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我是谁?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070 2019.04.24 23:30

  青龙孟章、白虎监兵二人立即从紫微太君身后一跃而出,原本还沉浸在自我意识中无法回神的凌遥当机立断,条件反射地拉起女孩转身就跑。可事实证明她的行为仅仅是徒劳,一个转瞬便被带到风口浪尖之处。

  “魏凌遥,本座就问你一次,你可知道自己何罪之有?”太君依旧冷着一张脸,当着众人的面责问道。

  “我一觉醒来已经躺在这里,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要……”凌遥牵着女孩的手频频后退,她试图解释,只是越想解释,越无法理清自己混乱的思绪。

  我能有什么错?不过是不小心闯入这不明之地的一介凡人而已。

  等慢慢回过神后,凌遥开始惊讶于眼前这位太君竟如此神通广大,他是怎么知道本姑娘的名字?刚想开口询问,却见一旁的女孩早已被眼前的情形吓得说不出话,拽着凌遥的手心被浸出的汗水完全湿透,小小的身躯不住地往凌遥身后躲去。

  太君并没有对凌遥做出任何回应,垂目盯着小女孩瑟瑟发抖的身子,鄙夷地嗤笑一声,“八百年前陵光将你从曜星池旁给捡了去,你不好好待在朱雀宫里,却溜入太清殿毁我天界至宝,如今休怪本座容不得你!”

  居高临下,太君倨傲的声音如响雷在二人头顶同时炸开,震得女孩和凌遥一瞬间不知所措。

  魏凌遥?这女孩竟也叫魏凌遥?那我又是谁?凌遥心里的疑惑被不断地拉扯放大,脑袋里若有若无的片段似电影般一帧帧晃过,之前酸楚的感觉又回来了!她竭力控制住自己想要呕吐的欲望,想要再看清楚一点,但是画面转瞬即逝,只留下依旧混乱的思绪。

  女孩连连摇头,“太君,我不是故意要摔碎圣灵珠,只是那珠子一直尾随于我……所以才……”女孩带着哭腔说道,她自觉已经很小心了,而一个孩童的好奇心和对美好事物的向往,使得她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罢了。

  “够了!”韩宫主不耐烦地上前一步,打断了女孩的话。“我们没有时间在此陪君上处理家事,这孩子当然留不得,还请太君尽快定夺,给我等一个说法!”

  凌遥一听急了,强自压下心中的不适感,拉着女孩齐齐跪了下去,说道:“太君息怒!我们不应该躲起来偷听各位讲话,这孩子还小,况且她并不是故意摔坏灵珠,就请太君原谅她吧!”凌遥心急如焚,这老头到底想干啥呢?

  不管这孩子是谁,即便仅有一面之缘,但女孩单纯机灵的眼神让她很是喜欢,何况她是她在这里唯一认识的人,早在心里将女孩当作了朋友,朋友有难,定当两肋插刀鼎力相助的。

  “唔……”太君依旧像是没有听到凌遥的话,甚至看都不曾看她一眼,“是该给个说法,不过不是因为尔等!”语毕,手腕一转,取出怀里的法器噬魂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剑刺向女孩的咽喉。

  “君上且慢!”从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呼,只见一位将士模样的盔甲男子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君上!请剑下留人!”

  不过已经太迟了,紫微太君手中的噬魂剑已经深深插入女孩的喉咙,一霎那温暖的血液爬满了凌遥整张脸。

  她忘记了害怕,错愕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来不及抹去沾在嘴边的血腥气息,狠狠地攥紧拳头,仍由指甲嵌入掌心。她向来内心纯善,时常还会接济路边的流浪猫狗,甚至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实在是不能接受如此残酷的画面。

  又或许她根本不懂,在眼前这个世界,本就命如草芥。

  盔甲男子疯狂地趴在地上查看着女孩的呼吸,直至确认女孩已经彻底死去,一阵静默之后,随即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喊。

  良久,他取下头顶带着的头盔,祭放在女孩身旁,缓缓地站起身来,在回过头的一瞬,凌遥登时呆若木鸡!

  这不是机场那个白头发杀马特男吗?!

  凌遥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她再也忍不住了,打算上前问个清楚,如果此情此景确在演戏,那未免太真实了,真实得让她忍不住想要马上喊停!

  而此时的白发将领显然已经目光发红,起了杀意,根本没注意到朝他疾步走来的凌遥!他对着三垣众人所在方向不顾一切地狂奔过去,在触碰到凌遥身体时,恍若无物的穿透让凌遥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渐渐升起。

  “执名,休得无理!”太君心里即便等着看笑话,但面上却仍旧出手将他拦下。

  “君上!你不该杀她!”执名痛苦地看着太君,眼底噙着泪。

  这孩子原是八百年前来到陵光执掌的朱雀宫,届时对于这个捡来的孩子,青龙白虎二宫的掌事神领孟章和监兵一直保持比较排斥的态度,所以这孩子除了养育她的陵光姑姑,从小就只跟他亲,眼见着孩子就这么没了,执名当下内心痛不欲生,还是说,但凡他想保护的,最终都会离他而去?

  “呵呵,我还说是谁在这上演生离死别,原来是玄武宫的执名呐,你身为四灵神君之首,怎么?为了一介弱质孩童,便要与我三垣为敌吗?”韩宫主用不屑的口吻继续挑衅着。

  “你……”执名内心的痛苦无法宣泄,再不顾太君阻拦,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参天鼎朝着对方呼啸而去。

  此时三垣这边,见众人争执却一直缄默的广倰宫主大步向前,将手中的佛尘朝着迅捷飞来的参天鼎大力一挥,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强烈的震波在空气中扩散开,“阁下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等无话可说,且各凭本事吧!”那看起来不温不火的广倰丝毫没了继续打舌仗的耐心,一个下马威将众人唬住之后,欲将拂尘再次舞起。

  一时之间太极宫外战事顿起,浓浓的硝烟味弥散在空气中。那韩宫主和妙龄女子纷纷上前祭出自己手中的法器,与执名纠缠在了一起。

  事已至此,太君仍旧坐观上壁,丝毫没有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