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1章 鬼?许愿?哪个才是真的?

  场面像是被骤然按下暂停键,陷入诡异的死寂。

  志村团藏狠狠咬着牙齿在喘息,他死死的盯着匣子里的怪物,他不管这东西是啥玩意儿,他一定要宰了这个东西,然后去那个漩涡背后拿回自己的手臂。

  “献祭的那罐写轮眼也不在,是也被送到漩涡里面去了么,那个漩涡后面通往哪里?这个怪物就是....鬼?鬼长这样吗?我现在该如何许愿呢?”

  猿飞日斩并没有完全死心,他脑子在疯狂转动的思考。

  草忍村欺骗了自己?

  还是说草忍村自己也是被欺骗的?

  猿飞日斩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赤木森,后者嘴巴张开成窝形,能放入一个鸡蛋了,鼻孔和脸颊两侧的肌肉因为震惊都在短频抽搐着,额头上也是虚汗直冒。

  一副被吓傻的模样!

  这逼真的微表情打消了猿飞日斩的怀疑,他不觉得人类可以凭演技能做到这个地步。

  然后,

  猿飞日斩又看向西索,后者的表情混杂着好奇和亢奋,就像是看到了极度有意思的场景,活灵活现地体现出一个疯子该有的状态。

  毕竟是传说,草忍村自己也未亲眼见到过匣子里的场景吧!

  所以,

  不被人所相信的,鬼的那版传说是真的!

  被人所相信的,许愿的那本传说是假的!

  完全没道理啊,

  还是说,

  许愿和鬼都是真的?

  猿飞日斩绞尽脑汁的在思索,他怀疑真相就藏在那个漩涡的背后,那里面才是真正的许愿之地。

  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身后的根部和暗部已经朝着极乐之匣围了上去,他们的表情想法不重要,他们只是戴面具连脸都不露的工具人。

  墙根角落的黑绝死死的盯着那只无头怪物,满脑子都是问号,那怪物依稀可见当年的模样的3成。

  这怪物在匣子里给自己整容了么?

  知道的越多疑惑就越多,黑绝思考的脑壳疼,他高度怀疑眼前的极乐之匣是个高仿版。

  但问题是,

  是谁仿制的呢?又是谁有能力仿制?连里面那个怪物也仿制了一份么?这也太逼真了吧!

  图什么啊!

  黑绝内心跟被猫的爪子挠过时,奇痒无比,他太想钻进那个漩涡背后瞅一瞅了。

  “草忍村的,你是不是得给我们一个解释。”志村团藏心头憋着股邪火儿,恶狠狠的盯住站在跟前的赤木森。

  “我....”赤木森吞吞吐吐,他的小剧场表演可没有眼前这幕,志村团藏的问题超纲了啊。

  “西索你来说!”

  猿飞日斩没有为难赤木森,他把问题重新抛给西索,当然,他并不认为西索能预见到眼前这一幕,他只是单纯想听听疯子的看法。

  他得承认,有时候疯子看问题的角度,总是很刁钻诡异,是能够让正常人眼前一亮的。

  “这还不明显吗?”

  “这是极乐之匣里的看门狗啊!”

  “它脖子上拴着狗项圈呢!”

  西索踩在极乐之匣子顶上,身子朝下倾斜,头下脚上,胆子极大无比的观察着极乐之匣里的怪物,给出了他的解释。

  看门狗,狗项圈?

  众人刚才光顾着震惊于无头怪的长相怪异狰狞,主要视线都集中在他没有头,四条狰狞的手臂和凸起的肋骨胸大肌上,倒没有太在意它脖子上的小项圈。

  这会儿被西索一提示,就都看过去,的确看起来像是拴狗的项圈,所以这真还真像一只....看门狗?

  “狗的作用是看家护院,所以它只是在阻止我们进入极乐之匣的里面,我猜,祭品已经被送入那个漩涡后面了,那里面才是极乐之匣真正的内部。”

  “我们已经打开了极乐之匣,接下来,当然是进去许愿喽!”

  西索几乎是垂直倒挂在极乐之匣的门口,让猿飞日斩在心里都替其捏了把冷汗,生怕他被他口中的看门狗忽然扑出来撕成碎片。

  倒不是关心西索的生死,而是极乐之匣里显然出现了不在他们所有人预料之中的情况,暂时,他不希望西索挂了。

  万一,

  后面真的能许愿,又有什么变故需要利用到守门人的力量呢!

  “你们瞧它狰狞恐怖,又怎知他看我们不是一样,毕竟我们才是拆了它家门,要强行闯入进去的恶人!”

  西索看问题的视角果然与众不同,但谁能说他说的没有一点道理呢!

  “是这个理,团藏你以为呢?”猿飞日斩被说动了,或者说都到这个地步,他内心倾向于相信西索说的。

  人类更愿意相信他们希望相信的,尤其是当生命开始步入晚年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三代目火影也不能免俗,极乐之匣里的愿望对他的诱惑太大了。

  “杀了那条狗,我们进去!”志村团藏用医疗忍术给自己肩膀止住血,裸露着断茬的血肉骨头,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看门狗他要宰了!

  手臂他要取回来!

  愿他也要许!

  一件都不能少,志村团藏眼中满是狠戾,等这些事儿都做成了,草忍村的也一个不留的都得灭口掉。

  “杀狗,我觉得或许不需要这么费劲儿,我们就能进去!”

  西索表示他有更好的办法,他伸手抓住倒插在门口的那柄刀,五根指头一点点贴合住刀柄握紧。

  无头怪或者说看门狗猛然低伏躬下了半个身子,凸起的胸膛开始朝里凹瘪,宽阔的背后裂开,一根根狰狞的骨头弹出来,连接成翅膀的形状。

  “西索你要干什么?”

  猿飞日斩内心忽然涌出强烈的不安,他看着那柄倒插的刀,和看门狗庞大狰狞的体型相比,这柄刀丝毫不起眼。

  刀身狭窄透出冷黑的色泽,冰冷安静的倒插在门口,这柄刀是在....

  “你们看这柄刀像不像是在拦着不让它出去?”

  西索扭头朝众人露出一个兴奋的笑脸,给出他推测出的神结论,

  “也就是说,只要我拔出这柄刀,看门狗就可以出来了,换句话说,不就是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不要!”猿飞日斩心脏都吓得抽抽了,惊呼出声!

  让这东西鬼东西出来?

  出来木叶?

  开什么玩笑!

  哧!

  刀刃丝滑和匣子底端发出金属擦碰的声音。

  西索拔刀,翻身而起,重新踩回极乐之匣的顶上,回眸看向下面的众人笑道:“为什么不要?”

  无头怪低伏着身子走出来,脊背猛然展开,宽广狰狞的骨翅像是两柄弯曲的铡刀横向展开,它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压抑的嘶吼,然后双腿踩地蹲下一弹,下一瞬撞向天花板,骨翅铡刀撕裂房顶,它呼啸飞出笔直的往上直飞掀开根部底下盘踞的树根管道,撕开通往天空的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