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东齐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俞成恩的作用

东齐王朝 叶落的寂寞 2574 2020.03.26 20:22

  “阿成,你要记住脚下的路是自己选的,脚上的泡也是自己磨的,失败了就要认。不要去祈求,因为祈求并不能换回成功,只会让你越陷越深。”屈星剑走到王天成旁边,拍了拍他的肩旁。

  “俞成恩他一开始就选错了,如果他能及时回头,他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结局。”屈星剑悲痛的继续说道

  毕竟俞成恩跟随了他这么多年,就算养一条狗,也养出感情了,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这次无论俞成恩的计划成功与否,他都是要死。

  既然这样,何不在他临死前,让他再发挥一次余热。

  王天成有一些大概的猜测,但具体的不清楚,于是问道

  “义父,方便跟我说说么?”

  “行,本将军就跟你说一说,让你也吸取一点经验,避免以后遭遇类似的事情。”屈星剑坐回座位上,喝了一口茶水。

  “十几年前俞老将军去世后,俞成恩家族逐渐没落,为了恢复家族的荣誉,他们家族选择了两条路一起走,其中一条路就是俞成恩找本将军帮助,另一条路就是其他人选择了一位王子投靠,想要弄个什么从龙之功,哈哈......”屈星剑嘲讽的笑道。

  “这次就是他们家族的人给他送的消息,让他找机会除掉你。”

  屈星剑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王天成,想看看他听到这个消息后,是什么反应。

  “难道俞将军不能拒绝么?”王天成不解的问道

  屈星剑以为王天成会愤怒,会咒骂,就是没想到王天成会关心俞成恩,但还是解释道

  “如果他不做,他的家族在那条路上就走不远。但做了,不论成功与否,他的家族都会受到优待,他有拒绝的权利么?”

  王天成还保持着原来的思维方式,很难理解这种家族利益高于一切的思想。

  虽然不认同,但他知道就算是他自杀的时候,他所居住的位面上,有些大家族也保持着这种传统。

  “他现在失败了,应该不需要死吧?”王天成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论成功还是失败,他都要死,他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

  对于俞成恩背叛他,而选择家族,屈星剑虽然理解,但还是很生气,所以他才没有强保他。

  如果当时他接到消息后,就告诉他,那么他一定会帮助其解决这件事情。

  但俞成恩选择了相信那位王子,而不是他,既然这样他有什么理由保护他呢。

  “难道他们还敢在半路刺杀俞成恩?”王天成有些不敢相信,如果他们要是刺杀俞成恩,无论多么隐蔽,总会留下一些把柄,如果被人追查出来就会陷入被动。

  “如果俞成恩到达王都,那群猪脑子肯定要受到处罚,但如果杀死了俞成恩,就算追查到他们,他们也可以找个人顶替。”

  即使与俞成恩有矛盾,王天成也不希望俞成恩这种将军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希望俞成恩是死在冲锋的道路上。

  “难道就不能留在我们军中进行保护么?”王天成想要保护这种敢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爱国将领。

  “阿成,你不恨他么?”屈星剑有些不解。

  “恨肯定是恨的,但这种爱国将领死于阴谋,有些难以接受。”前世的何天成最开始就是被人使用阴谋诡计,让其失去了生死兄弟,所以他可以体会到这种被算计之人的无奈。

  “就算把他留在军中,他也会死,因为只要家族一个信息,他就会自杀。”屈星剑愤怒的说道

  “卧槽,不会吧?这么刚?”对于这种行为,王天成表示难以接受,露出震惊的神色。

  屈星剑不知道自己的义子会怎么选择,但他知道,如果他站在俞成恩的角度,他一定会与俞成恩做一样的抉择,就好像他放弃了文学,继承了家族的责任;

  也好像他曾经为了避免家族受到伤害,放弃了心爱的女人。

  因此他对于上层的阴谋诡计深痛欲绝,这也是他常年不回王都的原因。

  “义父,那您将俞将军押送回王都又有什么目的么?”

  王天成感觉现在所处的大环境可能比以前的社会更加残酷,为了更好的生活,他想了解一下与自己亲近之人的性格特点,因此他想通过屈星剑对于这件事情的真实想法,从而猜测屈星剑的性格。

  “本将军就是要打草惊蛇,让他们派人暗杀,他们以为这件事情就可以这么了了?想的太美了。”屈星剑嘴角扬起一丝残酷的微笑。

  “义父您刚才不是说,他们会派人顶罪么?”

  “那是以前,这次他们想派人顶罪,需要看当今圣上同不同意,也需要看本将军是否同意,要是不割掉他们一大块肉,真当本将军是好欺负的?”

  “砍了本将军的左右手,就想这么了了?”屈星剑愤怒的低声咆哮道

  本来王天成还以为屈星剑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不在乎俞成恩的死活。

  但现在看来,不是屈星剑不在乎其死活,而是屈星剑已经没办法将其救活,只能通过报复,为他报仇。

  “义父,既然你说对方会截杀,那您直接让俞将军自己回王都就好了,您还派了那么多护卫,他们不是会白白牺牲掉么?”

  屈星剑较有兴趣的看了王天成一眼,猜出来王天成是想套自己的话,判断自己的为人。

  “真是一个聪明的小子,要是我亲儿子该有多好。”屈星剑心里感叹道

  “肯定要派人押送俞成恩,不然太假了。那些人都是俞成恩的忠实护卫,征求过他们自己的意见才派出去的。”

  “哦。”

  王天成感觉屈星剑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就从他要替俞成恩报仇就可以看出来。

  而且他还能够尊重他人的想法,不会强求他人,虽然心里有些阴险,但他对自己这么好,应该不会对自己使用就好。

  王天成沉思一会,继续问道

  “我的亲生父母是谁?上边没事就对我搞点事情,太刺激了,有些受不了。”

  “暂时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你现在知道了不仅对你没好处,还会影响到你母亲的安危。”屈星剑沉着脸,面色严肃的说道

  “可这些老鼠太恶心人了,只会背后使阴招,一群窝里横的败类。”

  屈星剑走到王天成面前,摸了摸他的头,大笑着说道

  “哈哈……不要理会他们,就当他们是磨刀石,当你闯过了这道难关后,后边就会畅通无阻。”

  屈星剑的心情有些变好了,于是问道

  “阿成,你有什么理想?”

  “我啊,琼浆玉液,美酒佳人,隔三差五聚他个三五人,吹牛打屁。”王天成想都没想,张口就来。

  “你说的生活我也想,但最好忘掉他或者藏在心里,因为你永远都不可能有那种醉生梦死的生活。”

  “为什么?”王天成愤怒的问道

  “你说呢?”屈星剑脸色同样不是很好,也许是被王天成的不争气理想气到了。

  “你们长辈没事就喜欢给后辈安排道路,就不能让我们自己选么?”王天成愤怒的咆哮道

  “你没资格。”

  营帐内又陷入了寂静,两个人四目互瞪,谁也不让着谁。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不知道为什么,屈星剑突然想到这句话。

  也许是王天成受到的挫折还不够。

  他准备将王天成支配出去一段时间,既可以让其锻炼一下,又可以避免俞成恩事件的后续事情,于是说道

  “阿成,这几天休整一下,后天去剿匪!”

  “我不去,那是地方负责的事情,不归我们管。”

  “这是军令,本将军会派人与地方沟通,并安排人给你指路,你先下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