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非善非恶之人?(二合一)

  撕裂黑夜的光,湛蓝如水,丝丝缕缕的电弧闪耀着烧灼着空气,流转的刀刃劈下,死亡森林的舞台被一个清冷的声音瞬间引爆!

  空气震荡出水波的涟漪,宛如一道疯狂旋转的水车从黑暗中乍现凝成,甚至能够听到水流轮转的溅射的声音。

  那是刀!

  刀在呼吸!

  漫天洒落的断线,刀自下而上,斜挑而起,直刺西索的面颊。

  西索歪侧脑袋,指尖屈指一弹,一张扑克牌隐蔽的飞射而出,斜转一圈,飞镖回旋般射向辉夜奈见的太阳穴。

  纸牌钉在太阳穴上,擦割出火花,几缕碎发齐整齐断裂擦着脸颊落下;辉夜奈见不管不顾,刀刃轮转好似一柄铡刀,朝着西索的喉咙压去。

  “嘿,呐~这个招呼可不太友善啊!”

  西索表情似笑非笑,半张被血染红的泪妆脸显得阴森无比,他猛的张开五指,对准刀刃悍然抓下。

  鲜血滋啦喷溅,皮,肉,血剥丝般脱溅,露出森森狰狞的白骨手爪,却如铁钳一样攥住了刀刃。

  “口是心非,西索你明明就最喜欢这种打招呼的方式!”

  辉夜奈见展颜一笑,握刀之手松开,手腕连带胳膊反抽如鞭,砸向西索的脸颊。

  西索放声大笑,前冲蹬地抬腿,脚如毒钻蛇头,狠狠的踢在辉夜奈见的下巴上。

  辉夜奈见手鞭被微微带偏,狠狠抽在西索的肩膀关节处。

  咔嚓!

  咔嘎!

  辉夜奈见被踢出5米开外,一串血珠从嘴里喷溅而出,让他精致干净的脸颊也染上一抹暗红,顿时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狠戾颜色。

  西索身躯侧斜倒栽向地面,却在离地一尺的位置突兀的止住,像是被皮筋牵拉一般拽回原地,肩膀却是怪异的吊挂着变了形状。

  看起来,

  一如那些被倒挂着吊在树上的[人偶]。

  下一瞬,

  西索随手掰扯肩膀,将其复原归位,同时手一抬五根指头露出豁口,一节一节骨弹飙射而出。

  辉夜奈见抬手对准脱臼的下巴一砸,令下颚关节合拢,齿缝中都是血丝,他却只是淡淡一笑,身体化作电弧迎着漫天的骨弹雨,撞向西索。

  空气中是噼里啪啦的炸响,两道身影快速的移动,化作电弧和残影,四周的树皮被电弧烤焦,被骨弹射成筛子。

  两道[人]在吊挂的人偶中若隐若现的穿梭,就像是在一个惊悚的舞台中跳着诡异的舞蹈。

  同时还夹杂着对话的声音传出来,声音出离的平静,听不出剑拔弩张的针锋相对,也没有气喘吁吁的呼吸,只仿若是在闲聊话家常的问候着。

  “奈见是想要救下他们,这可不好,他们可是我的玩具,哪怕我不喜欢,也不能随便让别人拿走呢!”

  “已经玩坏这么多件玩具了,还没有感到厌倦么?西索的问题,寻常人可回答不来!”

  “奈见你是吃醋了么?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只是我消遣时间的玩具,你才是我真正在期待的可口的果子!”

  “那你难道不好奇我的答案吗?”

  声音在风中回荡,听不出善与恶,倒更像是两个疯子在呓语。

  被解救的木叶忍者感受着身体重回控制,却脱力的瘫软在地上,一对眼珠子僵硬的望着树上那些随风摆荡的[人偶]。

  他们好像在遗憾自己没能成为他们的一员么。

  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何脑子里忽然会迸出如此诡异的,令自己感到毛骨悚然的想法。

  其他两名木叶下忍同样惊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向西索拔刀的...身影,竟然是那个被所有考生视作绵羊的辉夜奈见。

  他竟然,这般强?

  眼睛完全跟不上他的速度,而且,他竟然完全不躲闪西索的攻击,全程都以一种更凶残狠戾的方式回击着。

  明明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啊,原来骨子里是和西索一样的...狠绝之人!

  至于那空气中飘来的话,已然自动从他们脑海中过滤了,就和西索的问题一样,这完全不是他们的大脑能够理解的对话。

  能够跟上西索思维的人,怕不也是另一种疯子吧!

  “辉夜奈见是虚化成电弧了么?这是什么忍术,卡卡西快用你的写轮眼看一下。”隐藏在暗处的暗部瞠目结舌的看着草忍村两个下忍的表演。

  “.....”卡卡西抬起眼罩,不是为了窥探电弧的秘密,只是想单纯的跟上那两个下忍的速度。

  这速度,

  下忍,

  这年头外村的下忍都这么恐怖的么?

  “太快了,我看不清!”

  “那些骨弹是尸骨脉吧?”

  “好诡异的刀术,可以凭空带出水波的涟漪,你们中有人听说过这种刀术么?”

  “.....”

  从战斗开始,围观的暗部那张面具下的表情都逐渐定格成惊愕,嘴巴张开成窝型,瞳孔不断在收缩颤动,用一种看似轻松的说话方式,实则是在舒缓他们内心的震惊和....一丝莫名的恐惧。

  眼前的战斗如果把这两个下忍中的任何一个替换成他们自己,那....画面太美,他们甚至都不敢想象。

  假设,

  他们也是参与这次考试的考生,

  有几个暗部脑海中浮出这个念头,然后就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

  “他们没有尽全力!”

  悄无声息的出现的宇智波鼬踩在树杈上,漆黑的勾玉宛如墨汁一样,他冷眼注视着远处的画面,淡淡的说一句。

  “是的,呼吸的节奏太平稳了,完全没有丝毫的起伏变化,他们只是在彼此试探!”卡卡西点头回应。

  “不,不是试探,更像是在玩耍!”宇智波鼬纠正道。

  “玩耍?”

  卡卡西愣了一下,脸上露出明显不信的神色,如果说西索是以杀戮为玩耍的疯子,那他会信;但辉夜奈见绝不可能以厮杀为乐趣的人,他分明是冲上去救人的嘛!

  卡卡西倒没有跟宇智波鼬去争辩,在他眼中,宇智波全族除了带土那个死掉的白痴,其他人都或多或少沾点狭隘,偏激,自私的性格缺陷,都习惯把人往坏的方向去揣测。

  “人家还仁慈的放过了你们宇智波的那组考生呢,真是....人跟人比不了啊!”卡卡西在内心腹诽。

  宇智波鼬眼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卡卡西,没有再多言。

  两人同时把注意力转回场中,辉夜奈见和西索已经停下来,就站在那群飘荡的[人偶]中间。

  倒挂着的奇形怪状的[人偶],一个个面目狰狞恐怖的在盯着两人,似乎在等待着辉夜奈见的答案。

  “我们和人偶有什么不同?”

  辉夜奈见擦掉脸上的血水,重新露出冷白干净的面孔,面对着那一张张死掉了的脸,感慨道,

  “其实没有什么不同,和他们一样,我们也是可笑的疯狂的玩偶,在命运搭建的舞台上跳舞,身上同样密密麻麻缠裹着看不见的线,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已经可以休息了,而我们还依旧再继续演出着!”

  “很精彩的回答!”

  西索鼓掌,脚尖点地在原地优雅的转了一圈,然后出现在那三名木叶忍者的身前,手掌轻轻在他们胸前一抚而过,就将他们的肋骨全都打断几根,以确保最后一组木叶考生同样从中忍考试中被淘汰。

  辉夜奈见当然没有去救,他关注着眼前掠过的提示字幕呢!

  【你淘汰了木叶所有的考生!】

  【债务事件中2号事项——2.火影与木叶也是纵容和包庇犯,同样有脱不开的干系,借着这次中忍考试,给木叶点颜色看看,在考试中每淘汰一组木叶的队伍,奖励成就点400点,全员淘汰附加额外奖励2000点。(7/7√)】

  【成就奖励点将在中忍考试结束后,与1号事项统一进行结算发送!】

  “搞定!”西索在内心对自己说道。

  “辛苦了!”辉夜奈见在内心对自己说道。

  “奈见你介意回答我一个附加的问题么,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在你心里我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善,还是恶?”西索笑眯眯的问道。

  这个问题还用问?

  远处死板着脸,强抑住嘴角渴血的笑容的花藤悟和鬼相楠相顾无言,按照人类对语言词库的定义,现在这种情境,是不是应该叫做自问自答,或者自言自语?

  在两人手掌心的位置,同时撕裂了一道隐蔽的口子,口子里露出一颗滴溜溜转动的眼球,那眼仁里深陷有一层薄薄的细菌跟神经纤维相连着。

  这是涅茧利寄生兽的一点细微改造,能把他们看见的画面,通过监视细菌同步的传递回涅茧利随身携带的小镜子上。

  涅茧利作为会长的忠实影迷,这次考试没能混入考生的队伍,近距离欣赏会长的演出,就已然令他很失落,他又怎么能允许自己再错过转播的画面,所以,他就把主意打到了花藤悟和鬼相楠的身上。

  只是一个简单的微创手术,两只寄生兽自然是忙不迭的答应了。

  这些都是组织是内部,下属之间的互帮互助,辉夜奈见一向是秉持鼓励态度,所以,这几天,涅茧利和市丸银的确是一直宅在屋子里,在观看镜子里的直播。

  奈见会长的表演,他们一场不落的都没有错过哦。

  “自己演自己,无论看见多少次,内心还止不住的藏有一丝荒诞的错觉,真是有趣,市丸银你说,奈见会长如此执着于表演的欲望,究竟是为了什么?”涅茧利坐在椅子上,一边盯着菌毯覆盖的镜子,一边向市丸银问道。

  “大概....”市丸银靠在墙边,眯着眼睛,声音冷飕飕的道:“是为了有朝一日,当众撕毁虚假的面具时,得到那种让人绝望的....惊叹感吧!”

  “哦,真是有意思呐,那你说当初蓝染惣右介是不是也抱着同样的想法?”涅茧利哪壶不开提哪壶。

  市丸银没吭声,他很在意的看着涅茧利手上逐渐捏制成型的一副眼镜,这是涅茧利心血来潮给辉夜奈见制作的礼物——黑色的四方边框,有点复古和刻板,看上去就似曾相识。

  市丸银忽然就感觉内心涌现出一种极度不祥的预感,他不想理会涅茧利,独自陷入了沉思。

  镜子里的画面还在播放着:

  善与恶?

  西索是哪一类?

  看着那一树荡秋千的[人偶],这个答案似乎不言而喻,至少暗处,在绝大多数观众的眼里这是个毫无争议的答案。

  “西索,你是个不一样的人,不能用善与恶来简单的评定!”

  辉夜奈见接回西索递过来的刀柄,反手插回刀鞘,认真道,

  “因为西索你的内心就没有善与恶的界限,你把整个世界看作一个狩猎场,在你眼中其他所有人都是猎物或者玩具,猎人猎杀猎物,这是自然法则,所以西索你在猎杀时心里是不存在善恶的念头的!”

  “换而言之,西索你如果被别人猎杀掉,也不会有怨恨的情绪,于你而言,这就是一条纯粹的食物链!”

  “所以,在我眼里西索你,非善非恶,也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静悄悄的!

  辉夜奈见的答案出乎寻常人的预料,他的话语平静没有波澜,再搭配着他那张精致的笑脸,却忽然间,令所有人从心底都泛出了丝丝的寒意。

  伪善?

  真善?

  如果说西索是非善非恶,那么,说出这个评价的辉夜奈见,还能够简单的用单纯的善恶来评定吗?

  怕不是,

  另一个非善非恶之人吧!

  西索将世界视为狩猎场,是一个病态的疯子;那么,辉夜奈见又是把整个世界视作了什么呢?

  “他的想法好像有些不太对,还是说是我对善恶的认知太浅薄了。”暗处的卡卡西瞳孔微缩,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宇智波鼬,却发现后者又悄无声息的不见了。

  “嘿嘿,嚯嚯嚯~”西索放声露出极度变态亢奋的笑容,侧过身子给辉夜奈见让开了通往中央高塔的道路。

  辉夜奈见嘴角勾起一丝隐秘的弧度,作为一个悬疑惊悚剧的导演,他深刻的明白,纯善或纯恶的人物都太单薄了,只有非善非恶之人才能更好的在黑化与洗白之间反复横跳啊。

  “我是一个非善非恶的好人,这样的我,就算将来犯了一些普世价值的错误,也一定更容易洗白,被他们所谅解吧!”

  “毕竟,辉夜奈见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辉夜奈见一步步朝中央高塔的方向走去,前方的高塔墙体是白色的,窗户里有光透射出来,而他背后走过的路,却逐渐被夜色覆盖的黑暗无声的吞没....

举报

作者感言

坟头老树

坟头老树

西索非善非恶的恶,奈见非善非恶的善...总之都是为了后面黑化,洗白,反复叛变....   大家还满意么?   满意要追读呦,求求你们了,这章节烧死了我无数脑细胞,都脱发了,哭唧唧...   ps:感谢中二病顶级阴阳大师的万赏,并祝他昨天生日快乐!!

2021-05-08 11: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