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给你最后的爱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1222 2019.06.01 23:55

  角宿此话一出,凌遥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从日记上记载的内容来看,那个美丽的女人才应该是男孩的生母,那么太婆之前所说的话基本上可以断定是在做戏。

  可太婆临死前的哀求和悲伤的眼神,也实在不像作假,莫非她真有什么想要极力去保护的东西?如今真相已经随着太婆的消失而石沉大海,凌遥猜不透个中原因,只好把期望寄予角宿接下来的话里。

  “女人回家等了七天,‘她’终于来了,并且给女人带来了一件让她彻底陷入绝望中的事情。

  ‘她’告诉女人,下个月初一恰逢三十年一次的日月相会,要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还没能让小武苏醒过来,那么孩子很有可能会发生异变,到时候就算是‘她’也没有办法再扭转乾坤。

  因为太阳属阳月亮属阴,阴阳和合化生万物,而下个月恰逢凶星罗睺出现,届时遮天蔽日阴阳流转,新生事物很容易就会出现。

  女人听后疯了一般给‘她’跪下磕头,哀声祈求‘她’去救救孩子,那日记里缺失的一年多,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使得女人彻底转变,视‘她’为救命稻草,一旦抓住了就不轻易撒手。

  最终‘她’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好歹是答应了放女人进入封印小武的地方,去见孩子最后一面。事到如今,女人已经没了选择,能去见孩子一面也是好的,她只好同意了‘她’的建议。

  几百天以来的日思夜想,当女人看见躺在如薄冰般沁凉的黑玉台上,像个初生婴儿般沉睡不醒的孩子时,她痛苦地大喊出声,接着就凄怆地奔向了自己的儿子……”

  凌遥听到这里,实在是忍无可忍,她出声打断了角宿,“停停停!”

  角宿举手投足间正说得声情并茂,一时莫名其妙地停下来看着凌遥,不知道这女孩又怎么了。

  “角木蛟,你都快把我讲哭了,一个大男人能不能别这么煽情,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口才,不去搞传销真是可惜了!”真是的,这家伙怎么就不能好好讲话,非要把情绪渲染得悲伤不已。

  角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回了凌遥一个浅浅的微笑:“谢谢你的夸奖,嘿嘿……”

  凌遥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无语地朝他挥了挥手,罢了罢了,还是说正事重要。

  角宿接下来把后面的事情参照日记中记录的重点,尽量还原给了凌遥。

  “那女人心疼地抚摸着儿子的脸,这一年多以来,时间仿佛在小武身上停留了下来,孩子还是当初被封印时候的模样,没有一丁点的改变,而自己却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魔不魔的模样,不知道孩子有一天真的睁开眼睛,看见这样的妈妈会不会吓得再也不愿意亲近自己。

  她难过地趴在儿子身边哭了好久好久,突然眼中火辣辣的感觉又上来了,她痛苦不堪地捂住眼睛,没想到疼痛居然越来越强烈,甚至比在地宫中时更为严重,她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感慢慢蔓延至全身,她挣扎着想朝黑玉台撞去。

  但嘴里的触须不受控制地漫天飞舞,遮挡了她作为人类短小的身躯,慢慢的,她的眼睛被蒙上了一层新的薄膜,这层薄膜以极快的速度增生着,渐渐覆盖住她原本的视网膜,不停地向上扩张,在头顶形成两团巨大的绿色晶体。

  与此同时,女人的行为彻底崩塌溃散,虽然身体不受大脑控制,但心里是清醒着的,她眼中饱含泪水,眼睁睁地看着嘴里长长的触须伸向了面前的儿子,将他卷了起来!女人在心里疯狂的抗拒着,可下一秒却将儿子朝空中高高地抛起……

  就在小武的身体即将落向地面时,‘她’突然出现在了女人面前,一把替她接住了急速坠落的孩子,重新放回了封印的黑玉台。

  女人这时已经魔怔了,嘴里的触须直奔‘她’而去,不过‘她’显然是没那么简单,要对付此刻疯魔的女人简直是小菜一碟,她轻易就把女人制止住,然后立刻将她带了出去。

  回到现实世界里的女人逐渐恢复了正常的意志,原本还能在太阳落山前维持着人类女性的模样,偏偏这多出来的两团绿色巨眼已经在头顶生了根,女人的头部彻底异化了,她不得不保持这种无法言喻的状态,从此便再也不能说话,也表达不出丝毫的情绪。”

  凌遥忍不住一阵唏嘘,后面的事情角宿不用说她也已经明白,那青珠钻进了女人眼里,按照之前三人的经历来说,这枚青珠是可以改变空间的波频,使其成为完全无声状态的,只是女人失去了自我抑制能力,没有发现罢了。

  角宿的话还在继续,凌遥安静地听着,没有再打岔。

  “‘她’看着女人无端生出的绿眼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告诉她,是时候可以去陪她的儿子了。

  女人一听开始兴奋地舞动着触须,‘她’接着说,让她在日月交汇阴阳和合之时打开卫生间的门,就能进入到封印小武的那个世界,至于小武能不能醒过来,就要看她是否能克制住自己的魔性了。

  日记写到这里也算是结束了,在那女人投身门后的世界以前,不知道是以怎样的心情写下了这几篇记录,不管怎么样,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应该是幸福的吧,毕竟那个全封闭的黑暗空间里有她一生的精神所托。”

  重新回顾了一遍日记的内容,角宿此刻心情有些闷闷的,这对母子颠覆了他心中关于亲情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结局确实是挺可怜的,女人放弃所有,包括曾经如花似玉的容貌,只为了留在那个漆黑压抑的世界里永远陪伴着她的孩子。

  可惜的是当初自己并不知道她身上背负着这样一段故事,否则一定不会轻易的痛下杀手。

  凌遥见角宿说完以后竟怔怔地楞在原地,心中有几分不忍,不过她还存有几点疑问,于是开口说道:“那小武后来醒过来了,怎么会知道她妈妈身上有青珠的存在?而且我感觉他好像是有意要引我们去杀掉他的妈妈,好将青珠夺为已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