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奇怪的女人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1019 2019.05.16 23:49

  角宿渴望地望着凌遥,希望她点头,同时也希望她就此打住,不再继续追问下去,鬼宿临走之前对他说的话令他胆战心惊,如果可以,他宁愿不要再继续下去,什么圣灵珠,什么复兴北极宫,通通都见鬼去!

  “我……”凌遥欲言又止,事情也不算预料之外,但是得到角宿的亲口证实还是有些茫然无措的。

  角宿一脸严肃地站起身,朝凌遥作了个揖:“圣女阁下,如果您现在选择放弃的话,或许我可以殊死一搏。”

  “事情当真那么严重?”

  凌遥收起眼泪,别扭地看着角宿,什么圣女,什么殊死一搏,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比较习惯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这样一本正经的他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实不相瞒,当日灵珠飘向了九州八荒,在下坠的过程中,不排除一些碎片被卷入了空间间隙,因而流落到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地方,这将给收集碎片带来非常大的麻烦!而灵珠强大的灵气会在合体的瞬间,因为相互之间的引力作用而产生剧烈的灵力爆发,也就是说,在拿到最后一枚碎片时,圣女可能会作为代价而被反噬。”

  角宿一字一句说得极其痛苦,不敢看凌遥一瞬间变得诧异的脸,他也是今早才知道作为圣女所要付出的代价,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鬼宿对凌遥的态度始终是若有若无,这个女孩,极有可能会成为三垣与太君之间争夺的牺牲品!

  “目前三垣已经洞察了所有秘密,他们心里打着小算盘,企图让圣女代替他们找到灵珠后坐拥其成!不过依目前来看,他们暂时还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人身伤害,因为在他们眼里,你的利用价值远远高于眼前的利益,等到四珠合一的时候,才给予北极宫致命一击。”

  “不过我担心的不是三垣会不会突然发疯,而是摸不清他们到时候会耍出什么样的花招来强取豪夺,那群人面兽心的东西,他们是没有人性的!”

  角宿愤恨不已,冲动地说道:“我这就回青龙宫回话,说圣女不愿背负此等重任!”

  “不!我愿意!”

  角宿一时望着凌遥,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圣女!”

  凌遥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沾染的尘埃,他盯着角宿的眼睛,固执且坚定地再次说道:“我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的愿意!”

  “请你从今往后不要再叫我圣女,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平凡女孩,我想我的身世应该与圣灵珠密不可分,这就是我想要寻找的答案,我也有我的私心。”

  凌遥看着角宿,突然内心一片坦然,此刻没有什么是比搞清楚自己存在的意义更为重要的。

  当然,自己曾承诺过的话也不是随便开玩笑的,既然是自己亲口接下的这份任务,就得当做与自己命运息息相关的责任,这是凌遥一向秉持的原则。

  正在二人争执不下的时候,突然手边铃声大作,凌遥拿起来一看,是煜祺打来的,想必应该是到了。

  她正欲接起来告知煜祺自己的打算,对面的房门却再次洞开,那个面容惨白的女人从房内幽幽地走出,一脸倦意地看着他们。

  凌遥并没在意,而是随即按下了接听键。

  突然,女人以极快的速度夺过凌遥手中的手机,一把扔向了楼道的隔间,歇斯底里地朝二人嘶吼:“你们还有完没完?!”

  对方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凌遥来不及反应,眼睁睁地看着手机抛往隔间的窗外,“咻”地不见了踪影。

  凌遥目瞪口呆地站在走廊中,整个过程让她措手不及,角宿见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不想在刚碰到女人的一瞬间却如弹簧一般被弹开。

  角宿不可思议地瞪着眼前这个女人,脑子里飞速地查找着有没有关于这号人物的记忆,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警惕之心顿起,他运出火灵球毫不犹豫地击向对方,却不想火灵球直接从女人身体穿透出去,在半空轰然炸响,并没有伤到对方一丝一毫。

  “角宿,这是怎么回事?”凌遥在旁心神大乱,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事情?

  那女人对二人的反应视若无睹,沉着一张脸继续骂骂咧咧:“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再吵吵闹闹的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也不理睬他们,独自退回房内,“嘭”地一声将房门重新关上。

  角宿二话不说追上去,拼命拍打着房门。

  对方绝非善类,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一定要搞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如果是韩逸墨安排在这里的内线,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消失!

  房门再次被打开,出来一个年近古稀的白发老太婆。

  “年轻人,有你这么敲门的吗?”太婆脸色明显不悦,垮着一张脸瞪着门外的人。

  角宿没想到开门的竟会是一个太婆,一时显得有些尴尬,不过他依旧急切地向老人打听:“阿婆,刚才那个女人呢?”

  太婆听角宿这么一问,满是褶子的脸上露出一副不可名状的奇怪表情,她不由自主地嘟嚷了一句:“见鬼了,怎么一连好几天都有人来问……”

  角宿说:“什么好几天,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家就我一个女人!”阿婆不耐烦地回答,然后再次企图将门关上。

  可惜未能如她所愿,角宿迅速地钻进门缝,将门框死死抵住。

  “阿婆,不可能吧,我刚才明明见过她啊!你是说那个女人不在这里?”

  太婆见角宿这么不讲道理,一时气愤说:“你想干什么?快放手,再不放手我要喊了啊!”说完扯着嗓子就朝走廊里喊着:“快来人啊,有贼……”

  话音还未落,嘴巴就被捂上,只能瞪大了眼睛“唔唔唔”个没完。

  角宿一脸讪笑,面容讨好地对她说:“阿婆,我们真不是坏人,只是刚才从这道门里确实出来了一个凶巴巴的女人,您能不能将您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听完马上就走,绝不打扰您休息。”

  太婆挣扎着示意角宿赶快放手,角宿不放心地看着她:“你保证别再嚷嚷我就放开你。”太婆连连点点头。

  角宿这才将手拿下,看着面前的老妪大口喘着粗气,身体晃晃悠悠似乎快要站立不稳,眼看着要晕过去。

  “诶,小心!您还好吧?”角宿一把扶住太婆失去平衡的精瘦身板,将她慢慢挪进屋里,找了张椅子让她坐了下来,随后朝凌遥挥了挥手让她跟进去。

  趁太婆喘气的档口,角宿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间同样是一居室的屋子,室内摆设极为简洁,所有的物品一目了然,确实不见了那女人的身影。

  “真是奇了怪了!”角宿小声嘀咕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