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极乐之匣里有鬼,谁信?

  烟斗缓缓的吐出呛鼻的雾,猿飞日斩一个人坐在办公桌背后,从他这个位置往窗外望,正好能看见那四个依次排开的火影雕像。

  “都死了,只有我还活着!”

  猿飞日斩自言自语的感慨,他的视线有一瞬间的涣散,然后又恢复深邃的目光,集中聚焦向第三个雕像上。

  “树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但如果树叶永不枯萎和凋零呢!”

  喃喃自语的声音很低,很沉,显得阴森而诡谲,在耳畔回荡,猿飞日斩在安静的聆听着自己的心跳声。

  挥手轻抚在水晶玻璃球上,把上面映透出来的血色盖住,恢复成那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球。

  猿飞日斩也该出门前往根部了,噢,差点忘了,出门前还得再见一个人,他把烟斗取下来倒扣在精美包装的《火之意志》上。

  “把人带进来吧!”

  过了一会儿,门被推开,草忍村·孤家寡人·最高首脑·赤木森被暗部带了进来。

  赤木森一脸无辜和懵逼,竟然还有人在惦记着自己呢!!

  “说说吧,你们草忍村和宇智波暗中勾结的事,虽然所有的内幕我都已经清楚了,但我还是希望能够从你口中再听一遍....极乐之匣的故事!”

  祭品写轮眼,已经尽数回收在手;

  守门人的身份也已确定;

  极乐之匣更是早就乖巧安静的待在根部;

  万事俱备,

  其实,木叶已然无需再理会草忍村的其他人了,但猿飞日斩生性谨慎且慈悲,觉得还是有必要再给草忍村的[领导人]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

  “.....”赤木森咽了口吐沫,脑子里疯狂的在回忆前几天看的一个小剧场。

  前几天,屋子里还不是只剩自己一个,涅茧利和市丸银番队长在观看“死亡森林”直播的时候,途中抽出出空暇给自己表演了一个小剧场。

  据说,

  那个小剧场的剧本是奈见会长亲手编写的,当时市丸银番队长是扮演了三代目火影的角色,而涅茧利番队长则扮演的是他[赤木森]的角色。

  当时,赤木森还不懂为什么,只是既荣幸又瑟瑟发抖的观看着小剧场,那现在,他就全都明白了。

  那个小剧场里的内容,不正是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对话么,三代目火影,你的剧本早就被奈见会长写好了啊!!!

  “极乐之匣?我听不懂火影你在说什么....跟宇智波勾结,更是无稽之谈啊,我们草忍村从来就没有跟木叶的豪门宇智波有过任何联系。”

  赤木森按照那个小剧场里的[赤木森]的表演,回答着猿飞日斩的话。

  “脸上应该要挤出冷汗,蠢货!”

  1号在脑海中骂道,并控制着赤木森的面部肌肉和毛孔,硬生生挤出几滴冷汗。

  猿飞日斩面无表情的盯着赤木森,在他眼里赤木森的掩饰是拙劣且徒劳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愚蠢挣扎,这种人他见得太多了。

  “不要再试图隐瞒了,宇智波刚刚已经灭族了!”猿飞日斩说道。

  “....”赤木森震惊愕然,面颊肌肉在1号的操纵下非常有层次感的表现出惊、疑、恐、丧的复杂情绪。

  “木叶好狠!”赤木森满脸冷汗,牙根颤动。

  “可不要诬陷木叶,杀死宇智波全族的是叛忍宇智波鼬,木叶全体上下对此都很悲愤难过。”猿飞日斩叹气道。

  “事到如今,随木叶怎么说了!”赤木森心灰意冷的放弃了狡辩,“木叶打算怎么对我们草忍村?”

  “这取决于你接下来是否还要继续对木叶隐瞒。”猿飞日斩感觉已经击溃了赤木森的心理防线,“把事情从头跟我说一遍。”

  “....所有的事情就是如此,我们原本是计划明晚动手,没想到一切早就被木叶得知,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么?”赤木森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猿飞日斩仔细听着赤木森嘴里交代的内容,和西索的说的基本没有出入。

  于是,

  猿飞日斩很大度的回答了赤木森的问题:“你们计划非常缜密,木叶差一点就被你们得逞了,只可惜,你们中间出了个疯子!”

  赤木森先是愣住,继而恍然大悟,恶狠狠的咬牙切齿,“是西索,我就知道西索是个疯子,但可恨的是,整个计划根本不可能绕过西索!”

  因为,西索就是守门人!

  猿飞日斩已经通过水晶球的窥探得知西索就是守门人,此刻再从赤木森嘴里得到印证,他心中的最后一丝疑虑也终于被被彻底打消。

  “守门人的作用只是开启匣子么?”

  “是的!”

  “守门人能够干涉许愿么?”

  “不能,一旦极乐之匣被开启,守门人就没有作用了,许愿的权利在献祭祭品的人身上,愿望是否能实现,只取决于祭品和愿望本身是否等价!”

  “这些信息不会都是从西索口中得知吧?”

  “这是草忍村世代相传的秘密,在我们找到西索之前,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身上流传着守门人的血脉,该死的,怎么偏偏就是一个疯子!”

  一问一答,对答如流!

  简直跟脑海中有提词器一样,赤木森流利的背诵着自己的台词,内心古怪到极点,他深刻怀疑猿飞日斩也看过那个小剧场,否则对方为什么每句台词,都好似在照抄小剧场。

  赤木森脸上则是一副破罐子破摔且气急败坏的表情,这一切都映在猿飞日斩的眼里。

  半晌,猿飞日斩停下发问。

  “极乐之匣的开启,不会出现任何纰漏了!”

  猿飞日斩确定一切都已被他搞清楚,西索没有可能再搞花招了,那就让对方履行自己开启极乐之匣的使命吧。

  他起身朝外走,同时还展现出火影的容人之量,非常有风度的邀请赤木森一同去观看。

  “谢谢火影大人,还能让我们草忍村亲眼去目睹看极乐之匣开启的仪式。”赤木森脸色像吃了颗苍蝇屎。

  “当然,说到底这中间也少不了你们的贡献。”猿飞日斩一副老好人的语气。

  赤木森脸色灰败,耷拉着脑袋跟在猿飞日斩身后往外走,只不过压低声音嘀咕了句,

  “其实,关于极乐之匣,草忍村还流传着另一个版本的故事,那就是,极乐之匣许愿的传说都是骗人的,那里面实际连通着一处人类不可涉入的死绝之地,是用来驱逐和禁锢某个极度恐怖的鬼怪的!”

  猿飞日斩听到了,但他心底压根儿不信,只当作是失败之人逞口舌之快非要给自己添点堵罢了。

  鬼怪?

  什么东西?

  还有这版本的传说,你问问你们草忍村自己信不信,怕不是你在这跟我临场现编呢吧!

  “如果真有鬼怪的存在,那说不得比单纯许愿的价值还要大,那我们木叶就更有必要打开极乐之匣了....”

  猿飞日斩说到最后仿佛把自己都逗乐了,干哑枯涩的嗓子发出难听的笑声,他在黑夜中快步往根部的方向走去....

  赤木森:“....”

  1号:“....”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