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东齐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何鸿羲的决定

东齐王朝 叶落的寂寞 2502 2020.03.22 18:00

  岁月匆匆,多少俗尘葬真情,莫思量;

  往事幕幕,谁言无言即无情,勿追念。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九曲回廊冷清清;碧瓦朱甍,飞阁流丹,昔日红楼已褪色。

  何鸿羲借着微弱的烛光,踩着脚下吱吱发响的木板,迈着沉重的脚步,缓缓走进一间荒凉的楼阁,楼阁内非常荒凉,四周还挂着陈旧的白布,大部分都已经破损。

  当何鸿羲走进正院时,一个中年女子走上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家小姐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不得无礼。”唐总管拦在女子与何鸿羲之间,大声呵斥道。

  “哎呦,唐大总管这么多年身高不见长,气势可比以前长进不少啊。”中年女子推了一把唐总管嘲笑着说道

  唐总管用手拨开女子的手,假装镇定的说道

  “你个疯婆子,不要碰我。”

  “哎呦,想跟我动手,还是怎么滴?”女子又推了一把唐总管,唐总管被推的倒退几步,最后还是被何鸿羲从后边顶住了,才没摔倒。

  “疯婆子,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唐总管色生内敛的说道

  “我就过分了怎么滴吧,你个娘娘腔。”女子愤怒的咆哮道

  “我们说好的,不准人身攻击。”唐总管躲在何鸿羲后边露个头,用手指着女子愤怒的说道

  “你限制我们出行,限制我们生活供给,还克扣我们每月的铜钱,生病了不许我们就医,你说我想怎么滴,你个臭不要脸的,老娘就骂你了,娘娘腔,娘娘腔......”说着,两行清泪顺着女子的脸颊缓缓流下。

  “你诬陷好人,我没有。”唐总管底气不足的辩解着,偷偷抬起头,用余光看着何鸿羲的反应,正好看到何鸿羲正用愤怒的目光看着他,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圣上,这几年奴家疏忽了,回去一定仔细查。”

  “查到了,都丢出宫去。”何鸿羲面无表情边说着边向前走去。

  “圣上,我家小姐已经睡下,不便见客。”中年女子拦在何鸿羲的前面,像个保护小鸡的老母鸡一样,张着双臂。

  “朕来见自己的淑妃都不行么?”何鸿羲双眼盯着中年女子沉声说道

  “我家小姐已睡下,请圣上移驾。”中年女子毫不妥协

  “小红,让他进来吧。”正当两人僵持着的时候,一个柔弱的声音从中年女子后面的屋内传出。

  “小姐......”

  “整个皇宫都是他的,我们只是寄居。”屋内又传出僵硬的声音。

  何鸿羲越过小红,推开房屋的大门,缓步走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简洁的布置,一张木床、一个梳妆台、一张破旧桌子和破损的衣柜。床上挂着已经褪色的白色帷帐,但很干净。梳妆台上整齐的摆放着一个铜镜和两把掉了齿的梳子,桌子旁摆放着四把椅子,其中正对门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子。

  女子面色有些苍白,双眼凹陷,拖着长长的黑眼袋,而且还在不时的捂着嘴轻声咳嗽着。

  何鸿羲的心有些绞痛,这就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如今却落的这般田地,先的愤怒的瞪了一眼心虚向后退的唐总管,然后沉声说道

  “小唐,小红,你们出去守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唐总管发现自己躲过一劫,赶紧拉着小红向外走,但他好像没有小红力气大,愣是拖不动。

  屋内女子抬眼看了一眼何鸿羲,见他可能有什么事情要说,于是对小红说道

  “小红,出去吧。你与小唐也有些年没见了,好好聊聊。”

  “可是......”屋内女子挥手做了一个让他赶紧出去的动作,打断了小红的话。

  “有什么事情赶紧说吧,好晚了,我还要早些休息,咳咳......”女子面无表情的说着,并且用手捂着嘴轻声磕了几下。

  “朕让御医来给你看看吧。”何鸿羲有些心疼用手去抚摸女子的脸。

  “不用,我还想多活几年。”女子躲过何鸿羲的手,然后僵硬的回复道

  “朕知道你还在怨恨当年的事情,而且这些年朕也在刻意忽视你,可是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明白朕的苦心。”何鸿羲收回自己的手,沉痛的说道

  “其他的我不管,我只想要我的孩子。”女子表情渐渐有些疯狂。

  “孩子你不要管,朕自有安排。”

  听到何鸿羲的话,女子才猜测何鸿羲应该是找到了他们的孩子,突站起来,抓住何鸿羲的手失声的哀求道。

  “你找到他了是不是,他在哪,他过的好不好,我要见他。”

  “朕说了,朕自有安排,你将你自己养好就行,早晚会让你们母子俩相见。”何鸿羲一只手握住女子的手,另一只手抚摸着女子的头发,柔声说道。

  “你又想做什么?”女子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何鸿羲。

  如果说谁对何鸿羲最了解,可能有人会说是屈星剑,因为他俩从小一起长大;也有人会说是朝堂大臣,因为他们整日里都在琢磨如何讨好他;也有人说是宫内的当红妃子,因为他们找到了讨好他的办法。

  但这些都不对,因为最了解何鸿羲的就是面前这个女子,曾经最受宠,现在却被圈禁在自己深宫中的淑妃。

  “朕早些年就说了,你只管养好自己,其他的不要管,一切有朕,当年不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何鸿羲眼睛逐渐变红,面目狰狞。

  淑妃有些害怕了,不是被何鸿羲的表情吓到,而是她眼前又浮现了那个流血的夜晚,她感觉一场血腥风雨已经来临,她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死亡。

  “陛下,我只要我的儿子,我不要其他的,也我不想报复,放过我们的孩子好不好?”淑妃双手紧握住面前男人的手,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不,将近二十年了,朕与儿子不能相见,朕心爱的女人就住在旁边,却只能装作漠不关心,他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他们以为皇位触手可及,他们以为可以主宰朕的一切。”

  “不,朕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让他们一无所有,让他们生不如死。”

  淑妃站起来,走到何鸿羲旁边,将他的头抱在怀里,用手轻抚着,就像抚摸着自己的孩子。

  “你是皇帝,你是当今东齐的掌舵人,你不能乱来,你要为祖宗留下来的基业考虑,它不能毁在你的手里。”

  “孩子我不要了,我只要你好好的。”

  何鸿羲像小孩子一样抱着淑妃,就听着淑妃的劝说,也不反驳,但埋着淑妃怀里的面部,已经被眼泪打湿,眼睛红彤彤的,射出骇人的目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淑妃捧起何鸿羲的脸,柔声说道

  “我不怨你,一直都不怨,这就是命,你不要有太大压力,好好支撑起这个帝国。现在我知道我们的孩子还活着,也许过的也不算差,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赶紧离开吧,陛下你不适合在我这里呆太久,容易招惹是非。”

  何鸿羲站起来,亲吻了一下淑妃流着眼泪的脸颊,摸摸了淑妃的头,沉声说道

  “好好养好自己,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这次朕不会再听你的,也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谁都阻止不了。”

  走出房间,何鸿羲看到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的小唐和小红,面露微笑,因为这又让他想起了年轻的时候。

  那时候他还只是皇子,每次当他与淑妃见面时,他俩就互相拌嘴,互相推搡,但最后受伤的肯定是小唐。

  想到这里,何鸿羲的目光更加坚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