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射杀他,神枪

  粗壮的黑色触手像是揪萝卜似的抓向白绝,那一刻,尽管语言无法沟通,白绝也福至心灵的领会了怪物的传达,它只是想吃了自己啊~

  好淳朴的欲望!

  啪叽!

  头顶的猪笼草被连根拔掉攥碎,顺带着头皮一凉,一撮头发离我而去,白·404·绝习惯性的在心里亲切问候了一句黑绝母亲,身体变成一滩白色的浮游物,陷没入地底溜走。

  真·伏地魔·白绝不屑与敌人正面硬刚!

  轰,嘭!

  墙皮脱裂四溅,地面和墙体被砸出窟窿,崩裂的石块高空坠物,从虚无来到现实的巨大声响震破寂静的夜色,一个房子大小丑陋脑袋挤出窟窿,白森森的面具脸上,狰狞硕大的俯瞰而下,就看见一个个两脚食物在朝自己奔跑过来。

  那是被惊动的雾隐暗部,对比之下,就像是一只只小跳蚤从四面街道蹦跳向骇人的怪物。

  “这是什么东西?”不配拥有姓名的暗部忍者惊骇失声,戴着动物图案的面具,仰头望着头顶长着面具的怪物。

  目光交接,失声和怒吼,惊骇和怨毒给单调的黑夜上了颜色,高空坠物的鼓点隆隆奏响,虚咆哮着从墙窟窿里挤出来,四肢捣穿筒楼,凶悍无匹的顺着筒楼爬了下来。

  5米多长的体型臃肿怪异,是动物图鉴上绝对不认识的物种,那恐怖的造型和庞大的身体在被扎出一个个窟窿的筒楼的映衬下,视觉的冲击力是苍白的语言所无法形容的。

  “攻击!”

  没有人会愚蠢的认为眼前的怪物会是来传达友善的,甚至不需要统一指挥,靠的近的忍者们就心脏嘭嘭乱跳,身体本能的做出应激反射,眼花缭乱的忍术不要钱似的砸将过去。

  一只触手被旋转的气流切断,一只触手被汹涌的火颜吞没,浑身更是扎满苦无变作荆棘的刺猬,....眨眼间虚就感受到了来自忍界的问群殴问候,就tm不讲武德呗~

  死了?

  忍术洗礼停顿的间隔,一截断裂的触手猛然弹地而起抓住近处的忍者,瞬间就跟纸糊的似的血肉爆浆化作漫天血雨;另一截炙烤成碳的触手诡异的散发出阴冷的气息,表面的碳壳脱落,那触手顺势一挥,碳壳就化作瓢泼的子弹覆盖向忍者们.....

  有猝不及防的忍者被瞬间射穿,像是血肉豆腐般炸碎一地。

  再回头看那两条触手,就好似断臂求生的壁虎,只不过又极不要脸的爬回了身体断裂处,几个呼吸就又接了回去长好,此刻正好不快活的拔自己身上的苦无。

  就一边拔,一边往外射....速度可比来时快多了,音爆声接连不绝的炸响空气,地面被扎成筛子,替身术用的木块在空中下起了一场雨,炸碎的木屑填满地上的坑洼。

  “这怪物能断肢重生,身上的伤口也复原了,这是什么情况?还有它身上没有流血,这怪物难道不是血肉之躯?”

  暗部忍者们面面相觑,满脑子问号,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唯一庆幸的是,虽然尚且不清楚这怪物的性质,但好在,就一个。

  藏在地底只露出颗光秃秃脑袋的的白绝悄咪咪观察着,他的想法更超前一步,已经在谋划等会儿打扫战场的时候,要如何从这怪物尸体上切点碎片封印住,好拿回去给黑绝研究了。

  形单影只的虚被小觑了呢~

  轰轰轰....

  礼炮轰鸣般的一连八响立体环绕的回荡在整个血雾之里,是另外的虚小伙伴们,也争先恐后的呱呱落地了....

  暗部忍者们面具下的脸部肌肉僵住,不可置信的抬头四顾,发现有四面八方声音回响的地方,必然是黑烟弥漫,却是一个个造型别致的庞然怪物在咆哮,它们是在回应此处的孤单?

  白绝嘴巴张开成窝型,1,2,3....8,9一共9只这种怪物么,什么鬼,不是某只尾兽偷生的私生崽,而是,下了一窝?

  就很,

  费解。

  思考让脑壳仿佛在冒烟,白绝感觉脑浆都过热了,他不适合这种烧脑似的思考,他连忙停下乱七八糟的联想,让宕机的大脑喘口气。

  战场迈入第二阶段!

  烟尘滚滚,庞大的怪物展现出来推土机一样的破坏力,建筑物接二连三的倒塌,地面震动着绵延,将整个血雾之里都唤醒过来,明里暗里的忍者们都迅速赶来战场,理所应当的,村子出入口的把守人数迅速减少。

  家都被偷了,谁还守塔啊!

  “为了能够让我们顺利离开,朋友们干的很卖力嘛~”

  送别的风扬起死霸装的裙摆,荡起黑暗的涟漪,一高一矮的身影从隐藏的角落里走出来,那戴着面具的矮个子正对着眯眯眼的高个子说话,语气满满的感动。

  “....”市丸银掏了掏耳朵。

  “等到我们离开后,他们应该也能安全的撤离吧?”辉夜奈见是个重感情的人,他盯着市丸银,希冀从对方的嘴里得到美好的答案。

  “这恐怕很困难,虚能够闹出大动静,主要是忍者缺乏直接的克制手段,,但说到底不过是情报的匮乏导致导致猝不及防罢了,毕竟,只不过是几只普通的虚罢了,而忍者也不是孱弱的普通人。”市丸银大概摸清了一点奈见会长的表演癖好,配合的补充道,“被杀死或被封印是可以预见的下场,但,能够为奈见会长献身,这在虚的历史里,也会是最有价值的一次生命旅程。”

  “市丸银队长真是个诚实的人啊,令人信赖!”

  辉夜奈见停住脚步,食指轻轻摩挲着脸上的面具,目光已然扫向出入口戒备的忍者守卫,幽幽道:“我猜,他们并不会友善的放我们离开。”

  话音落下。

  刀鞘轻启,无匹的利刃瞬间穿透空间,绽眼的白芒刺透喉咙,飚溅的鲜血点缀了颜色,宛如一朵猝然绽放的金盏花,绝望的花语在耳边低吟着。

  “我确定他们会同意我们离开的,奈见会长!”

  市丸银轻轻甩动刀上沾染的血渍,短小精致的小刀人畜无害,似乎全然无法跟刚才闪电般延长,于数百米外咬噬一名生命的凶刃联系到一起。

  尸体重重栽倒在地上,后知后觉的给出了默认的答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