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强大(二合一)

  黑影从天而落,双脚踩离高墙,丝丝缕缕肉眼难见的线从身后透体而出,橡胶口香糖似的粘射在墙体上,拽动牵引着辉夜奈见,让其看上去就像一只从夜色中撕裂而出的蝙蝠,滑翔出一道诡异的痕迹,突兀的降临在....草忍村客人的面前。

  “有人下来了!”

  “他能飞!!”

  嘈杂声中,渡边能二走出来,单膝跪地低头敬畏的看向那张森白的面具道:“会长,人都带回来了!”

  “做的不错!”

  愉悦的声音从面具后传出来,渡边能二脸上露出喜色,连忙起身站到会长的身后。

  “会长?什么会长?你是什么人?无为呢?让他出来见我们!”草忍村上忍甲皱眉问道,看渡边能二对这人如此恭敬的样子,似乎有哪里不太对,渡边能二怎么没有跟自己等人提到过此人。

  “看来我的属下没有如实的向草忍村的来客介绍这里真实的情况啊,唔....”辉夜奈见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也不重要,你们后面会有大把的时间来认识和熟悉我,前提是,接下来你们能够令我稍稍感到愉悦。”

  “你什么意思?”明明语气很温和,但话语里隐晦的深意就令他们浑身泛起鸡皮疙瘩。

  “意思就是,我不希望新招的下属都是些废物,所以,我要稍稍检验一下你们的实力,请你们抱着必死的信念来攻击我,当然,鉴于你们的身份还有些附加值,我会尽可能温柔的对待你们!”

  辉夜奈见眼底露出一抹猩红色,身上陡然浮出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草忍村客人们瞬间集体打了个哆嗦,就感觉被一只披着人皮的死神和恶鬼给盯上了,耳朵里则飘来下一句话,

  “但如果有人实在太弱,那么,还是去死吧!”

  话音萦绕在每个人脑海中,眼前的人影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第1个说话的上忍甲身后,手臂就诡异柔韧伸展,像是一条软鞭从后缠住对方的脖子,指尖夹着一张扑克牌抵住对方的喉咙。

  扑克牌锋利的划破皮肤,撕开肌肉纹络,在喉管上轻轻撕裂开一道小口子。

  “不要发呆,会死的!”

  阴仄仄的声音中,上忍甲如坠冰窟,就在他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那扑克牌一触即回只带出一串血滴珠子,他捡回了自己的喉管。

  “演出才刚刚开始,暂且饶你一命,但下一次,可就不一定喽!”

  辉夜奈见指尖一翻,染血的黑桃a,被他随手弹出在空中甩出一道旋转轨迹,撞飞半空中偷射来的苦无。

  上忍甲心有余悸的吞咽口水,嗓子里传来蛰痛感令他恼羞成怒,他双手迅速结印,转身的瞬间口中喷吐出一连串火弹,急射而出。

  “对,就是这种要杀人的眼神。”

  辉夜奈见咧嘴,身体顿时如薄纸般朝后飘动,同时他右手一甩,旁边一名忍者额头便好似被无形的东西粘住,剧烈扯拽着头皮连动整个身体朝前飞出来。

  他目露惊骇,五指并刀毫不犹豫的朝头皮斩去,头皮连带着血肉模糊,染血的额骨在风中微凉,他还没来得及庆幸,就看见随风飘荡的辉夜奈见依然近在咫尺,一只苍白的手掌正对准自己的肩膀,下一刹,那手掌开裂,却伸出一截手骨,骨刃如刀阴狠的刺入自己肩膀。

  尸骨脉?

  他不是很确定,他低头看着肩膀被洞穿的血洞,血肉呼啦的肌肉里有一些亮晶晶的虫卵在蠕动,他瞳孔急剧收缩,那蠕动的是一只只小蜘蛛想要破卵而出,而围绕着血洞都好似被感染一般,透出青紫发黑的颜色,正缓慢而稳定的蔓延扩散向全身。

  “如果我告诉你,只要你死不掉,这些小蜘蛛就不会被孵化,你会安心吗?”

  辉夜奈见反手扣住一直踢向自己脑袋的腿,漫不经心的随手一甩,后者整条腿就被顺带拧成麻花,他才看向被注入蜘蛛卵的忍者,言辞真诚的安抚道。

  忍者如坠冰窟,他看着辉夜奈见,就像是在注视一只披着人皮的恶鬼,什么叫不死就不会孵化,这是人能说的话吗,他从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嘶吼,左手苦无悍然朝肩膀砍去。

  哧!

  断臂撕裂掉在地上,血液大片的喷溅,亮晶晶的虫卵和鲜血泥土混着触目惊心。

  “你这股狠劲儿我很喜欢,恭喜你,你成为了第1个通过测验的人!”

  辉夜奈见说的是实话,他脚下轻轻一点,高达90点的敏捷就让他单凭肉身的速度,就在空气中连出一串残影,他出现在断臂忍者身后,一只手轻轻的抹在对方的断臂口,顿时,一只寄生兽的虫卵就被注射进去。

  “告诉我你的名字!”辉夜奈见问道。

  “赤木森!”他额头冷汗淋漓,一动都不敢动。

  “很好,作为第1个通过测验的人,你想要活下去的心很棒,这是给予你的奖励!”辉夜奈见松手,同时在脑海中给寄生兽下达指令,令其寄生在赤木森的心脏,与其融合为共生体。

  心脏传来蛰心的剧痛,就好像有虫子在疯狂啃食他的心脏,全身的血管都爆凸起来,赤木森口中发出不是人似人类的惨嚎,整个人抽搐的倒在地上。

  “一开始会有点痛,但很快就会过去的。”

  辉夜奈见很有耐心的解释了一句,然后看向四周不自觉散开阵型的忍者,他嗅着空气中混杂着恐惧和鲜血的味道,幽幽道:“通过测验的榜样已经给你们定出来了,那么接下来,我们继续!”

  鬼灯城城头,无为和一群牛头罩站在烈烈风中,聚精会神的观看着地面上的[演出],看着草忍村的上忍们和他们前两天一样,全程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吊打,内心就获得了一丝人性阴暗的爽感。

  “太惨了!”

  “相比起来我们还是幸运的,至少不用经过会长的测验!”

  “我们只是被两位番队长稍稍蹂躏了下,就很识时务的归顺投诚了,感谢会长当时接纳了我们。”

  横成一排的牛头罩心头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激之情,然后看着昔日草忍村同僚的悲惨实况,言语交谈中充满来自前辈的感慨和优越感。

  番队长和会长孰强孰弱?

  他们其实难以评判的出来,理论而言应该是会长吧,但论谁的性格最变态恶劣,最能给别人制造恐怖的心理阴影,那可不是一目了然嘛!

  “我现在忽然有点相信会长那天说的话!”

  这句话说出来后,现场有一瞬的沉默,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接,所以大家只是不约而同齐刷刷的点头默认。

  “护庭十三番的意思是不是说,除了我们已经见到的这三位大人,是不是还有至少10位差不多的番队长,那,就意味着至少有13位影级吧!”

  “死神和我们忍者应该不是一个评判体系吧,但如果强行要对应的话,番队长至少是影级应该是没问题的,也就是说,咱们身后站着13位影级!!”

  一群牛头罩眼睛发亮,内心就不由自主地对护庭十三番产生了浓烈的归属感,突然就领悟到,做忍奸搞不好会是忍界未来最有前途的职业,也不是谁都能做呢,没看现在就要通过测试才行,以后说不得会越来越难啊!

  作为第1批被招收的员工,我们以后得更努力的工作才行啊....他们内心同时浮现出类似此种的心情,打工人的主观能动性被点燃了。

  无为安静的站在前面,脸色古板肃然像是张面瘫,他的内心没有那么多戏份,也或者说他早就完成了自我洗脑,他的目光在黑夜中寸步不离的注视着会长的背影,于他而言,那不是背影,那是一道撕裂黑幕的光。

  监控室内。

  涅茧利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手舞足蹈的挥舞着:“我喜欢会长的每一句台词,总是在冷酷里透出一丝仁慈,有一种优雅的残忍呢~”

  这难道不叫伪善吗?

  市丸银内心腹诽,那些台词怎么说呢,听到耳朵里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熟悉感,看着屏幕中那个恣意在表演的身影,恍惚间就好似在回看曾经的某些记忆片段,实在是越来越像了啊。

  “你觉得,会长和蓝染惣右介像么?”市丸银眼睛眯成缝隙,突然问了个问题。

  手舞足蹈的涅茧利身体僵住,像是个诡异的人偶般,只有脑袋在朝后一点点转动,嘴角夸张的咧开道:“完全不一样哦,蓝然惣右介差点毁了尸魂界,而会长是要复苏静灵庭的荣光,前者代表邪恶的反派,而后者则象征正义与秩序,就算手段看起来有点相似,但目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市丸银若有所思。

  “而且结局也肯定不一样,蓝染惣右介终究还是失败了,是摘掉面具的反派;但奈见会长要当救世主哦,听起来就是让人感到美好与期待的大结局呢!”

  涅茧利扮了个鬼脸,心里则是默默的补充一句,“就算会长要摘掉面具也没关系,只要所有看见的人都成为自己人,或者是死人就可以了!”

  市丸银与涅茧利对视三秒,转身朝外走去。

  “不看了吗?”涅茧利问道。

  “表演快谢幕了,该轮到我们出去给会长献上掌声了!”市丸银头也不回的说道。

  涅茧利歪着脖子怪叫一声,连忙冲出监控室追上市丸银,他可不会让市丸银一个人独占这种功劳。

  敞开门,空荡荡的监控室,蠕动的[屏幕]上,画面在不停的变换,一地瘫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忍者,全部脸色煞白惊恐扭曲的盯着中心,那唯一一道站立的身影。

  “这样就结束了吗?”

  “如果只是这样,那我可很难让你们通过测验啊!”

  “罢了,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我就站在原地不动不还手,你们所有人全都一起攻击我,只要你们能够伤到我,我就允许你们活下来,否则....”

  辉夜奈见抽出一张扑克牌,轻轻抛射向空中,

  “时限到扑克牌落地为止,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可不要放弃哦!”

  话音落地!

  围绕在4周的忍者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在空中旋转落下的鬼牌,然后一个个从喉咙里发出狰狞的嘶吼,打到现在,他们哪里还能不明白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场中这个怪物的对手,对方只是在猫戏老鼠般跟自己玩耍,但,如果对方真敢站着不动,那....就一起杀了他!

  他们站立不稳,爬都爬不动,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在快速的结印,卯足力气调动体内的查克拉,全都在准备释放自己掌握的最强有力的杀伤性忍术,一股脑儿的,不要钱似的朝那道站立不动的人影轰炸过去。

  风被切割,水浪在咆哮,火焰在爆炸,还有隆起的地锥....铺天盖地的将辉夜奈见彻底笼罩,烟尘荡漾弥漫,里面的那道身影似乎果真没有动过,

  所以,

  大概是死了吧!

  鬼牌在空中被撕成碎片,随着烟尘一起飘散着落回地面。

  气喘吁吁的一众忍者全部死死盯着逐渐散开的烟尘,他们屏着呼吸,然后,终于看见,一道人影伫立在场中,表面的衣服被炙烤成焦炭透出股糊味儿,森白色的面具咔嚓一声,断裂一角掉落下来。

  死了?

  死了!

  死了才正常,但他们内心却有一种自己也无法理解的不真实感。

  咔咔咔咔....

  成块的焦炭被震碎脱落,他们瞪大眼睛目睹着焦炭像是一具尸体壳子,被从里面撕裂开来,先是一只苍白的手从里面伸出来,接着,焦壳从中被撕裂成两半,露出一具毫发无损的身体。

  然后,

  两道陌生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其中一个戴着黑白面具的不知从哪里就变出来一件黑色大麾从身后披在那具身体上,另一个眯眯眼,咪咪笑的男人则是轻轻鼓掌,赞叹道:“不愧是会长呢,换作是我,如果被这么多忍术正面击中,也不可能做到毫发无损呐!”

  那个人没死!

  还多了两个跟那人穿着打扮类似的陌生男人。

  一众忍者内心充满绝望!

  “市丸银队长太谦虚了,在你面前,他们连结印的时间都没有。”

  辉夜奈见捏碎脸上满是裂痕的面具,露出苍白,冷峻,妖冶的面容,他扭头对涅茧利客气道,

  “又得麻烦涅茧利队长给我重新制作一张面具了。”

  市丸银和涅茧利齐齐退后一步,朝奈见会长的背影微微躬了躬身子。

  辉夜奈见轻笑,抬手,整只手臂化作一条诡异的血肉镰刀,将艰难的爬出百米外的一个忍者钉死在地上,同时看着其他筋疲力尽绝望的客人道,

  “我看得很清楚,在你们拼命想要杀了我的时候,只有他在往外爬着逃生,这种背叛是可耻的,所以,我代你们惩罚了他,而你们....”

  “.....”一众忍者吞咽吐沫,拼命想要杀了你,我们哪敢有这种念头啊!

  “虽然我没有受伤,但你们最后的表现还算令我满意,谁叫我是个仁慈的死神呢,那就恭喜诸位,合格通过了测验!”

  收缩回弹的镰刀变回手臂的形状,鲜血顺着指甲滴淌落在地面,配合辉夜奈见笑眯眯的表情,就显得格外令人感激和信服呐.....

举报

作者感言

坟头老树

坟头老树

周一想冲个榜,求个月票,推荐票,打赏.....牛头罩后面站着13个影级,我后面站着你们,嘿嘿!   抱紧!

2021-04-26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