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再遇肖枫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404 2019.05.08 21:34

  凌遥这下是真的犯了难,这么大一片水域横跨在东西配殿之间,再往后走才是中殿。

  水深及肩,如果强行下水,抛开自己不说,鬼宿和角宿倒是能勉强通过,但是不能保证水下的鬼脸蓝蛸不再出来作恶。那要是不硬闯,又该怎么过去呢?

  三人望着水面一时面面相觑。

  突然凌遥灵光乍现,将手里的权杖扬起,试探着说:“既然它可以自己飞起来,那会不会也能把我们带过去?”

  角宿一拍脑袋醒悟过来:“哎呀,怎么把这么厉害的法器给忘啦!那我们赶紧走吧?”

  鬼宿却望着凌遥,眼神无比担忧:“丫头,你知道如何驾驭它吗?”

  凌遥脸上写满茫然,自己误打误撞才算将权杖召唤出来,真要说如何驾驭,她根本连门都没摸到。

  管它的,先试一把再说!

  她对着手里的法器自言自语地说道:“喂,我怎么说也算是你的主人了吧?现在大家的天赋都没有了,剩下的就只能靠你了,你能将我们带过去吗?”

  说完三个人同时一眨不眨地盯着权杖,目光充满期待,过了半晌,权杖仍旧是一动不动。

  “哈哈哈,你个白痴!你以为它能听懂你的话?”片刻的失望过后,角宿随即大声取笑凌遥。

  凌遥扔给他一个大白眼,再次看向手中的权杖,“权杖权杖,求你了,带我们过去好不好?”凌遥一遍遍抚摸着光滑的仗身,口中不断祈求着。

  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手指却无意碰到了镶在凹槽里的橙色碎珠,碎珠滴溜溜转动着,只听见“咔嚓”一声,像是钥匙转动了门锁,权杖倏地从凌遥手里窜出,以极快的速度膨胀至几十倍大小,虚浮在三人面前。

  角宿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变得巨大无比的权杖,心里羡慕不已,没想到这家伙还真听得懂人话,果然是个好宝贝!

  “哈哈,成功了!”凌遥迫不及待地跨了上去,待坐稳之后感觉还挺结实,便挥挥手招呼鬼宿和角宿一同上去。

  “都快上来吧。”

  鬼宿一言不发地攀了上去,当角宿也准备往上爬的时候,仗身却摇摇晃晃地剧烈抖动起来,似乎承受不住三个人的重量。

  “我去,它什么意思?”角宿气急败坏地骂道。

  凌遥一脸无奈地看着角宿:“看来只能同时坐两个人,角宿,你再想想别的办法看怎么过去吧。”说完拍拍仗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鬼宿若有所思地叫住凌遥。

  “鬼宿?”凌遥一时不解。

  鬼宿顿了顿,似乎在理清自己的思绪,随后才对二人说:“这件法器的灵力似乎与圣灵珠碎片息息相关,如果我没猜错,碎片收集得越多,权杖的灵力才会越强,但要将法器的作用发挥到极致,只有不断的往凹槽里填充碎片,目前我们只找到橙珠的其中一枚,也难怪权杖承受不住。”

  角宿听罢,无可奈何地说:“罢了,那你们过去吧,反正我的天赋也被莫名的磁场给克制了,就不去拖大家的后腿了。”

  说完往地上盘腿一坐:“我坐在这里等你们出来。”

  鬼宿见状有些哭笑不得,他赶紧解释道:“角宿,要不我下来和你换换,你和凌遥先行过去,回头再来接我。”

  凌遥想了想,觉得办法可行,便一口应允了。

  待三人皆跨过水面,终于来到地宫中殿时,凌遥才将权杖收回到手里拿着。

  中殿跟前殿比起来高度、宽度比例类似,并无其他特殊之处。三人分别围着殿内察看着,发现靠近北边的墙体浸水更严重了,看来这地下排水系统损坏得不是一般的厉害。

  “啊!!!”

  寂静的空间里忽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吓得角宿一个激灵,赶紧回头一看,只见凌遥趴在墙角不断地呕吐着。

  这女人又打算出什么幺蛾子?角宿不由得皱起眉头,还是往凌遥所在的位置跑去。

  凌遥红着一双眼,已经说不出来话,她闭着眼往旁边指了指,那里摆着一只半人高的铁箱,二人好奇地往里一探头,当看清了里面的内容物后,角宿首先控制不住地干呕起来。

  铁箱里密密麻麻的混杂着蛞蝓、船蛆、沙虫等数不清的软体虫子,随着身体不断地蠕动,皮肤间的黏液相互胶着在一起,粘糊糊地拉出恶心的长丝,而这些令人反胃的虫子居然装了满满一整箱!

  鬼宿啼笑皆非地看着“哇哇”狂吐的两人,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凌遥一个娇滴滴的女生也就罢了,可角宿也跟着瞎起哄是怎么回事?

  “是哪个变态这么没有公德心,居然在这里养了这么大一箱虫子,呕……”角宿捂住嘴巴不停地作呕。

  凌遥别开脸,嘴里依然喘着粗气,表情显得有些不可置信:“除了养殖场会大批量采集活体成虫作为饲料,我实在是想象不出哪里还会需要到这么多的虫子!”

  鬼宿一听顿时皱起了眉:“你说什么?养殖场?”

  “对啊,有些大型养殖场会用虫子作为饲养特种动物的吃食,但是一般都是黑粉虫之类的,没那么恶心。”凌遥回答。

  “哦,是这样啊……”

  凌遥急不可耐的拉起鬼宿和还在一旁作呕不已的角宿,背转身就走:“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一分钟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三个人一路往后殿的方向走去,没想到才刚踏出中殿,凌遥却再次听到前方隐隐地传来一阵响动,类似有人推门走动的脚步声。

  “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有?”凌遥问。

  “嘘!”二人同时对她比个噤声的动作。这动静如此明显,大家都无一例外地听得清清楚楚。

  鬼宿靠近二人小声叮嘱道:“这里肯定还有其他人在,至于是一个还是几个,大家都小心点,尽量在一起别走散。”

  凌遥忽然回想起之前的事,靠在鬼宿耳边对他说:“对了,在你昏迷的时候有人曾偷偷跟着我们,角宿之后在石窟门外发现了切面崭新的碎瓷片,那人一定是在暗中偷偷跟着我们,先一步去了后殿!”

  鬼宿一点也不奇怪,这种情况他在来时就有所预料。

  “如果是抢在我们之前进入后殿的,那么我基本可以断定,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需要在我们到达前被尽快转移或是销毁。”

  “那还说什么,直接去把对方抓出来不就知道了,本公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算计。”角宿恼怒地说着就要往后殿去。

  “慢着!”凌遥叫住角宿,她将手里的权杖拿了起来,“去,看看前面究竟是什么人。”

  权杖立刻脱手而出,听话地朝后殿的方向窜了进去。

  没一会儿工夫,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啊”的一声惨叫,“怎么这么快就捉到了?”三人心下一惊,忙不迭地朝前方奔去。

  待走近一看,地上一动不动地躺着一个人,而权杖晃悠悠地在一旁对着疾步而来的凌遥摆动着仗身,那得意的模样似乎像个考试合格的小学生在等待家长表扬。

  三人好奇地靠了过去,埋头往地上一看,异口同声地诧异道:“肖枫?怎么会是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