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内讧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133 2019.06.06 19:23

  角宿吹着口哨,一脸愉悦地走向门里,这会儿凌遥气该消了吧?这个鬼机灵的怒气一向都是来得快也去得快,哪会真被自己随意的两句调侃就惹恼?说不定看见自己平安回来高兴还来不及呢,就这么顺应了自己的意思,那可就……嘿嘿嘿……

  角宿天马行空地在脑海里想象着凌遥对他投怀送抱的样子,脸上的笑意遮都遮不住,他一脚踏进屋内,笑容登时僵在了脸上。

  二三十平米的单身公寓只需要一眼尽可以一览无余,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浴室门半敞开着,鬼宿一只手搭在门把上,正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己,而里面的凌遥却心慌意乱地在朝鬼宿大吼,“快把衣服给我拿过来啊!”

  角宿呆呆地楞了几秒,一句话也没有说,他把手里提的一堆东西靠墙放好,然后关上门默默地退了出去。

  “喂,角宿,你……”

  鬼宿暗自捏了一把汗,这下误会大了!

  他不忘记拉过行李箱的伸缩杆,用力地往浴室方向推了出去,“接着,丫头!”然后紧接着朝门外冲了出去,他拉住已经准备下楼的角宿,“角宿,不是你想的那样!”鬼宿急切地解释着,“那丫头不小心摔了,我一时情急,所以才……我可是什么都没看到啊!”

  角宿一把将鬼宿的手甩开,眼中妒火中烧。

  “你真的什么都没看清楚?”

  鬼宿以为角宿相信了自己,忙不迭地点头回答道:“真的什么都没看清楚!”说完却发现这话说着怎么那么别扭,才惊觉是掉进了角宿挖的坑里。

  他再要解释,却被角宿怒气冲冲地打断。

  “那你是想看清楚什么?你还想看得多清楚啊?非礼勿视你懂不懂?现在你一定感到很遗憾吧?鬼金羊,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打地宫里出来的时候我就算是看明白了,你一副假仁假义的让我去追人家,结果还不是自己先撵了上去?不过就是喜欢她嘛,喜欢你就说啊,丫头丫头,看你叫得多亲热啊!对不起,我角木蛟行的正站得直,朋友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还懂!抱歉打扰你们了,我走了!”角宿一股脑说完,冷着一张脸就要走。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鬼宿见角宿一副被嫉妒冲昏了头,口不择言颠倒是非的样子,一时气急,他再次扯住角宿的胳膊,“角宿,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听我说……”

  “该冷静的人是你!你在这跟我较什么劲?还不赶紧回去看看你的‘丫头’吧,别把人家娇滴滴的小女生给摔出什么毛病喽!”角宿一副放飞自我的模样,反正老子就是不爽,今天偏要破罐子破摔,咋地?

  鬼宿见角宿完全不听自己解释,而自己又半天插不进话,一时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距离上一次见到角宿这样毫无理智的失去判断力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大概有一千多年了吧,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久,看样子他是彻底放下了,那时候……

  “有毛病的人是你吧?!你能不能稍微讲点道理?好歹几千岁的人了能别动不动就拿出一身的孩子气来,我看你根本就是白活了!”

  身后冷不丁传来一阵怒斥,鬼宿随即收起思绪回头一看,只见凌遥已经穿戴整齐,双手叉腰一脸怒气地瞪着他们。

  她原本有些尴尬地担心角宿误会,所以收拾好自己以后就赶紧追了出来,没想到竟听得角宿说出这么一番醋意浓浓的浑话来,真是幼稚,可笑!

  “丫头,你怎么出来了?”鬼宿感激地对凌遥递了个眼神,就像一瞬间见到了救星,他趁机扯过角宿的胳膊,说道:“走吧,别在这儿让人看笑话了,先进屋里再说。”

  角宿见凌遥一出来,本身的气势顿时没了一大半,他灰头土脸地跟在鬼宿身后走了回去,在经过凌遥身边的时候,甚至连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自知理亏的他一言不发地在桌旁坐了下来,凌遥看都不看他一眼,径自去收拾起自己的行李箱,鬼宿见状连忙问道:“丫头,你这是要干嘛?”

  凌遥头也不抬地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嘴里不在意地说道:“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导致你们之间产生什么误会,我还是走好了。”

  角宿一听,登时站了起来,“要走也是我走,现在鬼宿回来了,刚好你们可以一起去地宫查探真相,我就不跟着掺和了。”说罢转身又要往门外走。

  “你给我坐下!”即使鬼宿脾气再好,此刻也有些急躁了,他一把将角宿按到椅子上,语带不悦地说:“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这样?多大点事儿啊?不就是一个误会嘛,解释清楚不就行了,这个要走那个要走,你们至于吗?”

  角宿虽然心里已经清醒了过来,但事已至此,他一时找不到台阶下,干脆别过脸不再说话。

  鬼宿接着说:“我这次回来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你们知不知道,杀死肖枫的那个人就是天市宫的宫主白曜星使!这次她会亲自现身,并不是代表着偶然事件!”

  凌遥顿时停下手中的动作,惊讶地转过身看着鬼宿,等着他的下文。

  “经我查实,白曜星使已经在九州蛰伏了几十年,身份一直以来都是个迷,你们最好小心一点,她的目的可不是仅仅拿到灵珠碎片这么简单,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在她的酝酿之中!只是我现在还不太确定,等时机成熟了我再告诉你们吧,所以拜托你们能不能有点团队协作精神,不要老是为了一些毫不相干的事情就起内讧?”

  鬼宿话音刚落,角宿就急忙问道:“白曜星使?她竟然是白曜星使?你确定你没有查错?”

  鬼宿点点头,算是肯定了角宿的疑问。

  角宿不安地站了起来,抱着拳在屋里来回走动,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白曜星使,她竟然是白曜星使,我怎么会没有想到是她呢?难怪我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来,没想到居然会是那个女人!”

  说着便将视线越过鬼宿看向了凌遥,企图探知对方心里的想法,而凌遥刚好也是一脸错愕地望着角宿,鬼宿带回了这么重要的线索,这哪还是她惦记私人情绪的时候,她立刻问道:“角木蛟,蒙面女子就是白曜星使?你这么紧张干嘛,这白曜星使究竟是什么来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