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是神还是魔?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434 2019.06.03 23:03

  角宿抬起了英挺的眉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褪去从前阴柔的气质,行事变得果断狠决起来。他有些吃惊自己的改变,在天界的时候,除了应付三垣使出的各种明枪暗箭,日子倒也算过得舒坦自在,自从下了九州,很多事情都偏离了原本的轨迹,让他越发感到深不可测。

  也不知道鬼宿那边调查得怎么样了,他一直有种隐隐的直觉,仿佛那个蒙面的年轻女子跟他们眼前遇到的事情脱不了干系。

  如何才能把这一系列事情关联起来?角宿冥思苦想也不得其解。

  他对凌遥轻轻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并不知情,日记在此中断,证明女人已经进入了门里,至于之后又发生了哪些事,也只有那母子俩才知道。

  角宿想起还有一事没告诉凌遥,他招呼她靠近一点,“你说的这个问题我确实没想过,不过……凌遥,你先过来看这里,”角宿将笔记翻到了最末尾,指着那里几篇明显是被人为损坏过的纸张说:“这里还有几篇残页,像是被人故意抹掉了最重要的一部分内容,只留下这些不规则的孔洞,你能看出什么来吗?”

  凌遥一听,随即紧张地把头倚了过去。

  果然,在笔记的最后三篇纸页上,像是被用笔尖之类尖锐的物体捅烂了一样,零零星星散着一些拇指大的孔洞,其余部分遍布着女人谩骂孩子父亲的字句,断断续续充满着怨气,凌遥怎么看都不觉得有什么值得深酌的内容。

  要说真有什么重要的线索,也就是这些孔洞都涉及到孩子父亲名字,虽然通通都被毁掉了,但并不影响通篇语句的连贯性,而且作为一个被抛弃的女人,这样骂一骂发泄发泄好像也没什么不妥,只是看起来善良柔弱的女人,想不到也有这样暴躁绝情的一面。

  于是凌遥说道:“这看起来就像是正常的情绪发泄,我看不出什么来,况且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管那个男人当初是用什么手段伤害了母子俩,我们也没办法去找他出来对峙,更何况对方现在是生是死人在何方,我们根本就没有一点头绪不是吗?”

  角宿附和地点点头,“你说的很对,用凡界的时间来推算,离女人进入门里已经过去了有三十五年,这么长的时间里女人肯定迟早发现青珠的作用,将小武唤醒了过来,不管怎么说,现在唯一知情的两个人都已经死了,我们除了猜测其余什么也做不了。”

  “那可不一定,”凌遥挑了挑弯弯的柳眉,有了另一番想法,“从我看到的日记和你口中的转述的内容我总结出了几点:

  首先,这个在日记中出场率并不高的男人,一定有着非比寻常的身份,从他遗传到孩子身上的属性来看,这个人非神即魔,再从刚才残页上遗留的字句来看,应该是当年使出了什么下作手段骗取到了人家姑娘的芳心,等孩子一生下来就将母子二人遗弃的绝世大渣男!

  第二,这过去的三十五年可以掺杂太多的变数,如果我没猜错,在这期间小武曾不止一次从门内走向过现实世界,而之前扔掉我手机的那个女人——也就是小武妈妈,她并不是真正的小武妈妈,她其实就是小武本人!除此以外我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那个女人前后态度差异会有那么大,简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如若不然,那这个女人一定患有非常严重的人格分裂症!

  第三,小武随着年龄的增长,按正常年限来计算,他今年应该满四十二岁了,是个如假包换的中年壮汉,因为空间里的时间是静止的,导致他外表看起来跟当年被封印时的样子无异,但并不妨碍他在心智和遗传天赋方面的发育在突飞猛进,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你近不了他的身,也没有办法对他施展火灵术!

  第四,我们在门里看到的那团青色火焰,如果不是小武的杰作,那么很有可能是‘她’留下来抑制外来人员入侵的,作用就是每当有陌生人不小心闯入门里,青焰就会把对方引到触角怪面前让她杀掉!

  这样来想,既然有了触角怪的庇护,男孩绝不会轻易现身的这一点,就可以说明男孩出现在你面前一定是别有所图,他意外地没有对你发起攻击,而是直接把你引到了触角怪的身边,证明他有一定的感知能力,知道你有能力杀死它!

  可是这样问题就来了,小武一直都非常的爱他的妈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连为他牺牲一切的妈妈都不放过?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那就是小武已经彻底黑化了,他在醒来后见到模样恐怖的母亲,而且长时间和这样一个怪物生活在一起,心态早就发生了变化。”

  凌遥一口气把自己心中想到的问题全都说了出来,只是这会儿她单手托着下巴,眉毛皱得拧成了一团,她平时胆子小是小了点,但并不代表她就是傻,她就是搞不懂小武怎么会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拿到青珠,不过要不是有这层特殊的羁绊,那孩子可能早就跑出去祸害人间了!

  “不,我觉得那孩子本性也许并没有变坏,否则他怎么可能把他母亲唯一留下的笔记带在身上?这笔记的内容他一定也是看过的,他母亲为他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怎么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吧?你想想看,那孩子长年生活在独立的空间中,没有正常的童年和基本的社交,很容易误信谗言,我想他应该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会一时失足,做出这样有悖常伦的事情。”

  角宿发表完自己的看法,突然脑子里想到了什么似的灵光一现,他兴奋地说道:“对了,凌遥,你说太婆会不会就是那个‘她’呢?‘她’这些年没准儿一直守在门外监视着母子俩,有的是大把的机会去动手脚,不仅让小武知道了他妈妈身上的秘密,而且还利用这个隐藏的秘密逼他去做一些事情,总之,这个老太婆一定是整件事情的关键所在!”

  “嗯,你说的没错!由此可见,真要是如我们猜测的这般发展至今,太婆极有可能就是‘她’伪装出来的另一个身份!这段关系中自始至终从没出现过第四个人,而且从头到脚唯一剩下的知情人就是‘她’!”凌遥认真地说道。

  “可是这样依然无法解释太婆为什么会这么重视母子二人,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呢?”凌遥说罢咬着手指头在屋里踱来踱去,每当她集中精神去思考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地去啃自己的手指甲,似乎这样更能让自己静下心来理清思绪。

  角宿有一下没一下地用食指敲打着桌面,表情凝重若有所思。

  对,一定还有什么线索是他们忽略掉的,但那到底会是什么呢?

  屋内一时安静下来,只剩下凌遥焦躁地来回踱步声。

  突然,凌遥回过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角宿,角宿瞬间一个激灵,也同时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一脸震惊地与凌遥对视着。

  “肖枫!”

  二人异口同声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