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回城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181 2019.05.14 22:59

  角宿紧紧地控制住拼命挣扎的凌遥,不让她有一丝逃脱的机会,渐渐地凌遥放弃了抵抗,一动不动地任角宿霸道地侵犯着自己,雨点般的吻强势地落到她光洁的额头以及脖子上。

  直到唇边触到一片冰凉,角宿这才回过神般将凌遥一把推开。

  面前的女孩挂着两行清泪,朱唇轻颤,脸颊的肌肤如玉石般细腻白皙,却因极度气愤而泛出两朵红晕。

  角宿呆呆地看着不忍移开视线,即使对方正用一种无比怨恨的目光盯住他。

  “啪!”一个耳光刮在了角宿脸上。

  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角宿既没阻止,也不躲避,生生挨下了这一巴掌。

  “对不起……”

  角宿站起身来,似乎有些痛苦地将距离拉开,不明白今晚的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导致他做出这等不合常理的举动!

  “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说罢凌遥转身跑进厢房,“嘭”地将门大力关上。

  看着凌遥消失的背影,角宿一时间楞在原地,心里久久不能平息。

  …………

  …………

  天光蒙蒙亮,鬼宿便从房内走出,对着角宿耳语了几句,角宿立刻脸色大变,接着想询问什么,但鬼宿朝他摆了摆手,并没有去惊动沉睡的凌遥,之后便独自离开了。

  角宿站在凌遥厢房前,伸出手欲敲门,手指却停半空怎么也下不去,他自嘲地笑了笑,转而往大殿方向走去。

  僧众们已经做完早课,有几个小沙弥在院中打扫着落叶。

  原来人间四季分明,隔着遥远时空的距离,这里已经步入秋天了啊,不知几千光年以外的星宿宫里又是怎样一番景色?自己不过才来了几日,怎么就像过了好久好久。

  角宿不由得回忆起昨晚的事,嘴角的甜蜜未尽,他脸上开心地浮现一丝笑意,紧接着又后悔起来,一会儿要怎么面对她呢?

  “施主,不好了!施主!”

  角宿闻得朝声音的来源循去,只见释净急匆匆地大步朝他走来。

  “老头,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角宿迅速恢复平日里的浪荡,一把将释净截住,这老和尚又在耍什么花样?

  释净一边走一边喘着气,布满皱纹的脸上透露出不解和惊恐,看起来格外狰狞。

  待走进以后,释净急切地对他说:“施主,不好了,肖枫不见了!”

  角宿脸色一沉,问道:“究竟怎么回事?昨晚我们离开的时候确定他已经断气,难不成还有人劫尸?”

  释净急急地说:“今日早课前,老衲传来慧普和慧智,命他们将肖枫运到大殿外,准备开始今日的法事,谁知他们竟告诉老衲说昨晚在地宫外寻了整夜,均不曾看到肖枫的尸首,老衲心中甚是疑惑,于是便亲自去跑了一趟。”

  释净喘了口气,继续说道:“老衲寻遍了地宫附近,确实不曾发现肖枫尸首,只在地上捡到了这个。”

  释净拿出手里紧紧捏着的一团纸,角宿忙不迭地展开一看,回想起鬼宿临走前说的那番话,顿时朝后院的方向冲了出去。

  只见那纸面上用鲜红的字迹写着八个字:“四灵噬骨,圣女遗珠”。

  角宿冲到凌遥厢房外,此时太阳已经冒出了山头,仍不见凌遥起身,角宿使劲拍着房门,“开门,凌遥!魏凌遥!快开门!”

  敲了半天,门内没有丝毫动静,角宿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猛地抬起脚一蹬,房门顿开,他顾不上忌讳大步朝门内跨去,同时嘴里焦急地大喊,“魏凌遥!你出来!”

  屋内空无一人,所有的物品都摆放得整整齐齐,角宿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所有最坏的场面全都涌现出来,他颓然间一屁股跌坐在圆凳上,咬牙切齿地喊道:“韩逸墨!我要杀了你!”

  “角木蛟,你坐在我房里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角宿一瞬间跳了起来,他倏地朝门口看去,只见凌遥站在房门外对着他怒目圆瞪。

  “你去哪里了?怎么都不说一声!”角宿故作不悦道。

  “我去哪里需要向你汇报吗?你想杀谁?看不出来你这浪荡少爷居然会如此嗜血,哼!”凌遥不屑地撇了撇嘴,走进屋里找出遗失在枕边的权杖耳环,二话不说回头便走。

  角宿不放心,紧紧地撵了上去,“诶,你要去哪?”

  “从今天开始,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别再跟着我!”凌遥火大地说。

  角宿跑到凌遥身前将她拦下,“肖枫不见了你知不知道?”他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我怀疑三垣会对你下手,从现在起,你必须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以内,哪里都不准去!”

  凌遥顿时忘了之前的不快,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肖枫不见了?什么时候的事?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角宿见凌遥有所缓和,于是对她解释道:“昨夜释净派去的人手发现肖枫的尸首不知道被谁带走了,地上只留了一张字条,通过这张纸条来看,极有可能是三垣的人干的,他们现在应该很会就会找上你,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和我待在一起,我们马上下山去,城里人多,他们应该不敢做得太明显!”

  “他们找我干嘛?我又没招惹他们!”凌遥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和三垣扯上关系了。

  角宿学着凌遥的样子扔给她一个大白眼,“当然得找你了,圣灵珠的碎片在你手上,他们不找你找谁?”

  凌遥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权杖耳环,心有戚戚然,原来是为了碎片。

  “那他们把肖枫带走又有什么目的?人都已经死了……”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鬼宿!”角宿说完立即后悔地闭上了嘴,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干嘛?

  看着凌遥黯然神伤的脸,角宿压下心中的不快,说道:“先别说那么多了,我们回城再做打算。”

  “嗯!”凌遥默默地点了点头。

  二人告别了释净方丈,便跟着下山去了。

  等回到鬼宿原来的出租屋里还不到晌午时分,凌遥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的手机从行李箱里翻出来,考虑到山中信号太差,也怕影响到自己分心,所以将手机放在包里没有拿出,而刚来临祁的那晚手机便已经没电关机了,这会儿凌遥才想起将电源接通。

  没想到刚一开机,无数条微信和未接来电“哔哔哔”地让手机一通震动,凌遥逐一点开,除了濮阳煜祺那丫头,还能是是谁?

  凌遥正打算向对方汇报说自己一切安好切勿担心,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角宿示意凌遥别动,自己起身走向了房门。

  “笃笃笃笃!!”

  那人似乎急不可耐,一刻都不能等待,仓皇而又激烈的声音传入耳里让凌遥一阵阵心惊肉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