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东齐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太监也有感情

东齐王朝 叶落的寂寞 2443 2020.03.23 20:19

  不帮助,不是不在乎,而是无法帮助;

  不过问,不是不知道,而是无法过问。

  寂静的长廊,在唐总管提着的烛光下,被拉起长长的影子,随着烛光的晃动显得越发飘忽。

  何鸿羲任由唐总管搀扶着,目光有些呆滞,好像正想着心事,而唐总管好像正在回忆着什么,偶尔还会偷偷的发出嗤笑声。

  “别笑了,嘴都要咧到耳根子了。”何鸿羲低下头,正好看到唐总管的傻笑,没好气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唐总管整了整神色,将笑容憋了回去,但是眯起的眼睛,还是漏出了非常开心的心情。

  “被小红虐的像个受气的鹌鹑一样,也能把你开心成这样。”

  “圣上,您心情不是也挺好的。”唐总管没有注意到,他这么说话,已经有些放肆了。也许还陷入在回忆中,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么放肆了。

  何鸿羲好像也陷入在曾经的回忆中,因此并没有注意到唐总管说话的语气,而是抬腿踢了他两下。

  “朕心情好不好跟你有个屁的关系,没事不要总揣摩朕的心事,老老实实把交代你的事情办好。”

  唐总管见何鸿羲心情不错,试探性的劝说道

  “圣上,今天您到这里有些不合适,万一被人抓住了把柄,那群人又要闹了。就算不闹您,也会给淑妃这边带来很多麻烦。”

  何鸿羲皱了一下眉头,思考了一会,对唐总管打趣道

  “怎么?心疼你的小红了?”

  “奴家这是为了淑妃好。”唐总管辩解道

  “哈哈......你说你都不能'那个'了,还总惦记人家小红。”何鸿羲笑着踢了踢唐总管。

  “奴家是为了淑妃。”唐总管红着脸强硬的辩解道

  “是么?那为啥夜里经常能听到你喊小红的名字?”

  “陛下您不能诬陷人。”唐总管红着脸心虚的小声说道

  “诬陷你?你说你有哪次守夜的时候,后半夜不是站在那里偷偷睡觉。睡觉就睡觉吧,看在你跟随朕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朕也就当做没看到,可是你偶尔还喊两嗓子,有时候高兴,有时候凄惨,弄的朕看奏章的心情都没有。”何鸿羲每说一句,就踹一下唐总管,开始唐总管还躲着,后面也不躲了。

  “你说你那么惦记着你的小红,这十几年咋不照顾一下呢?”何鸿羲的口气有些埋怨。

  看到何鸿羲有些不高兴,唐总管赶紧低声辩解,口气中有些愤怒,也有些无奈。

  “圣上,奴家也想照顾,可是越照顾那些人欺负的就越凶狠,后来就不敢了。”

  何鸿羲走上前拍了拍唐总管的肩膀坚定的说道

  “从今天开始,好好照顾她们,不许别人再欺负她们。”

  “可是......”唐总管有些犹豫

  “没什么可是,谁敢伸手,就剁了谁爪子。”何鸿羲面露杀气的说道

  见唐总管还有些犹豫,何鸿羲继续说道

  “一切按照常规矩走,出了问题,一切有朕在。”

  嬉闹了一会后,唐总管继续领着何鸿羲向前走,就与刚才一样,只是唐总管的嘴角一直带着微笑。

  何鸿羲走后,小红高兴的走进楼阁,准备伺候淑妃休息。

  “小姐,圣上来看您,您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还满脸愁容。”

  淑妃看小红满脸红光,漏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你啊,人家不来看你吧,整天弄个破布人偶在那扎;人来了,你又是打又是骂的,你看把人骂跑了吧。”

  “谁让他这么久了都不来看我。”

  看到淑妃嘲笑的目光,小红顿时满脸通红,继续说道

  “主要是我们被欺负了,他也不说关照一下。”

  “对,我就是生气他这个,狼心狗肺,亏得老娘早些年那么照顾他。”

  “哎呦,早些年你咋照顾他了,我咋不知道呢。”淑妃打趣的说道

  小红可能回忆到早些年一些有趣的事情,兴奋的说道

  “淑妃你是不知道,老唐年轻的时候非常能吃,但是他又不敢说,怕何老大说他是饭桶,因此总是吃半包,就我在见面的时候偷偷给他一些吃的,不然早饿死了。”

  “那是圣上,以后不许再叫何老大。”淑妃不悦的训斥道

  “那个位置有什么好的,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钻,看看你俩,郎有情妾有意,可是就是不能相聚,孩子还......”说着说着小红就委屈哭了起来。

  “这皇宫啊,就是一个大牢笼,有些事情,不是你说的算,而是牢笼外边看守的人说的才算。进入帝王家,这就是命。”淑妃有些厌恶的说道

  “那这些年他就不能照顾一下,就看着小姐你受委屈。”小红红着眼睛说道

  “他也是个苦命的人啊,年轻的时候不挣就是死,好不容易登上那个位置了,又被一群人盯着,不能随着自己的心意做事。”

  “他那么对您,小姐您还为他说话。”小红为自家小姐感觉不值。

  “有些事情,你不懂,休息吧。”

  虽然小红是自己的侍女,可是有些事情淑妃并不会对她说,就像这次何鸿羲说的事情,万一出现意外,她自己死不死倒是无所谓,就怕害了自己的孩子。

  ......

  黑夜笼罩的雁门关,寂静无声,大部分已经陷入到睡梦中,只能偶尔看到巡逻的人来回走动。

  已经睡下的崔世文被一泡尿憋醒,打算去小解一下,见他起来,与他睡在同一个帐篷的王庆也跟着他走了出来。

  “阿文,最近发生的事情,就感觉做梦似的,很不真实。”王庆走到崔世文旁边说道

  “哎呀,阿文你掐我干什么?”

  “你不是说不真实么?掐你一下,看你疼不疼。”崔世文斜了王庆一眼,说道

  王庆揉了揉被崔世文掐的地方,无奈的看着崔世文说道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不知道。”崔世文已经尿完,不打算跟王庆纠缠,准备回去睡觉。

  王庆拉住崔世文的手说道

  “阿文,你不要装糊涂,你知道我说的是啥。”

  崔世文挣脱王庆的手,看了王庆一眼说道

  “升官了,兴奋了?”

  王庆看崔世文在装糊涂,抓住崔世文说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阿成最近教的这些东西。以前我们根本就没接触过,他怎么会这么多?”

  崔世文无奈的看着王庆,其实他知道王庆要问这个,但是他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只要阿成不坑害自己以及弟弟,他才不会过问,更何况是在帮助兄弟们。

  “庆哥,你说阿成对你怎么样?”

  “没的说,比我弟弟阿福对我都好,怎么了?”王庆不解的问道

  “那就收起自己的嫉妒心,自家兄弟,你都要嫉妒么?”

  王庆想要辩解几句,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因为自己好像真的是嫉妒了。

  “庆哥,想想我们这么多兄弟,你以为就你聪明,就你发现了么?不是的,大家都发现了,但是为什么没人问阿成呢?因为大家都知道阿成是为了兄弟们好。咱们不像那些功勋贵族,从小就接受这方面教育,而阿成无私的将这些东西教给我们,不论他是如何获得,那都是对兄弟的信任,我们不应该嫉妒,相反还应该替阿成尽量隐瞒。”

  “不要多想,回去吧。”

  崔世文拍了拍王庆,独自走回营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