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帽子的囚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伪造的黄金

帽子的囚笼 七叶紫仓 1827 2020.10.18 09:00

  缪斯局长皱着眉头看着面前堆积在一起的金光闪闪的“黄金”。

  这些黄金,有的是锻造好的金币,有的是金砖,更多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物体。

  这些黄金的数量是如此之多,以至于需要督魔者们专门空出一个仓库来存放,或许说是来丢弃更适合。任何人走进这个仓库,都会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走进一条龙的宝库。

  但是这种错觉注定只会是一瞬间,因为他们很快就能发现这些“黄金”的异样。

  有的金砖上出现了一块块石质的斑纹,有的金币已经半块化为了铅,而有的黄金看上去非常的正常,可是假如通过特殊的手段观察,就会发现混沌的气息,那是扭曲现实的产物。

  这些全部都是伪造的黄金,以凡人被允许使用的9环魔法和其他被诸神允许的常规力量的水平,真正的黄金练成是不可能的,但是用奥法或者其他超凡力量模拟出黄金性质,制造假金却是非常的简单。

  毫无疑问不论那种伪金都是违法的,而且,只要同阶的破魔法就能让他们露出破绽。

  “罗萨德,你觉得帽子是什么样的人。”

  站在缪斯局长身后一个督法者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他,非常的放松,喜欢强调他真的完成了完美炼金,此外只是抱怨伙食了。”

  听到这里,缪斯的眉头更紧了,这听起来,就和普通的“民间炼金师”没有什么区别。每年都会有这么几个自以为是的蠢材,叫嚣自己有着跨时代的发现,受到法师界的迫害,却连3环奥法的术式都写不全。

  “罗萨德,你说,什么人,会为了什么原因,对黄金炼成如此热衷呢。”

  纽斯说着,她的视线缓慢的扫过那茫茫一片伪造的黄金。这些黄金堆在一起,没有分类,没有编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扔在这里,不知道因为哪个案件被扔在这里。

  她身后的督法者思考了一下,开口道:

  “我想,大多是为了钱吧,然后,就是名声。”

  “这个帽子会是为了钱么。”

  手握着至少一件传奇阶的道具,虽然不知道具体有什么作用,但是只要向法师协会出售,至少就能一辈子富裕的活着了--哪怕是以法师的标准。

  “那,就只能是为了名声,总不会是真的为了学术吧。”

  “一个为了名声的人,会把自己的来历从头到尾都遮蔽了么,他,连自己的法袍上的扣子都做了遮蔽,至少9环,甚至传奇级别的遮蔽。”

  “更不可能是学术,第二次炼金革命后,真正的黄金炼成已经在理论上证明,超越了9环的极限了。9环魔法的极限是铜的真实炼成。一个正常的人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能推翻炼金革命的成果。”

  罗萨德停顿了一下,突然笑着说道:

  “或许,他只是想找个由头,让人上上下下对他透视一遍,证明他掌握了传奇级别的遮蔽。”

  “如果不是因为市长的医生这层关系,恐怕没人会去关心一个3阶囚犯。”

  纽斯举了举手中的报告:

  “伪造黄金,在第5位阶破魔法下表现出了衰变。”

  这位局长扫视了一下身后的督魔者们,这些督魔者大概有十多人,有一些来自为了这个帽子的案子组建的临时小组,有的是鉴定科的人,自然是当初负责做出这个鉴定报告的人。

  纽斯局长的笑容让那些鉴定科的人有些发抖。

  或许一个拥有传奇阶遮蔽的人物,未必真的能完成黄金炼成,但是至少他能做出抵御破魔法的伪装和保护,至少不至于在第五环就暴露。这是很明显就能发现的疑点,负责这个案件的检验人员只掌握了第四环破法术,按照规定,他们应该调取第五环的破魔道具再做尝试,然而,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直接作出了报告--这是事后的调查里,这个小组成员所招供的。

  如果他们当初尽职一点,督法者们至少不用因为一个不大不小的罪名把一个疑似传奇法师关到监狱里了。

  现在既然已经抓了,那么一切就只能按照程序走了。

  如果这个帽子不能证明他真的完成了黄金炼成,那么不管他是不是传奇法师,他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完他的牢。

  而今天便是他证明自己的日子,督法者们已经在法师区的魔法试验场搭建好了传奇位阶的破法阵。

  这场闹剧终于就要画上句点了。

  而这场的闹剧的起点,便是鉴定科的玩忽职守,这也是缪斯局长今天来到这里的原因。

  即便已经过了那么多天,缪斯仍旧有有一种不真实感。

  她灵性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似乎危险就在眼前,可她还是毫无头绪。

  缪斯沉默着看着前方,目光似乎穿透了眼前的“金山”,射向了遥远的某个地方。良久,她叹了口气,正了正法袍,法袍上铭文的光辉也随之暗淡下去,这又是一次没有结果的占卜。

  缪斯成为预言系资深法师以来,已经很久那么无力过了。

  她回忆着那个犯人的样子,要是灵性的预警和那个帽子无关,那么今天过后,她就断了所有的头绪了,而要是和那个帽子有关,那么今天很可能就是危机爆发的时候。

  不论哪种,都可能是她这个靠着道具才能顶到8环的法师,所不能承受的。

  “或许,可以找哪个神明祈祷一下。”

  缪斯苦笑一下,觉得自己有了首席的幽默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