遥没有了异议,开始正色道:“正如你所见,笔记的主人应该就是我们在门后杀死的那只触角怪,而男孩——就是小武,正是她的孩子,至于那个太婆,我怀疑她并没有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