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虚的诞生

  咚咚....

  短促的敲门声和心跳一个频率!

  长藤风谷从噩梦中惊醒,那是一个诡异而逼真的梦中梦!

  梦境里就是自己的家,家具的位置陈列都一模一样,逼真的恍若在现实。

  他就躺在自己的床上,却感觉胸膛憋闷喘不上气,仿佛有个人压在自己身上动弹不得;肌肉和骨骼传来僵硬而麻木的感觉,就好像身体被注入了麻醉一块块的失去联系;他惊骇欲绝,拼命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恍如生锈锁死的卷帘门,使劲全力才勉强拉开一条细缝。

  视野被黏扯的铁锈糊住,只能模糊的看见有人影正站在自己床边。

  床边人似乎觉察到他在睁眼,就弯下腰把脸贴过来。

  那是一张没有皱纹毛孔的苍白脸孔,不寒而栗的笑容好似画在那张脸皮上,不知为何,他感觉看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张死人的黑白遗照,毛骨悚然。

  他猛然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双眼紧闭,面无血色的死人脸,那张脸正是他自己,而他本人却就趴在自己的身体上,双手畸变成了黏腻的爪子,在一片片撕扯自己的尸体,床上,墙上到处都溅满鲜血和碎肉。

  “尸体是我?”

  “那撕扯尸体的我又是谁?”

  “我杀了我自己?”

  “不对,我刚才好像听到敲门声,然后....有一把短刀,是用刀柄刺进自己的心脏,贯背而出带出来一条索链,接着刀柄反转露出刀刃将索链斩碎了,那索链的一头缠捆住的本来是....”

  记忆怪异荒诞,残缺不全,让他无法分辨他究竟还是在梦里,还是一直都在真实?

  他呆滞的低头看,看见尸体胸口是一个破碎的肉洞,肉洞里是一颗被污染的心脏,散发着恶臭却还在跳动。

  咚....咚咚....

  他听见的究竟是敲门声还是心跳声?

  这具尸体究竟已死还是在苟延残喘?

  他迷茫的低头看向自己,才看见自己胸口也同样有一个丑陋的空洞,里面爬满白色的蠕动在疯狂生长,而随着他撕扯原来的尸体,那白色的蠕动也仿佛受到刺激似的,以惊人的速度蔓延侵蚀向自己的身体。

  “我是谁?”

  “我是谁?”

  “我是....长藤风谷!”

  他面容痛苦扭曲,嘴里无意识的低嚎着,在进行着最后的挣扎。

  “徒劳的挣扎,以我的经验来看,他最多还能支撑3个小时。”

  站在床边的市丸银多看了一会儿,毕竟是第一只转化成虚的忍者,具有一定的纪念意义,他转身朝坐在椅子上的辉夜奈见点了下头,示意第一个目标净化完成,可以离开了。

  恍如观看了一段恐怖游戏的cg画面,辉夜奈见上辈子做导演的职业习惯又犯了,在内心默默的给市丸银的这段成片在光影,剧情,特效,剪辑等方面完成了评分。

  豆瓣7.3!

  对于血腥和限制级的场面,辉夜奈见上辈子做导演就锻炼了强悍的免疫力,这辈子就更是对整个世界有一种格格不入的疏离感。

  他看这个世界本来就像隔着一层冰冷的滤镜,现在更是连身体都被改造成义骸,灵魂对这个世界的温度自然也就更低了。

  作为导演,他对自己必须扮演的辉夜奈见自然是做过人物剖析的,如下:

  【一个脑浆钙化的疯子亲族,一个充斥血腥统治的村子,这就是穿越过来后,这个世界带给他最纯粹的感官,纯粹的没有一丝眷恋和羁绊。

  无法找到情感的共鸣,自然也就难以对这个世界产生代入感。

  他就像是一个剥离掉感情的npc,在冷眼旁观这个同样无情的世界。

  外挂的出现就像是给npc载入了系统,为他重新注入了生命的动力。

  当忍者,他是被迫的;当死神,同样是被迫的;他两个其实都不喜欢,但是当导演,按照外挂制定的“职业规划”,以这个单调乏味的世界为底色,重新编织出多姿多彩的故事脉络,他是愿意接受的。

  导演是他上辈子热爱的事业,如果这辈子也能为之奋斗,那或许就是曾经的自己留给他现在最后的礼物了吧~】

  “那么,这次,我可算作自导自演了呢,action!”

  辉夜奈见指头敲击下脸上的面具,发出清脆的“咔噔”模拟片场打板的声音,长藤风谷也很识趣的被声音吸引了注意力,进入到这场“拍摄”里。

  “很痛苦吧~”

  “感觉自己换了一具身体,不知道自己究竟算是死了还是活着,甚至连以往的记忆都开始模糊,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忘记掉了,这种感觉一定很痛苦吧~”

  “相信我,我有过类似的经历,这个世界只有我可以理解你的愤怒与痛苦!”

  空洞惨白的面具只挖出两个眼睛的孔洞,像是一张没有五官的鬼脸,任谁都不会相信这张面具下说出的任何一个字,但....长藤风谷残存的最后一丝思考能力,就让他相信了。

  谁让,那张鬼脸似的面具就和他自己正在被侵蚀覆盖的面孔好似是同款呢!

  “你...我...谁?”

  长藤风谷半边脸已然被面具侵蚀,干哑的嗓子发声困难,在逐渐丧失语言的能力。

  “我是来帮助你的人,帮你从长藤风谷的身体里解救出来的朋友!”

  辉夜奈见站在一步之远的距离,抬手指向床上那具惨不忍睹尸体,幽幽道:“那具尸体才是长藤风谷,是一个非常残忍而扭曲的坏人,而你是被他拘禁在身体内的可怜人,我看见了你灵魂深处的挣扎,所以来帮你从他身体里解放出来。”

  “他..人...我....怪物?”

  “不,最扭曲的怪物永远是人,而你不是怪物,你没有错,把你的灵魂污染的是这个人和这个世界,错的是外面那些把世界拖入深渊的人,错的是这整个世界,而你又能有什么错呢?你看起来是如此的无助,如此的孤独啊!”

  辉夜奈见的声音富有磁性,话语里充满了人性的善良和悲悯。

  站在门口的市丸银眼神诡异,他十分费解奈见会长究竟在做什么,拜托,名单上的人不是你选的么,长藤风谷落得如此惨境究竟是因为谁,你心里不清楚么,你这副悲天悯人的姿态究竟是打算演给谁看呢?

  演给我的...没必要吧~

  演给长藤风谷...图啥咧?

  当然,扮演一名优秀的下属,就得学会把疑惑都埋藏在心底,同时谨慎的用灵压束缚住长藤风谷,以防止这个缺脑子的虚在转化过程中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辉夜奈见对市丸银的表现很满意,他继续对长藤风谷说道:

  “就算全世界都认为你是怪物,但我不会,因为我很清楚,造成这一切的人不是你,我的朋友!”

  “我知道你很快就会忘记我说的话,你会得到彻底的救赎和净化,但我希望,在此之前,你能够感受到,你生命最后的理智里,你有一个朋友陪你走过了最后的孤独!”

  “这个朋友是辉夜奈见!”

  “而你,也不是怪物,你有个特别的名字...虚!”

  长藤风谷跪坐在床上,感觉灵魂都要裂开,他一只眼睛看着压在身下的尸体,一只眼睛瞅着辉夜奈见,慢慢的两只眼珠子全被白色的侵蚀所覆盖,惨白光滑的假面只倒映出同样惨白的面具。

  【你的善良感动了长藤风谷最后的残念!】

  【事件:善良的死神(2/10)】

  时间不早了,辉夜奈见还有几个朋友需要他去送行,他告别了长藤风谷,非常有礼貌的把门关上掩好离开。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