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恶灵的孩子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219 2019.05.30 22:46

  角宿将笔记塞进凌遥手里,凌遥看了一眼随即大吃一惊,“这不是我在男孩身边捡到的那本笔记吗?”

  角宿点点头,说道:“对,就是你交给我的那本,一直揣在身上没机会看,昨晚趁你们去了医院,我想起你交给我的这本笔记,于是抽空跑回来研究,没想到竟然从中发现了了不得的事!”

  “角木蛟!你竟然跟踪我?!”凌遥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双手叉腰怒目而视。

  角宿一时没搞明白凌遥为什么又不高兴了,等他反应过来,立刻噤了噤声,窘态万分地说道:“咳咳,我不是担心黑灯瞎火的你们两个女孩子受欺负嘛……嘿嘿……”

  “哼,算了,看在你如此关心本姑娘的份上,这一次就放过你吧。”凌遥小嘴一翘,找了个台阶顺势就下了,“你继续说吧!”

  角宿见凌遥有所缓和,干笑两声,一下子提起了劲,他清清嗓子说道:“这本笔记太老了,应该是当事人年轻时候写的,里面除了缺失的一部分,另外还有几幅残页,但大致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

  角宿故作神秘地欲言又止,“还是你自己看吧!”他把笔记朝凌遥面前推了推,示意她翻开。

  凌遥一脸好奇地搬了根凳子来坐下,将笔记的第一页翻开。

  “踏斗天罡的神明啊,请拯救这个恶灵的孩子吧!”

  扉页上写着的一段话赫然入眼,这句话的意思很容易理解,想必笔记中的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她们遇到的男孩了,于是凌遥接着翻开了第二页。

  “1979.12.8

  小武今天满五岁了,我正打算给孩子做些平日里爱吃的玉米馍馍,没想到那人又来了,她可以不用敲门就直接走进我家,光凭这点就跟孩子他爸一样该死!她让我尽快把孩子交给她,可这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即使继承了他父亲一半的肮脏血统,那也是我的亲骨血!我绝不会让她把孩子带走的!我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别做梦了,孩子和那东西我一样都不会给!从今天开始我要把一切都记录下来,绝不会让她如愿以偿!”

  …………

  …………

  “1979.12.12

  昨天发现鱼缸里的鱼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今日黑虎觅食回来也倒在了家门口,小武问我,‘妈妈,为什么我喜欢的小动物都会死?’看着他天真无邪的样子,我只能偷偷把眼泪吞了回去,故作镇定地安慰他说:‘不关小武的事,是因为黑虎已经老了,他太累了走不动了,所以才会一直趴在地上睡觉。’,没想到小武却哇地哭起来,‘妈妈,你骗我!我不想喜欢你了!要是我太喜欢你的话,你也一定会死掉的!’,听到孩子哭的声音,我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冒出来了,虽然这几年来已经渐渐习惯,可孩子说出口的话却让我感到欲哭无泪,他才五岁啊,怎么能有这么沉重的想法?我暗暗发誓,绝不会让孩子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

  …………

  “1980.1.10

  新带回家的贝贝也死了,我不敢问小武是怎么回事,趁他去上厕所的时候,我偷偷把小狗尸体扔到了楼下垃圾桶,告诉他贝贝不见了,看着他失落的脸,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都怪我当年遇人不淑,才害得如今的小武这么可怜,如果能让他有个正常的童年,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小武,是妈妈对不起你!”

  一口气看到这里,每篇日记的内容都不算多,除开第一页里出现的“她”,基本上都是一个用心良苦的妈妈在小心呵护着儿子敏感脆弱的内心,好让孩子尽量变得和同龄人一样活泼外向,不去察觉自己的异常。

  另外记录的就是为数不多的日常琐事,穿插一些孩子的成长历程之类。

  这本笔记很厚,凌遥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翻。

  “1980.3.26

  她已经连续三天来找我了,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啊,她竟然假装好心地告诉我,想要留住小武的命,就得在他成年之前将他封印起来,到时候孩子看起来只是像睡着一样,并不会真正死去。我当场就跟她急了,我怎么可能答应?照她说的那还跟植物人有什么区别!可是她却道貌岸然地谴责我,把孩子整天关在房间里不见天日,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呵呵,她懂个什么!我儿子只要能笑能跳说话,能够继续活下去,这些事都轮不着她来操心!”

  …………

  …………

  “1980.5.4

  昨晚小武发烧了,哭了整整一夜,我急坏了,却也不敢带他上医院,只能守在孩子床边用毛巾给他擦身子,到天亮的时候终于把烧给退下去了,我刚松一口气,隔壁王叔却跑来敲门,问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发生过地震,为什么今早起来他家的窗玻璃全碎了?我随便找了个借口给搪塞过去了,现在该怎么办?照这样下去这事迟早瞒不住,小武一定会被当做怪物给带走的,我该怎么办?!”

  …………

  …………

  “1980.7.24

  她今天又来了,简直是阴魂不散啊!依然还是劝说我将小武封印起来,我知道她主意打得不错,没了小武,她不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抢走那两件东西了吗?我不会让她得逞的!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拿来有什么用,但看起来对她十分的重要,反正我就是死也不会交给她的,死了这条心吧!小武最近已经渐渐懂事了,不大爱哭了,只要他不发出高频率声音,应该就不会有事吧?”

  “1980.8.1

  完了,一切都完了!小武,妈妈该怎么办?”

  截止到一九八零年八月一日的日记中就只有这么两句话,下面是用钢笔大力涂划出来的凌乱线条,有些地方甚至戳破了页面,厚重的墨水渍直接穿透到了下一张页面上。

  仿佛是一个人在遭遇了极度的恐慌之后,内心崩乱而发泄出来的害怕和压抑。

  之后中间空白了整整近两年的时间,没有任何的只言片语,在笔记的接缝处明显留有被人为撕去的痕迹,一直到一九八二年五月,才开始有了接下来的内容。

  这时凌遥抬起头看了一眼角宿,原本想问些什么,却发现他此刻表情怪怪的,登时明白自己离真相已经不远了,她迅速地埋过头,迫不及待地看了下去。

  这一看,立马把她吓得跳了起来。

  只见这一页的前排几行,清清楚楚地写着:

  “1982年5月21日,我以她提出的要求来到了佛都地宫中,准备在这里将两年前参与地宫修葺的十四名工匠,全部按照计划杀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