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遥望星河的少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这个任务,我们接下了!

遥望星河的少女 一七17 2174 2019.05.04 21:44

  凌遥一行人默默地随主持来到了后殿内的会客室,肖枫将主持扶于正堂主座,待其坐定后暗自退居一旁,用审视的目光扫视着座下的一众人等。

  “各位请随意。”主持伸出手示意凌遥她们落座。

  “老衲法号释净,担任安庆寺主持已数十年有余,施主有何疑问不妨向老衲直言。”释净不愠不火地说道。

  “方丈言重了,我们来到贵地只是想寻回曾丢失的物品,并没有刻意打探隐私的意思。”鬼宿微微颔首,眼神略带清冷。

  “哦?”释净挑了挑雪色的银丝白眉,询问道:“不知道这位施主丢失的东西来自何方?如何会在我佛都中出现?”

  “涉及个人隐私,恕在下无可奉告。”鬼宿笑了笑说。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们敢闯地宫,难道还怕说出来让大家知道吗?”肖枫忍不住出口道。

  “肖枫,住口!”释净出口呵斥,声音洪亮掷地有声,哪像是已过垂暮之年的老者。

  肖枫心有不甘地退回原位,眼中的狠毒藏都藏不住,灼伤的皮肤还在火辣辣的疼,今日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老衲既然答应将秘密告诉你们,就一定不会食言。”

  “师父!你确定要……”肖枫急了。

  “老衲从不做没有把握之事,三位施主既然有缘来到此地,也好让你们提前有个准备。”释净将肖枫的话打断。

  角宿随即朝着肖枫嗤了一声,一脸的不屑,转而看见凌遥一副好奇心大动的模样,心里的鄙夷更为强烈了,怎么御灵宗偏偏就选中了这个傻白甜?空有一副甜美的外表,谁知道脑子里装的全是稻草,以后还不知道要拖多少的后腿,啧啧,真是像猪一样的队友!

  “地宫乃佛都建造之前便已存在,至今已逾百年,具体是在哪个朝代修建的,时至今日我等再也无从得知。”释净叹了一口气,开始缓缓道来。

  “地宫的主体是摩崖造像,这是一种在原始山体上直接雕刻成佛的造像技艺,难度非常之大,一次出错可导致整个佛像毁损,连整片山体也就无法再次雕刻。这种技术鼎盛于唐宋,在明清前两百年便已失传,或许是当时人气过于兴旺,到了明朝之后,便又在地宫的基础上修建了东方佛都,与地宫一并作为梅州的顶端旅游产业对外开放。

  当时的临祁还称作古梅州,地宫当然也一直对外开放着。到了清朝后期,地方官员们发现摩崖造像风化严重,很多佛像造石都开始模糊不清,为保护文化遗产,便将其永久关闭,直至改革开放后,也就是三十多年前,在省美术学院的教授和十多位知名石匠的共同努力下,才渐渐还原了千年佛文化的神韵。”释净从主座上站起身,捻着佛珠慢慢向凌遥等人踱来。

  “这样不是挺好吗?那后来为什么反而成了众口不宣的秘密呢?”凌遥看着释净,眼里写满求知欲。

  “原本的确是好事一件,只可惜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不得不将已经修葺完毕的地宫再次关闭。”

  释净抬头看向天花板,似乎要把眼底即将溢出的荧光给生生逼回,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走过凌遥身侧,背向三人,继续往下道出了那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地宫修葺完毕后,举行了大型的剪彩仪式,当时宾朋满座好不喜庆,可就在大家纷纷沉浸在地宫重开的喜悦中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地宫的大门突然坍塌,两位项目负责人连同距离较近的几名宾客被当场埋于巨石之下。”释净的思绪似乎回到了事发当日,自己年纪轻轻刚接任主持之位,也受邀于众多宾客之中,亲眼见证了这次事故。

  “啊——”凌遥捂住嘴巴,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释净方丈竟然还经历了这般凶险的祸事。

  “事情当真如此简单,那也不至于再次封锁地宫,谁也没料到的是,在这次事件发生了不到半个月后,当时参与修葺的石匠便逐一消失,没有人再见过他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失踪了。

  大家都在猜测那段修葺的日子里,地宫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才导致了众多意外横生,可唯一的知情人,当初的美院教授却一直缄口不言,最终在石匠们失踪半年以后,捱不过舆论的压力彻底的疯了。

  后来有胆大的人再次进入地宫,却在后殿西墙的位置发现了大片的血迹,还有空无一物的佛龛,另外地宫的排水系统也出现了问题,当初修葺的时候明明将排水系统全部打通,却不知什么缘由其中一段一直淤堵,造成了地宫排水不畅导致终年积水,后来便彻底关闭了。”

  释净说完,再次叹了口气,“事情就是这样,数十年来景区全面封锁了消息,如今的游客更无一人知晓地宫的存在,至于施主是从哪里打听到的,既然不便对老衲讲,老衲便也不问了,只是老衲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施主别见怪。”

  说完对着三人俯了俯身,肖枫见状忙不迭地上前搀扶,他一脸不情愿地对释净说:“师父,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让弟子去做,为什么要求他们?”

  释净别过肖枫扶住他的手,权当没听到他说话,依然抬头注视着面前的一行人,缓缓道:“刚才在主殿外所发生的事,都怪老衲教导无方,老衲在此向三位施主赔个不是。”

  鬼宿听罢,开口对释净承诺说:“主持您有什么事尽管讲,只要是在我们能力范围以内的一定竭力相助。”

  释净顿时大喜,连忙低头道:“老衲先行谢过三位施主。”

  “老头,你说吧,需要我们帮你什么?”角宿仍对之前的事耿耿于怀,听完释净一席话,心中不免动容,拉下脸来附和。

  他走到角宿面前,表情慎重地对他说:“在老衲看来,能控制火灵球的绝非寻常人物,我只在史书里见过,而像施主这般能随意操纵的,老衲闻所未闻。”他转而看向凌遥和鬼宿,继续说道:“老衲拙见,三位施主并非来自现实之中的寻常人,不管你们要进入地宫寻找什么,老衲只有一事相求,便是将那事故的原由找出,解开地宫的秘密,让佛主的千年神韵得以重见天日!”

  “没问题,这个任务,我们接下了!”三个人难得的异口同声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