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濮阳煜祺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866 2019.05.18 23:53

  “角木蛟!”凌遥不忍地看向角宿,眼神里闪烁着一丝恳求。

  角宿朝太婆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了下来。那老妪眼睛直直地瞪着他,嘴巴半阖一动不动,他伸手在她鼻下探了探,已经没了气息。

  他无奈地对凌遥摇了摇头,“她已经死了。”

  凌遥十分震惊,她没料到对方真就这么死掉了,一时紧张地想上前去一探究竟。

  “别过来!”

  角宿随即制止住她,眼神里充满着遗憾,“别过来,会吓到你的……”

  凌遥并没有听从角宿的劝告,执意来到太婆面前,等视线略为清晰,她忍不住靠在墙上干呕了起来。

  眼前的尸体面容狰狞眼珠暴突,全身皮肤均被灼伤,烧焦的脂肪皮肉向外翻出,看不见一寸完整的地方,胳膊和脚都呈现一种极端的扭曲,死状极其可怖。

  角宿担心地想要过去扶起她,却被凌遥愤怒地将手甩开,“别碰我!”她猩红着一双眼,怒视着面前这个罪魁祸首。

  没想到他竟是如此杀人不眨眼的冷血之人,那太婆并没有伤害到她,却因为她而付出生命的代价,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他!

  “凌遥!你能不能清醒一点?这绝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妇人!”见凌遥抗拒着自己,角宿瞬间急了,“她一直在误导我们,此人不除定会留下祸患,到时我俩都会没命,你怎么还能有妇人之仁?”

  凌遥拼命摇头,面似寒冰,“角木蛟,她不过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而已,无论如何错不致死!”表情俨然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角宿抓狂地一拳砸在墙上,不想墙面抖了一抖,随即掉出碗口大的一个孔洞。

  洞口朝外传出阵阵黑气,幽幽地伸出了几只滑腻腻的白色触手,那柔若无骨的玩意儿就像是长了无数只眼睛,对着二人巡视一番后直接绕过角宿,伸向了凌遥!

  凌遥还沉浸在对角宿的愤恨之中,根本没搞清楚对方是什么东西,而那家伙速度太快让人来不及反应,她已经被卷向了半空中。

  细长的触须灵活地扭来扭去,像是在和她玩游戏,然后突然急剧地松开,她俯面朝下地向地面砸去。

  凌遥吓得尖叫连连,忍不住大声呼救。

  “凌遥!”

  角宿好看的五官一时间紧紧拧在了一起,他急促冲上前去,稳稳地接住从天花板上摔下来的凌遥。

  那怪物孩童般顽皮地挑逗着二人,黏腻的触须来回扭动着,突然再一次朝凌遥袭来。

  凌遥惊魂未定,看着迅速向她伸过来的触手腾地从角宿身上跳下,朝着门外就跑去。刚靠近门口,不想听到走廊上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

  “好啊,我说魏凌遥同志,原来你在这!打你电话干嘛不接,我都找了……”随着声音的接近,对方话还没说完,紧接着一声失魂落魄的尖叫,“天啊——这是什么?!”

  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凌遥头疼地想,她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找来了!

  凌遥哪有机会跟煜祺解释,看着越来越多的触手渐渐逼近,角宿一边腾出手施法,一边用力将她加速朝门外推去。

  只见数十只火球快速融合到一起,形成一把锋利的火焰镰刀,对着已经伸到眼门的触手砍去。

  那怪物一哆嗦,须角齐刷刷地散落一地,剩下的半截吃痛后快速往洞口缩回,角宿趁机追了过去,这时触须已经全部退回到厕所隔间,孔洞处也不再冒黑气。

  角宿再也没有丝毫犹豫地将门一把扯开,登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满墙的粪便和污秽物赫然入眼,门后的夹板上有几只巨大的窟窿,除此以外窄小的空间里空无一物。

  凌遥见角宿走进了卫生间,这扇门终于被打开,而那触手怪也没如想象中再次出现,于是忐忑着重新跑了回来。

  煜祺在旁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自觉地尾随在凌遥身后,完全搞不清到底出了什么事,“凌遥,能不能给我个解释?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凌遥一心惦记着厕所里的秘密,只顾着向屋里跑去,头也不回地说:“煜祺,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解释,你先回对面屋里等我,我一会儿就来。”

  一向胆大的煜祺反而跟得更紧了,天生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战胜了即将萌芽的恐惧,下一秒却看到了躺在厕所门外的太婆尸体,吓得一把从背后拉住凌遥,眼睛埋进凌遥颈后不敢直视。

  “那……那是什么……怎么会……会有死……死人?”

  凌遥也挪开了自己的视线,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回答道:“你就别管了,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

  走到厕所门口,门缝虚掩,强烈的恶臭从里面传了出来,刺激着两个女孩的感官。凌遥捂住口鼻一边朝厕所内伸头看去,一边问:“角木蛟,你发现什么没有?”

  话一说完,凌遥才吃惊地发现厕所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角木蛟?”凌遥喊道,“你在哪儿?”不到五平米的空间哪里藏得住什么人,角宿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眼前。

  凌遥不安地瞟向了门后,没人!她怀揣着恐惧,全身神经绷紧,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煜祺壮着胆子跨过地上的尸体,从凌遥背后凑了上来,“角木蛟?是刚才那个会变魔术的帅哥吗?”

  她对角宿印象很深,除了亲眼见到他使用火灵球御敌的惊魂一幕外,又再见他奋不顾身将自己置于险境,只为保护凌遥得以逃脱,煜祺内心触动不已。

  也对,在当今这个帅哥倒贴富婆,美女都嫁丑男的社会,人心大多浮躁,哪还见得到外表这么俊逸却又甘愿护花惜玉的男人。

  话又说回来,自己刚刚一直守在门外,也没见人出去啊!

  煜祺见凌遥不说话,干脆也走了进去。呃,这实在也太臭了一点,那脏乱的墙体甚至天花板,都好像在昭告着这里曾长期生活着一个巨大的生命体,还有门后凹陷的窟窿,明显是经过猛烈的撞击后而遗留下来的产物嘛。

  这些天好友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怎么会和这种不可思议的事件扯上关系……

  就在煜祺纳闷的时候,凌遥感到耳垂上传来一阵拉扯,同样的情况在佛都地宫出现过一次,当时权杖耳环直接脱离了耳垂冲向湖底。

  而此刻剧烈的疼痛让已经深陷恐慌的凌遥雪上加霜,她忍不住出声呼救。

  “煜祺,好痛!”

  转眼权杖耳环发出刺眼的极光,煜祺鼓起勇气握住凌遥的手试图缓解她的不安,一阵耀眼的光芒掠过后,厕所里的二人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