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意外横生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214 2019.05.25 21:02

  两人朝一旁的煜祺看去,女孩纤弱的身子卧在冰冷的地面上,双目紧闭,沾血的刘海软趴趴搭在额前,手臂无力地垂落于身体两侧,脸色苍白没有一丝动静。

  凌遥忍痛跪行了两步,俯下腰身轻唤:“煜祺,煜祺!”

  女孩纹丝未动,凌遥心生惧意无助地看着角宿,“角木蛟,我明明看到小龙往你们身上施了些东西,跟着你就睁开眼睛了,可是为什么煜祺还是昏迷不醒?”

  “小龙?”角宿皱起了眉头,寻思着对方是谁。

  凌遥见状解释道:“小龙就是我的权杖耳环啊,刚才多亏了它,我们才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凌遥声情并茂地将他们晕倒后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了角宿,末了把拾到的笔记交给角宿,“喏,就是这个,你看看里面都写些什么?”

  角宿接过手瞄了一眼,将笔记收了起来,“你是说,你的血先沾到了法器上,之后它才发生变化的?”

  凌遥不明所以地点点头,“为何它突然之间就觉醒了?之前不是一直都……啊!难道是……”凌遥不确定地看着角宿,“难道是因为我的血液?”

  “目前看来应该是这样。”角宿回答道。

  凌遥不可思议地捂上嘴巴,搞了半天,激活小龙的关键就是自己的血!难怪一直没摸清楚要怎么使用它,想必黑衣人没告诉自己,也是因为怕吓着她,导致她不肯接受吧!

  难不成以后每次要将它真身召唤出来,都得事前先给自己放放血?

  nonono……这太暴力,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先出去再说吧。”角宿说完,招呼还在发呆着的凌遥一起把煜祺从地上抬了起来,慢慢将她背到背上。

  “我们走吧!”

  “哎哟!”凌遥刚跨出一步,随即忍不住弯下腰去,额头冷汗直冒。

  小腿肚上的伤口因为刚才的用力,而被牵扯得更深了,鲜血顺着脚踝不停往下流,角宿一时情急,忙将背上的煜祺放了下来,蹲下身去仔细查看凌遥的伤势。

  “怎么伤得这么严重?”看着凌遥脚上一指宽的裂口,因为猛烈的撕咬过后显得皮肉翻飞,“必须尽快缝合,不然留疤是小事,要是被秽物浸入骨髓,你这只脚就废了!”

  角宿担心得一把撕开自己的衬衣,绕着凌遥腿部受伤的部位紧紧地缠了好几圈,然后重新背上煜祺,“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得马上去医院!”

  说完将那扇门推开,久违的光线照了进来,凌遥有些难受地捂住眼睛。

  也不知道几点了,在门内待得太久,再加上触角怪物和男孩的袭击,体力已经虚耗得所剩无几,肚子也早已肋骨贴后背,估摸着此时怎么也该接近凌晨了,可门外竟然出乎意料的天光大亮!

  等两人跨出门外,才惊讶地发现,哪有什么霞光万照,窗外分明就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室内灯火通明形同白昼。

  七八个全副武装的执法人员站在屋子中央,正齐刷刷地回头朝他们看过来!

  凌遥和角宿尴尬地站在厕所门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凌遥缩到角宿身后,用祈求的眼神催促着他赶紧想办法。

  “太婆……”角宿回过神来,对方看样子是为了太婆的尸体而来。

  他们在太婆咽气后,跟着就被卷入门后的世界,谁也没来得及去处理摆在屋内的尸体,想必对方是接到邻里群众的举报,前来调查案情了。

  其中一个地中海发型、脑门散发着油腻的中年男人掂着肚子走到他们跟前,一张嘴,满口黄牙暴露无遗,“是你们杀了这位老太太?”

  凌遥一听,惊慌地猛摇着脑袋,她完全相信了对方,丝毫没有起疑,“不是,我们只是……”

  中年男人并没有理会凌遥的解释,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个记事本,像要登记什么。

  “把身份证拿出来。”

  “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也受伤了……”凌遥把头摇得更厉害了。

  “我让你把身份证拿出来!听不懂是不是?”中年男人不耐烦地出口大声呵斥,凌遥估摸着他应该是这群人里边的负责人。

  凌遥不服气地将自己的身份证递到了中年男人面前,随后不安地看了角宿一眼。这下可完蛋了!煜祺倒是曾替自己伪造过身份,可是角宿怎么会有凡界的通行证?

  角宿用眼神示意她冷静,淡定地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张证件递了过去。

  凌遥暗暗朝他投去的质疑目光,这家伙什么时候连证件都备齐了?

  中年男人接过身份证,看了一眼,“张良?魏凌遥?嗯,很好!”他抬起头冷漠地往角宿身后看去,“还有一位呢?”

  角宿见状趁机说道:“她伤得很重,我们得先去一趟医院,您看等她醒了再登记行不行?”

  中年男人一双鹰眸直勾勾地盯着角宿的脸,似乎在确认内容的真实性。

  过了半晌,竟然大手一挥,招呼剩下的几人,“撤,将三位嫌疑人一起带回局里审问。”

  角宿听说要去局里顿时急了,忍不住脱口说:“各位领导能不能通融通融,让我先把这两位女孩送去医院,您看她们一个昏迷不醒,一个伤得这么重,耽搁不得啊!等我送到医院我一定好好配合你们调查……”

  “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正是因为受伤了才要回局里去说明情况,自有法医替你诊断,像你们这种喜欢肇事的年轻人我见得多了去了,有什么疑问等回了局里再说!”说完不等角宿做出反应,径自从屋内走了出去。

  剩下的几人随后围了上来,打算将角宿和煜祺押着出去。

  “别碰她!”

  角宿瞬间大呵一声,他依旧背着不省人事的煜祺,锐利的眼神扫过一干人等,那几人碍于角宿瞬间爆发的凌人气势,纷纷知趣地缩回手。

  “那还不赶紧走!”一个高个子平头青年出口呵道。

  “真是狗仗人势!”凌遥小声嚅嗫着。

  他们凭什么怀疑自己杀人了?那太婆是被火灵球焚烧致死,以凡界的侦察手段并不足以被识破,还不是随便逮住个人就成了替罪羔羊,就让他们慢慢查去吧。

  “你还撑得住吗?”角宿一边往外走,一边担心地看向旁边一瘸一拐跳步走着的凌遥。

  凌遥侧头对他抿嘴一笑,宽慰道:“我没事,不就是去趟局里嘛,没准儿半小时就出来了。”

  她瞟了瞟身边几名执法人员,趁他们一个不注意,她悄悄靠近角宿耳边快速地追问:“老实说,你哪来的身份证?我魂都被你吓掉了!”

  角宿薄唇一挑,露出个神秘莫测的微笑,也不作答地继续往前走。

  “你们交头接耳的在说什么呢?还不快走!”带队的那个平头青年回过头来不满地说道,“要是再被我发现就立刻去禀报大队长!”

  凌遥缩回了脑袋,朝对方吐吐粉红可爱的小舌头,顿时噤了声,大队长,大队长有什么了不起!

  事已至此,她别的不怕,反之与先前的遭遇比起来,局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只是这一去,不知道今晚还能不能出来了。

  凌遥不替自己紧张,只一心惦记着煜祺的伤势,那法医是替死人做检查的,拿这么一个大活人去给他们摆弄,会不会出现更为严重的情况……

  她暗自叹了口气,一路上都在提心吊胆不停地胡思乱想着,反倒是忽略了角宿挂在脸上的胜券在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