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我们是死神啊

  深沉温柔的低喃声钻入进无为的脑海,给他绝望的世界重新撒下希望的甘霖!

  旁边的涅茧利捂住肚子,弯腰放肆的大笑,尖利,恐怖的笑声回荡着,像是一根根毒针扎穿牛头罩众人的耳膜。

  “无为在做什么?”

  “他疯了!”

  牛头罩其中有几人转身要逃,今夜发生的一切太诡异惊悚,最后竟然连监狱长都疯了,他们此刻只觉如坠冰窟,全身细胞都在颤栗着呻吟:“逃!”

  离开这里!

  离开这座监狱!

  把这里发生的消息带回草忍村!

  还有几人则僵立着站在原地,似乎一时间还没能回过神,双眼还在呆滞的看着跪地不起的无为,然后余光中就瞥见旁边那个发出神经质大笑的家伙,忽地直起身子,他脚下拖着一柄血色的刀刃,那刀刃正在诡异的溶解变形。

  “不可以离开!”

  “舞台还没有落下帷幕,演员和观众怎么能提前离场呢?”

  “奈见会长会不高兴的!”

  絮絮叨叨的声音像是死神在索命前的吟唱,几个牛头罩骇然转身,就看见一柄怪异的金色刀身刺入眼帘,那刀刃一分为三,细长蜿蜒,就像是三条蜈蚣的断肢连接在刀柄上,而刀柄却更畸形扭曲,恍似一张婴儿的面孔,说不出的怪诞瘆人。

  一柄婴儿头顶长出蜈蚣断肢的刀!!

  “张开你的爪子吧,疋杀地藏!”

  涅茧利咧嘴,嘿嘿怪笑着追至他们身后,刀身横向挥动,在空气中荡出三条涟漪,果真像是三条扭曲爬动的蜈蚣,朝几人人的脑后颈叮去。

  一人抽出苦无回身格挡,却直接被疋杀地藏的爪子夹住,涅茧利手腕往上一挑,蹩住的苦无就被挑飞,三节刀刃以一种刁钻的角度,从那人胳膊上滑过去,割出三根狰狞的血道子。

  另外几人倒也讲义气,回身相救,也可能是预感落单了都跑不掉,全部围攻向涅茧利,可惜他们的配合杂乱无序,在涅茧利眼中处处都是致命的漏洞。

  涅茧利怪笑着在原地空转一圈,身形摆出不似人类的姿势扭曲躲闪,同时,身体表面就骤然裂开一道道口子,像是打开了机关装置的武器匣子,呼啦一圈的寄坏虫和细菌就呼啸着,当头盖住几人的脑袋。

  牛头罩被寄坏虫啃噬出窟窿,露出下面血肉模糊的脸孔,细菌蠕动着从脸上钻进去,繁殖蔓延向脑脊神经的区域,几个人当即白眼外翻,浑身抽搐。

  最先被刀口划伤的人,双手迅速结印,嘴巴张开一团火浪就要对着涅茧利的后脑勺喷涌而出。

  涅茧利侧撇过脑袋,反手一刀刺入对方的小腹,疋杀地藏咬噬小腹里的血肉,刀柄处的婴儿脸张嘴发出无声的啼哭,那声音瞬间导入进对方的躯壳魂魄。

  他只感觉大脑和四肢似乎被剥离开,全身的查克拉凝滞不动,脑袋里即将喷出的火焰,不受控制的炸开,将整个脑袋炸成稀巴烂,断裂的颈腔鲜血喷射。

  红的白的喷溅涅茧利一脸,后者随手抹了把脸,红白黑相间的面具又回头看向剩余几个被毁容的人,他们业已陷入神经和恐惧的双重麻痹,一动不动的僵直站在原地。

  “实在不好意思,我有太漫长的岁月没有使用过暴力手段了,才苏醒不久的我一时兴奋,下手有些没轻没重,不小心搞死了一位观众!”

  “我错估了忍者的身体强度,简直就跟纸糊的一样啊!”

  涅茧利想了想解除掉斩魄刀的始解状态,然后用溅满血水的双手轻轻抚摸住几个人的脸颊,一点点掰动他们的脖子,确保他们的视线全部正对向奈见会长的方向。

  有始有终,

  那里才是这出剧本即将落幕的焦点!

  至于剩余那几个没逃走的牛头罩,涅茧利就没理会他们,他不是市丸银那个天天琢磨着净化空气的洁癖男,他只是有点轻微的强迫症,却从不做毫无理由地滥杀!

  舞台中心,在涅茧利的强势控场下,所有活人的眼珠子都聚焦向一处。

  这可真的是撩到辉夜奈见心头的痒痒肉了,当导演的,谁不希望自己精心编排的作品被懂得欣赏美的人所观看呢,这是对他艺术价值最大的肯定与尊重。

  隐藏在面具后面的嘴角轻翘,辉夜奈见俯身半蹲,看向无为的眼神都变得更加柔和起来。

  “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全部的所有,只要能实现我的愿望!”无为猛然抬头,目光灼灼的仰望着辉夜奈见,颤声道,“我的愿望,你能实现吗?”

  “一切么?我喜欢你的答案!”辉夜奈见被勾起了一点兴致,“那我姑且就先聆听一下你的愿望!”

  “我希望...”无为深呼一口气,“复活我的儿子,可以吗?”

  沉默!

  死寂而压抑的沉默!

  就在无为眼中的神采黯淡到濒临绝望的时候!

  嗤笑声打破了沉默,辉夜奈见习惯性的用手指摩挲着面具上的泪珠,淡淡的答复道:“护庭十三番并非无所不能,不过你很幸运,掌管死亡的权柄的确是死神的能力范畴呢!”

  “死神?”

  无为眼中重燃亮光,他已经第2次从辉夜奈见口中听到这个词汇了,第1次的时候他以为这是对方给自己取的绰号,但此刻听来,似乎不是这个意思。

  “你该不会一直以为我们也是忍者吧,错了哦,我们连人类都算不上,我们是借用义骸行走在现世的死神!”辉夜奈见伸手对准那具头颅炸裂的尸体,漂浮的幽光就瞬间被吸扯入他的手掌心里。

  “死神!”无为嘴里不断重复着这个名词,眼睛越来越明亮。

  “护廷十三番是隶属于死神的最高组织,已经几千年未曾在现世有过走动,人类短暂的记忆里好像已经不记得我们的身影了,这不利于现世的稳定,这样不好!”

  辉夜奈见一步迈出站在无为眼前,声音没有波澜道,

  “我为此而来,要重新唤醒整个忍界对于护庭十三番的记忆,帮助全人类重建稳定秩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无为咽了口吐沫,感觉自己似乎卷入了某个巨大的漩涡,但他早就没有退路和选择了,他重重的点头道:“我明白,只要能复活我的儿子,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伟大的父爱打动了我,我会实现你的愿望!”辉夜奈见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抵在其眉心处,承诺道:“当我的目的实现时,你的愿望也必将达成,我相信,那一天的到来并不会太远!”

  无为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这注定是一场不平等的交易,但无为选择答应,并且只能从心底里都信这个承诺会被实现!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