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街头混混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069 2019.05.27 22:28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们特意选择了这条无人的山路,道路两旁都是荒废的田坎,四周黑乎乎的杳无人烟,只有车头的大灯照射着前方凹凸不平的路面。

  车上的人听到动静立刻躁动起来,小王第一个站起了身。

  但车窗外大部分视线受阻,也不知下面是个什么情况,小王打算立刻跳下去看看,才刚一伸出头便失去了知觉。

  剩下的几人见小王一声不吭地栽了下去,知道事情不妙,顿时乱成一盘散沙。

  “要不是看在你们都是普通人的份上,早就一把火灭了你们!”角宿冷着脸走到驾驶座一把扯开舱门,将坐在里面的人拎了出来。

  “喂,你要干什么!”那名矮胖男子神色惊慌,手舞足蹈地想要去抓住车门。

  角宿一把将驾驶员扔在地上,刺眼的大灯登时晃得他睁不开眼,不明所以的驾驶员连滚带爬地朝车屁股奔去,角宿不疾不徐地追上去一脚踢向他的屁股,那人登时摔了个狗吃屎。

  司机哭丧着脸回过头来惊讶地求证道:“你是怎么发现的?”不该啊,他自认为没有什么地方露馅,怎么这么快就被拆穿了?

  角宿凌厉的剑眉皱成了个倒八字,瞪着司机冷哼一声,“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们了,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傻嘛!”他瞟了一眼车上正在探头探脑的两人,说:“也不知道剩下的是不是也像你这般精明?”

  司机看着一脸寒霜的角宿,知道今天算是交待在这儿了,自认倒霉地跪坐在地上默不吭声。

  这时凌遥明白自己的戏份已经演完,刚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驾驶员捂着嘴巴,一脸惊惧地看着角宿,地上还掉着一颗血肉模糊的牙齿。她知道角宿一定会带着她们全身而退,于是暗自退到一旁,等着他将事情办完。

  角宿捡起路边的一块石头拿在手里掂了掂,转头问道:“我看你是个聪明人,就给你个选择,是想被活活烧死,还是被石头砸死?”

  司机大惊,朝他连连摆手,“别别别,我们只是拿钱办事,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但你得放我一条活路!”

  “说!”角宿怒视着对方,盛气凌人地呵道。

  司机低下头不敢看角宿,几人只是街道里普通的混混,平日里习惯了欺软怕硬,冒充执法人员本身就不敢张扬,幸好这里远离闹市,不然就算对方不办他,也早就被围观群众剥皮削骨,绑进局子里了。

  为了活命,他不敢有半分隐瞒。

  “那……那人让、让我们将你们三人带、带去那边山顶上……”司机哆嗦着说。

  “那人是谁?”角宿没有半分迟疑地问,他得尽快解决对方。

  他在太婆房间里就已经嗅出了不对劲,哪有人民公仆会不顾及伤员照单全收的?幕后一定还有推手,猜来猜去除了三垣的人,实在是想不到还会有谁如此针对他们,只是没料到三垣竟是派帮窝囊废来,要武力没武力,要气势没气势,比他想象中的更好解决。

  司机终于抬起头,一脸的状似无辜,“我不能说……”

  “你说不说?”角宿拿起手里的石头,作势往司机头上砸去。

  “等等……我说我说!”

  司机抬手挡住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表情极为纠结,像是在做什么痛苦的决定。

  “那个人叫苏桢,是个半老徐娘,她给了老大十万块定金,让我们按照她给的地址去找你们,之后再带到山顶上就可以再领剩下的十万,我们也是拿钱办事的,至于你们有什么恩怨,雇主不说我们也不会问的!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司机一口气说完,跪在地上扑通扑通地朝角宿磕了几个响头。角宿转过身不再看他,大喊了一声“滚!”,那人屁滚尿流头也不回地朝黑暗中跑去。

  角宿一身寒气地朝车厢走去,车上的两个人见状翻身爬到后座,一个掐着脖子一个用枪抵住腰,把躺在后排的煜祺挟持起来。

  “你……你要干……干什么……信不信我……我马上毙了她!”拿枪的那人额头上浸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角宿和司机的对话他们一字不漏地听进了耳里,此刻他将食指扣在扳机上,眼神慌乱不已。

  眼见着伪装被拆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拼一把!来时雇主可没告诉他们对手是什么实力,都怪老大见钱眼开,如今想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目前一行七人中已经被对方解决了三个,他心里一下子没了底,只希望另外两人能及时赶到他们该去的地方。

  还好,还好,那倒戈相向的废物司机没有将这事一并透露给对方,自己还有底牌在手,说不定能博得一线生机。

  角宿眼里的寒意直抵对方眼底,冷冷地说:“放开她!”

  那人身子颤了一颤,竟然鬼使神差地松开了握枪的手。

  “卢东!你手里拿的可是枪!你忘了雇主是怎么吩咐我们的吗?千万别怕他!”掐着煜祺脖子的另一个男子满脸青春痘,见同伴被对方一句呵斥就吓得开始退缩,他焦急地出口提醒。

  卢东果然定了定神,再次将手中的枪抵上了煜祺的腰。

  “我说放开她!”角宿语气沉了下去,脸上的雷霆之气俨然掩盖不住,仿佛下一秒就要让二人命丧黄泉。

  “你有本事就把我俩杀了,否则想要人?没门!”满脸青春痘的男子壮着胆朝角宿吼去,自己手里有人质在,还怕他真杀了自己不成?不如索性堵上一把,如果真赢了,说不定就能独吞剩下的那笔钱了!

  角宿已经走到了车门处,车内的两人忍不住朝后缩了缩,只是车厢里空间狭小,使得他们这一举动显得可笑又多余。

  “我不想再跟你们废话!如果还想给自己留一条活路,那就赶紧放开人给我滚!”角宿一字一句地说。

  卢东看了眼自己的同伴,内心有意妥协,只是碍不下颜面怕丢人,那个雇主也真是的,话不说清楚就让他们来绑人,搞得自己现在进退两难,还不知道会不会把小命也搭进去。

  他在心里默默地哀叹一声,早知道就不跟他们一起接这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