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感受到了侮辱

  林间的夜风湿冷刺骨,鼻腔里都是pm指数爆表的雾霾颗粒,隐约中还夹杂着丝丝寡淡的血腥味儿,却是不知道有多少尸骨被埋在这片脚下的森林里。

  鞋底踩在松软的土地上,一不小心就能钩出缠绕成线团的繁茂根系,拖泥带水掉出腐烂的肉块,嗡嗡的苍蝇受到惊吓无情的飞离开,只有草木根系依旧死死的裹缠着尸骨。

  “瞧,尸体腐烂最先吸引的会是蚊蝇蛆虫,但最终守候在身边的却是娇艳的鲜花,那鲜花究竟应该看作是美丽的还是丑陋的呢?”市丸银嫌恶的将尸骨和鲜花一起踩成稀烂,他有轻度洁癖!

  “白胖肥腻的蛆虫只不过是吃掉了尸骨的腐料,就遭到世人的厌恶;而看似无辜娇柔的鲜花早已在暗将生命的精华吸食殆尽,却被世人赞美留恋;说到底,哪里怪得了花呢,不过是多数人从未睁眼看清过这个世界罢了。”

  跟女演员探讨伤痛文学,是导演具备的基本功底,辉夜奈见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接上了市丸银的话茬,对他而言,这种看似充满内涵忧郁的文青艺术范儿,实则都是lsp的pua话术,他张口就来,近乎本能了好吧!

  气氛忽然就变得怪怪的了~

  市丸银愣了下,脸上的笑容僵硬半晌,然后才若无其事的弯腰折断一根花,指尖轻弹,花瓣当即绽放片片凋落,一瓣瓣飘落向寂静的夜色里。

  “花瓣飘过来了!”

  躲藏在一棵树后的青惊愕的看见从黑暗里飘过来的花瓣,柔弱的花瓣排成一绺,仿佛被无形的手掌操控着绕开树木和枝叶的遮掩,朝着自己的位置快速的飘过来。

  这tm是逆风啊!

  “把你的尸体和这些花瓣葬在一起,你会喜欢么?”

  温柔的低吟猝不及防的钻入耳朵,青惊愕抬头树影枝丫顶一道黑袍映入瞳孔,黑袍垂落羽织舞荡,修长的身躯朝前微微半躬,狭长的眯眯眼正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自己。

  被发现了!

  逆风隔着300米尾随都能被暴露?

  我那么大一颗白眼珠子愣是没看见,这颗白眼是瞎了么!

  青眼眶一圈的血管暴凸,狰狞的白眼不可置信,视野中300米外只剩下一道戴面具的人影,另一道身影果然消失了,是的,他此刻正站在自己头顶打招呼呢。

  青浑身激灵,身子当即向后跳跃,同时结印分裂出两道水分身,一左一右的爬树急奔攻击向头顶的人影,来势汹汹。

  水分身踩着树干高高跃起,一个张嘴口中喷射出好几道水箭,直指市丸银的头,胸,四肢;另一个360度凌空旋转,臭气熏天的鞋底当空劈向市丸银的鼻梁。

  市丸银鼻头抽搐了下,眯眯眼里透出森冽的寒光,视线恍如透视般穿透两具水分身,锁定住青的真身里那颗肮脏丑陋的魂魄。

  在死神的眼里,躯壳都不过是一件廉价的外衣,遑论分身术这种蹩脚的戏法,根本就被视若空气。

  “呵~”

  脚尖点断树枝,身形瞬间消散,空气中徒留一道残象被白眼捕捉,就像是直播卡顿一样,眼前的画面出现了幻灯片,这是青这颗白眼从未遇到过的问题。

  “消失了,和刚才一样!”

  “没有结印,没有查克拉的流动!”

  “只是抬了下脚?”

  瞬身术还讲究个蓝耗和施法前摇呢,你这只抬个脚算是什么鬼?一点儿都不忍学啊!

  青死死瞪大白眼,将视野从点的锁定扩大到周身半径的范围覆盖,然后,他看见空气里有一串模糊的残象,残象断断续续,像极是一串支离破碎的幻灯片,根本无法复原出完整的动态图画,只能凭借经验在脑海中补全画面。

  “如果不是借助白眼的洞察力,我恐怕连这些残象都捕捉不到,何其恐怖的速度,完全超出正常视力能够捕捉的极限。”

  青咽了口吐沫,所有的忍者最害怕遇见的就是速度型忍者,那真是一回合制游戏,恍若在跟死神过招,你能感受到死神的镰刀从脖颈上划过的阴森,却偏偏看不见死神的影子。

  当年木叶的金色闪光不就是把速度开发到了极致,一手飞雷神之术令无数忍者谈之色变。

  “如果是飞雷神之术,空气中连残象的轨迹都不会有,但....只能捕捉到断续的残象,这充其量只是全瞎和半瞎的区别,同样是看不见敌人的影子啊!”

  眼眶周围血管暴凸,青心脏沉入谷底,

  “空气中没有查克拉流动的痕迹!”

  “是最纯粹的体术么!”

  “就离谱啊!”

  地上的脚印错乱凌厉,白眼内无数断续的残象将自己包围,两具水分身宕机似的呆立在外围,不知道该如何营救真身,然后转身朝着远处狂奔。

  机会!

  在另外那个戴面具的人身上!

  总不可能也强的离谱吧~

  如果能挟持住他,或许能有一线生机...吧?

  在外围看戏的辉夜奈见愣了一下,面具下的脸颊肌肉微僵,这是把自己当成救命稻草了么...虽然他打心底里承认,他的确是拖后腿的那个,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是否太侮辱人了啊~

  “我肯定不可能被挟持,不是我看得起我自己,而是市丸银不会允许这幕发生,所以,我其实可以什么都不做,但....市丸银故意把两个水分身放过来,是想称量下我有多少斤两么,还是单纯怕我看戏无聊,给我也找点乐子?”

  辉夜奈见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他原意相信市丸银的善意,他看着百米外冲刺过来的两具水分身,双手伸出袖口悄然间按向地面。

  “解决两具水分身而已,我的表现可不能太掉价啊~”

  纤细苍白的手掌扎入地面,裸露的手臂诡异的泛起红芒,血液毛孔中钻涌出来,顺着指尖渗入地面,宛如活物般蔓延向四周,以辉夜奈见为原点,勾勒出一个直径60米的阵图。

  恍如一个血色仪式的祭坛从地底蒸腾出来,空气中散发着邪恶,阴冷的芬芳,好似有某种不可名状的恐怖被祭坛召唤过来,正伸出滑腻的舌头舔舐着这片区域内的...活物。

  空气被污染成黏稠的血浆,泥土也泛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唯有祭坛内的鲜花愈发的娇艳,圣洁!

  “血祭!”

  嘶哑,低沉的祭文伴随着飘落的血雨回荡在60米的直径内,恰逢,百米冲刺的水分身闯入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