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被动成为中心人物了?

  这一届的中忍联合考试还没有笔试环节,忍者作为杀人的工具,为什么要用笔试测验来侮辱他们?

  一开局,

  便是死亡森林。

  阴暗潮腻的森林被生锈的铁丝网围住,缓缓推开的铁门敞开了路,喑哑的乌鸦从树林中惊醒盘旋在上空,幢幢树影中穿透而来的风嘶哑而残忍。

  “考试规则:没有规则,凑齐对应的卷轴,活着走到出口处的中央高塔即可!”主考官宣布了考试规则。

  卷轴分为天与地!

  一组考生随机得到一份,要从其他考生那里抢到对应缺失的另一份,凑齐天与地!

  “时限24小时,现在开始!”

  话音落地!

  一张旋转的扑克牌割向主考官的喉咙,主考官瞳孔暴缩,脖颈当即后仰,怎料那扑克牌也突兀的停止旋转,笔直的弹射跟至,宛如毒蛇弹出的獠牙,凶狠阴毒。

  一只手掌凭空出现,精准的捏住扑克牌,苦无挥下将粘在扑克牌上,肉眼难见的丝线斩断。

  接过扑克牌的是一名戴着面具的暗部,面具下一对殷红的写轮眼漠然的盯着西索。

  是宇智波鼬!

  那天分别后,他始终无法对西索放心,是故直接向火影申请,担任这次中忍考试从旁协助维持秩序的考官。

  “你在干什么?”

  主考官脸色不善的盯着西索,脖颈的皮肤溢出一丝淡淡的血痕。

  “不是没有规则么,所以我试着从你手里把两套卷轴开场就拿到手,应该也不算违规吧,可惜,失败了!”

  西索指尖又弹出一张扑克牌,目光平静的在主考官身上逡巡。

  “现在补充一条,不可以攻击考官,否则直接作废考试资格!”主考官被看得浑身发毛,脸色难看的补充了一条规则。

  “真遗憾!”

  西索嘴上吐出个泡泡,从鬼相楠手上接过黑伞,独自一人优雅的迈步走入铁门内。

  草忍考试的名单上:西索是单人一组,他这场考试得自己撑伞了。

  他从旁边的暗部手里随手抽出一根卷轴,接着反手甩给[辉夜奈见],笑道:“奈见,我不喜欢这根卷轴,正好送你了!”

  “谢谢!”辉夜奈见接住卷轴,没有拒绝的理由啊,他很礼貌的感谢。

  “你们,可要快点带着我的卷轴进来哟!”西索手中搓出一把扑克牌,笑眯眯的看着其他惊疑不定的考生们,“最后给你们一句忠告,不要去打辉夜奈见手里卷轴的念头!”

  话音传向众人,

  西索的身形倒退着射入死亡森林中,像是一块被朝后扯拽的风筝,隐没入阴暗的树林中。

  “是挑拨吧?”

  发送卷轴的暗部目光怜悯的看了眼辉夜奈见,感慨这可怜的娃儿考试还没开始,就已经变成众矢之的,所有考生眼中的肉饽饽了。

  此刻,

  大多数考生都在用隐晦而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辉夜奈见!

  他贼好运的从西索手里得到的卷轴,和暗部发给他们这组的卷轴,刚好就能凑齐一对儿天地卷轴!

  “运气真好,我这样可以算集齐了吧?”

  辉夜奈见恍如全然未察觉到暗处涌来的危险,他冲着主考官,扬了扬手中的卷轴,笑得贼开心。

  “嗯,规则没有不允许转赠,你集齐了!”

  主考官的表情像是吃了苍蝇屎,但对着那张明媚,纯真的笑脸,又实在不好发火,只能咬牙切齿的提醒道,“你还需要带着卷轴,活着走进中央高塔!”

  “嗯,我知道!”辉夜奈见甩手把两根卷轴递给花藤悟合鬼相楠,二[人]接过卷轴绑在背上,像左右护法似的站在他身后。

  对考生而言,

  抢夺别组的卷轴也是有不确定性的,

  很可能一番厮杀下来,最终抢到的是与自己重复的,血亏!

  但现在好了,全场考生中有一组明牌,只要抢到就大功告成,至于西索最后的那句看似忠告的威胁,大部分考生则就自动用耳朵屏蔽掉。

  简而言之,他们对西索的表现有多忌惮,对辉夜奈见的感官就有多蔑视,这就让他们心态有一种特别矛盾的失衡,即:

  被他们忌惮无比的[西索]却偏偏对被他们看轻蔑视的[辉夜奈见]表现出特殊的看重对待,这就让他们集体有种遭受到侮辱的感觉!

  酸了!

  场间唯一不这么想的,只有宇智波鼬,凭他跟西索的短暂接触,他很笃定西索是个疯子。

  疯子的脑回路不能按正常逻辑来思考,疯子通常不屑搞下作的手段,所以,西索给的那句忠告不是要反着听!

  就,

  正着来解读——不要打[辉夜奈见]的主意!

  同时,

  他还注意到那天给西索打伞的鬼相楠,今天则成为辉夜奈见的跟班,而与其并列站立的另一个[人],手上竟也撑着一柄黑伞!

  又是一个撑伞的疯子?

  而与西索一样具有同样标配的跟班的人物,真的,会是个单纯善良的角色么?

  宇智波鼬面无表情,内心则有一丝凉意蔓延开,他不动声色的瞥了眼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笑容的辉夜奈见,将这张笑脸和对应的名字都记在了心上。

  另一个,对辉夜奈见现在处境感到一丝忧虑的,则是同样戴着暗部面具,站的位置比较隐蔽的旗木卡卡西!

  他倒是没有如宇智波鼬那般转动许多念头,他只是单纯的,不希望那个有过一、两面之缘的,笑脸很阳光的[辉夜奈见]太轻易的就死在这片森林里。

  原因,连卡卡西自己也说不明白,就是烦躁,就是傲娇。

  所有人都拿到卷轴后,竟全都诡异默契的没有动,而是不约而同的注视下辉夜奈见,托西索的福,他也同样被聚焦在舞台中央。

  性质,

  截然不同,

  辉夜奈见是被动的成为了一只小肥羊!

  “你们都不进去吗?考试是限时的哟。”辉夜奈见浑似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扫视了一圈躲躲闪闪的目光,好心的提醒道。

  “你怎么不进去?”有个刺耳的声音问道。

  “不着急,反正我的卷轴都集齐了,不用顶着太阳赶时间,我怕把脸晒黑了,我这个人还是喜欢走夜路!”

  辉夜奈见有点羞涩的回答着,身后的花藤悟一丝不苟的撑着伞,搭配着他那张苍白精致的脸颊,一干自惭形秽的考生竟也无力反驳他给出的理由。

  一会儿的功夫,大部分考生明智的放弃了吊死在[辉夜奈见]这一棵树上的歹念,一组组散开着冲入进死亡森林,正式开启了中忍考试这出大剧的演出。

  但也留下来两组,忠贞不渝的死死盯着辉夜奈见的考生,其中一组正是手上还缠裹着绷带的痘痘脸,另一组,则是三个顶着红眼病的木叶宇智波。

  其实刚才考生走的那么干脆,也是因为看见,小肥羊被宇智波这头饿狼给盯上了。

  他们在内心盘算一下,认为就算抢走辉夜奈见的卷轴,也未必能在宇智波的窥探下保住战果,不划算,就离开了。

  风静静的吹着!

  天空上的云霾一点点被吹过来,遮住太阳....

举报

作者感言

坟头老树

坟头老树

月票,追读,打赏三连求!

2021-05-04 09: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