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东齐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王天成想救赎

东齐王朝 叶落的寂寞 2325 2020.03.01 20:00

  当所有人都睡去时,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来到大将军营帐前,在出示了令牌后,走进了大将军营帐。

  “大将军,小人崔世文求见。”

  原来鬼鬼祟祟的人影是崔世文,此时崔世文一身便衣,恭恭敬敬的跪在屈星剑面前。

  “站起来吧,把具体的细节给我描述一下。”大将军微笑的说道

  “是”

  然后崔世文就将事情的经过给大将军重新描述了一下,但是与王庆不同的是,崔世文主要描述的是王天成的一些事情以及王天成的一些表情变化,并且将敌军的谈话内容也说了出来。

  “这件事情我知道,应该不是冲着你们去的,王都那边还在调查,估计会牵扯进来很多人,但为以防万一,你这边多加防护,不要让王天成涉险。”

  “遵命。”

  屈星剑低头沉思了一会,又问道

  “王天成还没发现你吧?”

  崔世文沉思了一下,无奈的说道

  “属下猜测可能已经发现了。”

  听到崔世文的话,大将军脸色有些阴沉,他认为是崔世文没有隐藏好,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怎么说?”

  崔世文看到大将军脸色变化,明白大将军的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将自己弟弟与侦察兵发生冲突,和自己去解决的事情后,王天成的表情变化。然后又将刚才大将军问王天成生日后,突然向自己等人的方向看过来时,王天成的脸色变化以及自己猜想说了出来。

  屈星剑不相信,通过这些细节,王天成就能猜测出崔世文有问题,而且还能猜测出跟自己有关系。

  “哦?就这些他就能猜测出你有问题?”

  “是的。”

  屈星剑被崔世文的自信气笑了,因为他根本不相信王天成这么年轻就这么妖孽。但是没有再多问,而是挥了挥手,对崔世文说道

  “你先回去休息吧,就按正常方式与他接触就行,那只是你的猜测,不要有心理压力。而且暴露了就暴露了,这件事后,他也应该暴露在众人视线中了。”

  崔世文虽然不明白大将军的含义,但是他认为只要不伤害自己兄弟就行。

  “遵命”

  当崔世文缓缓退出屈星剑的营帐后,屈星剑嘲笑的自言自语道“我还是小看了你啊,有时间还需要再称一称你的斤两,看看你有多大能耐,是否机会夺下那个宝座。”

  “要是真的想崔世文吹的这么牛,嘿嘿……那就有意思了,不知道你知道这个消息后,是否还能安心的坐在那个位置上。”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斜的射入营地,营地内升起了袅袅炊烟,大将军营帐内坐满了前来议事的将领。

  大将军坐在主座上,他的前面是一张长长的议事桌,桌子上放着一张巨大的地图,地图左上角写着雁门关地貌图。

  当大将军准备宣布议事正式开始时,一名护卫走进来汇报,王天成、王天生两兄弟求见。

  大将军昨天正想要掂量王天成的斤两,这边自己就送上门来了,屈星剑感觉要是不下口都不好意思说他是屈星剑。

  “让他们俩进来吧。”

  王天成、王天生进入营帐后,单膝跪地,跪拜道

  “属下王天成、王天生拜见大将军。”

  “起来吧,我们要进行军议,你们站本将军后边也听一听,学习一下。”

  “谢大将军。”

  王天成、王天生两兄弟是想来问问,他俩这贴身护卫主要工作是什么。既然大将军让他们参加议事,那就先议事吧,其他的事情稍后再问。

  当王天成两兄弟站好后,大将军开口说道

  “本将军已经将目前的情况向朝廷做了汇报,但是我军不能只是驻扎在这里等朝廷命令。”

  大将军扭过头对王天成说道

  “王天成,你是否知道敌军将领是谁?”

  “不知道。”

  “敌军有多少人呢?”

  “追击我们的大约有五万人左右,驻守雁门关以及其他方向追军不清楚。大将军想了解这些情况,我建议将我兄弟李龙叫来,因为他善于观察这些,可能会给您提供更有用的信息。”

  “李龙?”

  “是的”然后王天成将李龙的情况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

  “哦?他能够记住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和对方说话的主要内容?”大将军对此表示怀疑。

  听到王天成的肯定回答,屈星剑立即派护卫将人找来,最后又叫住要了护卫,让其将王天成剩余兄弟都叫来。

  等护卫走后,屈星剑对众人说道

  “现在雁门关已经丢了,众位将军就当前形式说说吧,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大将军说完,下边陆续有人站起来发表了自己对目前局势的分析以及后续的安排,有说攻城的,也有说移步到雁门关驻扎等朝堂指令的。

  大将军只是面带笑容的听着,不说好也不说坏。

  等众将发表完自己的想法,屈星剑转过头看着王天成问道

  “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啊?”王天成根本没想到,屈星剑会让自己发表意见,被问得愣了一下。

  “没事,战前讨论,畅所欲言。”

  王天成先想到了葫芦谷的悲惨画面,又想到王天生半夜的惊恐惨叫。

  虽然当时该做的努力都做了,最后没有办法拯救所有人,但兄弟们还没有经过战争的洗礼,还没有麻木,看到就自己等人苟活,而其他人全部死亡,加之战后的凄惨画面,短时间内心里肯定难以接受,如果不做点什么,也许兄弟们要许久才能从噩梦中走出来。

  “属下认为,应该先将葫芦谷的尸体处理了。”

  王天成的回答有些出乎屈星剑的意料,现在大家都在讨论如何夺取雁门关,他居然想着先处理同伴的尸体,是因为自我救赎还是其他考虑呢?由于这些年听到的都是其他人的讲述,而不是自己的亲身体会,屈星剑想了解一下王天成的真实想法。

  “说说原因吧”

  这种场合,不能直接把心内深处的想法直接说出来,而是应该转换思维,通过讲述,让所有人都明白你的想法会给他们带来好处,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同意你的想法。

  王天成低头沉思一会,说道

  “原因有两点”

  “其一是敬畏,即是对死亡的敬畏,也是对生的向往。而且俗话说的好,死者为大,我们不应该让亡者的灵魂继续飘荡在葫芦谷内,因为那里的画面让他们愤怒、迷茫以及彷徨,此刻他们的灵魂一定期盼我们去解救他们,让他们得以解脱,忘记失败的滋味,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

  “他们的愚蠢导致了他们的失败,他们就应该继续品尝失败的痛苦,我不同意先处理尸体。”坐在屈星剑左手边的第三个将军站起来咆哮道

  “请这位将军不要把雁门关的惨败归结于士卒。”王天成怒视着站起来的人。

  “难道不是你们打了败仗么?不算你们头上,难道还是我的错?”

  听到这话,王天生的二劲儿又犯了,站在屈星剑后边用手指着他咆哮道

  “打了胜仗,就是你们领导有方,加官进爵,我们毛都没有;打了败仗就是我们士卒的责任了?你还能不能要点脸”

  有些人想要开口训斥王天生不懂规矩,但想到昨天仅仅是因为俞副将要处置他们几兄弟,大将军就发了怒火,因为众人都低着头假装被看到。

  站起来的将军刚想开口训斥,但看到大将军凌厉的眼神,又改为辩解。

  “我……不论是你们长官还是士卒都应该承担这份责任,还有你们自私的苟且偷生,以为大将军不处罚你们,你们就可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随着战起来将军的话,屈星剑脸色就越来越难看,他没有想到自己最喜爱的武将褚二虎都被俞副将策反了,屈星剑不悦扫了一眼俞副将,等褚二虎说完,大将军沉着脸问道

  “褚二虎,你是在对我昨天的决定有异议?”

  “属下不敢。”褚二虎不服气的梗着脖子说道

  “是不敢还是不会?”

  没有等褚二虎说话,屈星剑继续问道

  “你他妈的要是打了败仗,是因为你的士卒不敢上战场还是战斗中不够拼命?”

  褚二虎继续梗着脖子,也不说话,就那么气冲冲的站着,以沉默表达自己的不满。

  褚二虎的表情把大将军气笑了。

  “给我说说你哪里不满意,今天你要是不说出来个之乎者也来,就自己去领军法。”

  “凭什么?”褚二虎听到要让自己领军法,挨揍是不怕,关键是丢不起那个人。

  “是不是忘记我昨天说过,有人要是再有小心思,玩派系,乱站队,就自己去领军法?”

  “我没有。”

  “你怎么证明你没有?”

  “我……”褚二虎心虚的低下头,不知道怎么辩解。

  “怎么没话说了?”大将军继续用话语紧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