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他,是谁?

  溃烂扭曲的人脸上肉瘤蠕动,白色的脓液拼命黏扯住碎裂的面具,在一点点的拉扯凝聚重新长回在脸上。

  忽地,雾气中的水汽被凝聚成一面镜子,完整的呈现在虚的面前。

  “你照过镜子么,看到过自己的脸么?”

  阴冷的声音传入虚的耳朵,枸橘矢仓抬手凝聚出水镜之术。

  出乎意料的是镜子里先映照出一个正常的人型,接着人型体表的骨骼肌肉脱落,细密的黑烟从体内钻出来,肿胀包裹成如今怪物的模样,这....恍惚间是映照出虚成型的过程了么。

  水遁·水镜之术是枸橘矢仓曾经机缘巧合开发出来的秘术,能够完美的复制出照见之人的镜像,镜像拥有完全等同的实力,但恐怕连他自己也从未深入思考过,水镜映照复制的究竟是躯壳还是更神秘的灵魂。

  何况,

  眼下的枸橘矢仓的神智都未必完全属于自己了,又哪里有功夫研究这种小问题呢!

  “以为变成这种鬼模样,就能够反抗我的统治了么?”

  枸橘矢仓自言自语,绛紫色的瞳孔血丝密布,身后仿佛有比虚庞大恐怖百倍的虚影在若隐若现,他环视四周,雾隐忍者全都下意识的低头避开他的视线。

  “你为什么敢直视我?”

  枸橘矢仓收回视线,迎上虚狰狞硕大的眼珠子,手中的长棍倒钩入那颗眼珠子里。

  虚发出嘶吼声,触手疯狂抽动拍向枸橘矢仓,就见水镜里的虚同样发出嘶嚎,臃肿的身体从镜子里挤出来,一模一样的触手就迎向自己。

  两只虚缠绕着撕咬,大片大片的黑色块状洒落一地,纠缠着分不清谁真谁假,可能是自相残杀的太惨烈,碎尸这次难以拼凑复原,终究是俱都化成黑烟消散在雾气中。

  死了?!

  这才正常!

  要知道忍术本就是对能量性质的运用手段,而强大的忍者就更擅长玩弄忍术,这个世界连尾兽都是可以被忍术杀死的,更何况一批被随手制造的虚。

  基本和市丸银预料的差不离,普通的虚仗着未知的属性和还算诡异的生命力,欺负下底层充当基数的忍者是有点牌面的,但当面对忍者的精英阶层时,被搞死或者被封印就单纯只是个计时问题了。

  遑论影级强者的降维打击,那点儿诡异和杂耍没区别,一触即溃才是常理之中。

  当然,

  市丸银从头到尾也没对这批虚的战力有所期待,能够引动混乱,将聚光灯都吸引过去就算合格,毕竟,是虚的第一次露面,那庞然狰狞的体型样貌还是相当唬人的。

  “死亡是血雾之里的归宿!”

  枸橘矢仓脸上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这句话好像是对血雾之里的承诺,更像是对自己的誓言。

  声音很轻,再不斩却用余光读出枸橘矢仓的唇语,他五指关节隐约发白,斩首大刀一下下的抡劈而下,恍若不知疲倦的机器将脚下的虚分尸成无数碎缕。

  旁边,

  干柿鬼鲛并不意外枸橘矢仓的表现,他面无表情的用鲛肌大刀咀嚼生吞掉一只虚,肢解消化掉的查克拉通过鲛肌反哺回身体,虽然在密度和体量上比起尾兽还相差甚远,但查克拉的味道是跟尾兽类似的阴冷,邪恶。

  “很像是低劣版本的尾兽,一次冒出来九个,明显不可能是自然诞生的,是人为制造的么?”

  作为忍者职业的标杆旗帜,干柿鬼鲛自然不会往“灵异迷信”的方向思考问题,在他的世界观里,一切稀奇古怪的问题都最终会从忍学中得到答案。

  这次,

  也不会例外!

  而且,刚才水镜之术里的画面很耐人寻味啊~

  “是在用人体开发禁术么,朝着尾兽的方向转化,所以,眼前的这幕算是初步的成果么....会是谁做的呢?雾隐村里还藏有这种人才么?”

  干柿鬼鲛脑子转的飞快,“9只的数量,还有依次出现的位置距离都有差异,唔..是故意释放出来检验成果的么,那么,眼下这个人很可能就藏在现场,在悄悄观察记录他的杰作啊~”

  “会是谁呢!!!”

  干柿鬼鲛眼睛一亮,鲨鱼般的眼珠子不动声色的扫视战场,企图找见形迹可疑之人。

  剩余的虚正在陆续死亡,尸体融化成黑烟丝丝缕缕的消散在空气里,还有两只虚侥幸没能死亡,而是被封印进了写满咒印的灰色瓷坛里。

  没有表现可疑之人,如果非要有,那封印班的忍者更值得怀疑,亦或者没有在眼前的这些人里,而是藏在视线更远,更隐蔽的位置。

  干柿鬼鲛忽然反应过来,有个刚才还在这里的人消失了,那个常年戴着一片黑色眼罩的独眼男不见了,而那片眼罩下隐藏的可是一颗见不得光的白色眼珠子呢~

  白眼——忍界版可视雷达,射程一公里,连苍蝇OOXX都能给4k直播的眼睛。

  就问你,想不想拥有?

  .....

  村子出入口。

  青摘掉黑眼罩,露出独眼白内障,他面色凝重的扫过一地整齐的尸体,虽然他们横七竖八的死态不同,但若是以某个位置当作原点来画出一条半圆弧,那么这些尸体就惊人的全都整齐的摆列在这条弧线上。

  就好像,

  有人在他们死后,

  刻意把尸体摆放整齐了!

  “尸体没有拖拽移动的痕迹,所以....”青倒嘶一口凉气:“不是死后摆放的,这条半圆弧就是他们死前最后落脚的点,就像是死神丈量出来的界限,过线立死!”

  “一条整齐的圆弧线,是因为强迫症,还是为了塑造某种仪式感?”

  青蹲下身子翻动尸体检查,致死伤也高度一致,都是被利刃贯穿喉咙或心脏,不多不少,就简简单单的一刀毙命,一视同仁的令人发指。

  要知道这些尸体里可不单是中忍,其中还包括一名带队上忍啊!

  “几乎都来不及反抗,甚至连求救信号的消息都能传递出来,就全员覆灭了,有能力做到这种程度的就算整个村子里也寥寥可数!”

  青看向村子出入口,蜿蜒漆黑的延伸入夜色中,就像是一只毒蛇悄悄张开的食道,在等着迷路的猎物自己走进去。

  “村子里出现的怪物,村口的血案,这两个事情时间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像是无缝连接的演出,是有人设计了这一切来进行出逃么?”

  眼球四周的血管暴凸狰狞,苍白的眼底倒映出幢幢树影,古朴晦暗的黑袍下是两道高矮不一的身影,一人眯着眼睛若有所感般的回头张望,嘴角勾出迷人的弧度,另一人戴着惨白诡秘的面具,一对波澜无惊的眸子深邃的看不见底!

  那面具,

  赫然,

  与怪物脸上的面具是同款材质!!!

举报

作者感言

坟头老树

坟头老树

萌新求月票!   你不投,我不投,作者何时能出头啊~哭唧唧...

2021-04-08 10: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