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我会打开极乐之匣,就在今晚...

  在血月的映照下。

  残忍的血色画面,像是一连串被剪辑好的精彩片段,一幕幕的在宇智波佐助的眼中回放。

  一如刚才西索的旁观,佐助也在旁边眼睁睁的注视着,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不发一言的将一个个族人杀死,直至面无表情的走回了家,推门而入,又提着染血的刀走出来。

  门后,

  是两具倒在血泊中的尸体....

  和西索不同的是,佐助不是一个安静而合格的观众,他全程挣扎着,疯狂的嘶吼着,一遍遍的冲向那个持刀的身影,却只能被一遍遍的打翻在地。

  “我的能力,已经对这个平庸的家族绝望透顶...亲人,血脉,只有渺小之人才会如此的执着,所以,我杀了他们,用来测试我的器量!”

  “你太弱了,我愚蠢的弟弟啊,你没有被杀的价值!”

  “想要杀死我的话,就仇恨吧,憎恨吧,然后丑陋的活下去,不断的逃避,不断的逃避,苟且偷生,直到你拥有了和我一样的眼睛的时候,再来到我的面前!”

  蹂躏,

  从身体到灵魂都被摔在地上,被那只脚踩住脑袋,一寸寸的踩入进地上的尸体里,踩入到冰冷黑暗的地上,踩入进泥泞血污的土里。

  没有一丝空气,

  没有一丝温暖,

  只有沁入骨髓的冷,和啃噬着灵魂的仇恨,以及一对孕育出漆黑勾玉的写轮眼。

  宇智波鼬看着佐助眼瞳里浮出的蝌蚪,他眼中扭曲的猩红逐渐褪去,后者精神崩溃晕倒在地上。

  “结束了吗?还真是感人的兄弟情深啊!”西索嘴里吐出一个泡泡,“这场演出还没有完,之后有续集片断的话,记得继续邀请我来观看。”

  宇智波鼬冷冷的看着西索,答非所问道,“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当然!”

  “要多久?”

  “别着急,好戏才刚刚开始,等这场大戏圆满落幕的时候,我会赶过去找你的,记住你可是答应会带我去一个有趣的地方。”

  “好!”宇智波鼬擦掉刀上的血,反手在头顶的护额上划了一刀,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佐助,身形逐渐融入进黑暗里。

  “下一场戏也很精彩,你真的不打算看一眼么?”

  西索生了个懒腰,活动下脖子,头顶倒扣的结界消散开,街道口被根部围绕在中心的志村团藏,正缓缓的走进来。

  没有声音回应,只有一片黑色乌鸦借着夜色远去了踪迹。

  “宇智波鼬呢?”

  志村团藏走过来,阴着脸看向西索,身后的根部都快速四散开来,一具具仔细搜寻、翻拣着宇智波的尸体,同时手里还都配着早就准备好的生理盐水罐子。

  不是每一名宇智波都开启了写轮眼的,根部还需要仔细的甄别挑拣这些尸体。

  昏厥的宇智波佐助在第一时间就被进场的根部抬走,这是宇智波一族唯一的幸存者,需要好好保护,等他苏醒过来,好告诉木叶真相——灭族凶手是丧心病狂的宇智波鼬!

  “走了,接下来的场面,他的确不太适合看!”西索冷笑,然后明知故问道:“这是在做什么?”

  “哼!”志村团藏其实也不希望宇智波鼬还在,他没理会西索的故意嘲弄,转而确认道:“你确定极乐之匣只需要的是宇智波的写轮眼,对吗?”

  “不然他们身上还有其他东西有特殊价值么?”

  西索皮笑肉不笑,一对眼珠子下意识在在志村团藏绷带缠绕的眼窝处停留了一瞬。

  “那就好!”

  志村团藏心中大定,他早已有了算计,他计划稍微截留几颗品质不错的写轮眼来移植入自己的手臂里,他手臂凹槽里还残留着空位,其他的则全部献祭给极乐之匣,来完成他与猿飞日斩拟定好的愿望。

  把整个宇智波都献祭给极乐之匣,木叶这次可算是下足了血本,但只要能够实现那个愿望,那一切的付出就都是值得的。

  “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美琴的尸体没找到!”

  有根部回来向志村团藏禀报!

  “怎么回事?”志村团藏狐疑地盯住西索。

  “这个问题没道理问我,你应该去问宇智波鼬,或者问你自己。”西索完全一副我不知情,别来烦我的样子。

  志村团藏皱眉,但也没太做纠缠,他怀疑可能是宇智波鼬杀死双亲后,把尸体收敛带走了。

  “写轮眼准备好了,下一步就是开启极乐之匣,如你所言,这应该是你想看到的场景,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守门人是谁了吧!”

  志村团藏压低声音,相比于两具不翼而飞的尸体,他更在意的是根部监控汇报里进入宇智波的那几个草忍,怎么一直都没再露过头了?

  不是藏匿入宇智波族地了么,宇智波的人都死光了,这三人怎么没见到,是又躲藏到其地方去了?

  守门人是不是在那三人之中?

  “这么着急要打开极乐之匣吗?”西索舔舔嘴唇,情绪似乎也被勾动的亢奋起来。

  “未免夜长梦多,自然是越快越好!”

  志村团藏呼出一口气,脸上也仿佛焕发了第二春似的,枯皱的面皮透出一抹不健康的红润,

  “西索,你难道不想早一点看到极乐之匣被打开吗?”

  “是啊,你说的有道理,我才是最想看到极乐之匣被打开的那个人啊~”

  西索喃喃自语,嘴角的弧度一点点上咧,说不出的诡异而危险,“你们准备好愿望了吗?”

  “西索你....”志村团藏愣了一下,听出了这话中的暗含的提示,脸上就顿时浮出喜色,“你就是守门人?”

  这样的话,

  那三名或许失踪,或许死亡,或许藏匿起来的草忍村忍者就完全不需要分神理会了,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没错,我就是守门人,可以帮助你们开启极乐之匣!”西索不再掩饰自己守门人的身份。

  “我们的愿望要先说给你听吗?极乐之匣开启后的步骤是什么?”志村团藏快速问道。

  志村团藏和猿飞日斩,细细剖析过西索的性格,他们设想过西索是守门人的可能性,并早已提前编排好了,一个绝对能令西索心动的愿望,以此让西索心甘情愿的替他们打开极乐之匣。

  守门人是西索,这好也不好!

  好的是直接省却了许多麻烦,因为西索肯定会与他们合作打开极乐之匣;

  不好的是他们没办法把西索排除在外,而不得不让一个疯子参与进来,这中间的变数和风险就难以预估了。

  “不不不,现在不要说给我听,说出来的愿望就不灵了,悬念要留到最后揭示才有趣!”

  西索摆了摆手,善解人意的将许愿流程和盘托出,

  “首先我会令极乐之匣张开嘴巴,那时你们就把祭品放入那张鬼脸嘴里,然后极乐之匣吞噬掉祭品,就会完全开启,最后再由陷入祭品的人对着那张鬼脸许愿即可!”

  “就这么简单?”志村团藏猜疑心很重。

  “许个愿需要多复杂的流程么?”西索习惯性的抽出一张扑克牌,幽幽道:“而我要做的,就是替你们打开极乐之匣!”

  “就在今晚!!!”

  扑克牌安静的翻转过正面,是一张漆黑如墨的鬼牌....

  ps:看演出收门票了啊~

  月票,推荐,打赏,将决定各位各自的观看席位呦,难道不想像西索一样被邀请入场么,亲们~嘿嘿

  

举报

作者感言

坟头老树

坟头老树

感谢英萧君1500点打赏,感谢江染流年,苍水如月,右手边大黄的打赏。

2021-05-13 17: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