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解锁or抽奖,这是个问题

  尸体是有价值的,不可以随便丢弃,要么销毁,要么回收,这是各个忍村都遵循的价值观,背后的逻辑是忍界点歪的科技树所造就的。

  论摸尸体,忍者绝对都是专业的,更有甚者把尸体解密,逆推出种种有价值的信息,乃至当作材料可循环利用,都是某些行业前辈的基操。

  所以,血雾之里自产的尸体当然不可能被随意掩埋或者焚毁,哪怕有些尸体当时已经破烂不堪,也依旧都被捡起来,运送回隐秘实验室的停尸库里。

  最近一批送来的尸体是三天前叛乱的辉夜一族,而经手处理的就是值守尸库的看管员武藤田。

  武藤田:男,31岁,中忍,平民忍者。

  和村子里广大对血雾政策敢怒不敢言的人不同,武藤田是血雾政策的忠实拥戴者,他就喜欢看见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血继家族,安安静静的都泡在浸满福尔马林水的玻璃桶里。

  武藤田最喜欢做的就是把那些碎裂的尸体像拼图一样重新拼凑完整,然后再运送到实验室的解剖台上进行解剖,这算是他看管尸库的一项福利吧。

  这会儿,夜色已黑,实验基地里的同僚都已经下班了,武藤田走向停尸库,他打算去陶冶自己兴趣爱好,于是,他推开有点生锈的铁门。

  猝不及防!

  一道湿漉漉,浑身仿佛长满白色鳞片的人形生物映入眼中,就站在一堆泡着尸体的玻璃桶中间,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具正对过来,面具下面传来一句嘟囔似的声音。

  听不清楚,但那语调里透出的惊喜却让武藤田后心发凉,这语调和他三天前签收新入库的尸体时一般无二,当时有1具碎的惨不忍睹的尸体,他见猎心喜脱口而出:“哈?这碎的也就我能拼回去了吧?”

  想到这里武藤田突然发现,有一个玻璃桶里空了,里面正应该就是那具高难度碎尸啊,他今晚就是要来完成“拼图”的,怎么空空如也连一块碎片都没有?

  我那么大的“拼图”呢?

  被人偷了?

  也有人和我有相同的兴趣癖好?

  武藤田咽了口吐沫,他心底有些紧张,任谁半夜在停尸库发现少了具尸体,却多出个长满鳞片的怪人,心里都会抑制不住的发毛,他没有往鬼怪志异的方向去联想,就已经是忍者的基本素养在支撑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武藤田抽出苦无横在胸前,做出攻击的姿态。

  辉夜奈见有些苦恼的看向武藤田,对方的两个问题,他都不太好如实回答,理论上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而自己死后为何出现在这里,这个得问搬运尸体的人,他也很莫名其妙的从玻璃桶里爬出来,身上还淌着福尔马林水呢。

  辉夜奈见选择沉默。

  无数的穿越者前辈用经验告诉后来者,只要你选择沉默,对方就会自行脑补出合适的答案。

  “果然是心虚不敢回答么?”武藤田蹙眉,他此刻冷静下来:“对方身上没有雾隐村的护额标志,浑身长满的鳞片可能是某种奇怪的忍术或者血继限界,是其他村子潜入进来的间谍么,想要窃取尸骨脉的遗体?”

  辉夜一族以尸骨脉而闻名于世,是一种异常强大的血继限界,被其他村子觊觎,想要窃取一两具尸体拿回去研究这完全解释的通。

  辉夜奈见终究是被迫停止了抽奖,他观察着武藤田的表情,善意的提醒道:“你这样不敲门就闯进来,实在是让我很为难啊,所以,可以假装当没看见我吗?”

  面对一具自己送货上门的“天命”,辉夜奈见却在克制自己,足以证明他是一个散发着人性光辉的...好死神!

  武藤田错愕了一下,他摸不透眼前的怪人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手掌攥住苦无的位置,悄然贴上了一枚起爆符。

  “别那么激动,只是一个误会,我没有任何恶意!”辉夜奈见将武藤田的小动作看在眼底,他一边温言细语的安抚,一边快速点开自己的人物模板:

  姓名:辉夜奈见

  生命形态:死神【完美级武装义骸】

  身份1/3:静灵庭之主【灵王】

  卡牌:0/3

  装备:0/6

  生命:1660/1660

  能量:910/910

  力量:17

  敏捷:21

  精神:30

  技能:尸骨脉·义骸【尸骨脉与武装义骸的完美叠加】

  死神初级能力套包【斩拳走鬼】

  简陋至极的模板,没有丁点的说明,理解全靠猜?

  字体一片灰暗,没有任何可以“+点”操作的余地,技能介绍也是惜字如金,更可恶的是技能栏里直接没有显示原身习得的些许忍术,是不配,还是歧视?

  轻轻呼出一口气!

  “卡牌、装备都是空的,能力也就多了个死神套包,还是个初级,合着我这个灵王就是个白板身份呗,从头到尾都是外挂在给我画大饼?”

  辉夜奈见脑海中凭空多出一段记忆,记忆中他每天出了吃饭、睡觉,就是一刻不停的在练习斩术,白打,瞬步,鬼道(40序列内),以及一高兴或者不高兴就把骨头抽出体外肆意的鞭挞、蹂躏、磨砺...

  这段记忆足足200年!

  死神的寿命就是这么枯燥乏味且朴实无华!

  且在记忆浮现的同时,完美级的武装义骸也瞬间完成匹配,将记忆彻底消化成身体的本能,200年的枯燥训练足够把让任何技能都锤炼到条件反射般的本能。

  一瞬间200年的经验加成让辉夜奈见整个人仿佛都变质了,虽然属性面板的数据没变,但是1秒前的自己他可以随手砍死...难以估量啊。

  差距大致等同于同一个英雄,让青铜和代打实操的差距,就tm离谱!

  《和谐网络,举报代打!!!》

  但是,这依旧不能改变辉夜奈见对外挂奸吝本质的判断:

  所谓抽奖,所谓解封,实际上就是:想要变强么?那就氪金吧,而限时打折翻译成人话不就是——首充有奖嘛!

  而落在武藤田的眼中,就是连眼皮子都没来得及眨的功夫,对面那个长满鳞片的怪人明明原地没动,但就好像被替换了个人似的,浑身散发的气息陡然变了,多了股诡异的厚重,沉甸甸的令人感到莫名的压抑。

  武藤田手一抖,苦无投掷射出,同时双手连忙结印,使出雾隐的冠名忍术——雾隐术,空气中的水汽迅速凝结成雾遮蔽住视线。

  几乎就在水雾笼罩的瞬间,武藤田看见对面的怪人抬手,一片片白鳞炸开脱落,露出人类的手掌,然后根根惨白的骨指就穿透手掌,化作一只白骨利爪抓向射来的苦无。

  骨爪在抓住苦无的一刹,骨头朝前蜿蜒合拢,恍如一朵食人花张口将苦无连带起爆符一起吞掉了。

  严丝合缝的骨密闭隔绝爆炸,只传出沉闷的震动,武藤田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骨头?编成花了?尸骨脉不是才死光光么?”

  素质三连问不受控制的出现在武藤田的大脑。

  “大晚上的就不要搞出太大的声响了,请你安静的离开!”

  声音传入耳朵,似乎还留存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温度,武藤田脸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个声音就在跟前....颤栗的余光中,他瞥见一道身影近乎贴在耳畔。

  距离靠近了,他才发现那身影的高度只到自己的下巴,侏儒或者孩子?...正举起手臂一根手指轻轻抵在自己的太阳穴,手指上还残留着起爆符爆炸的硝烟味儿。

  “砰!”

  面具下的嘴唇扮作拟声词,食指上膛,指肚裂开露出枪口,一枚白色的骨弹射出!

  透颅而出的子弹飚溅鲜血,武藤田眼中的惊骇熄灭,身体重重的栽倒在地上。

  “谢谢,你的身体我会好好利用的。”

  半蹲下身体,染血的指尖触摸尸体,外挂给出【尸体合格】的质检标签,辉夜奈见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没有理会从尸体上飘浮而出的灵魂。

  常人无法看见的灵魂在死神的眼里纤毫毕现,且像是受到某种牵引的规则逐渐变得透明消失。

  “灵魂被牵引去净土了么!”

  尚未全面解锁静灵庭的白板灵王,当前还没做好跟净土抢客户的准备,他放生了武藤田的灵魂,而只是留下了对方廉价的躯壳。

  被死神杀死,身体连带灵魂一同湮灭才是常理,而武藤田的灵魂却还能归往净土,这当然归结于辉夜奈见的仁慈了,他时刻谨记自己是一个好....死神!

  【你初步理解了外挂名称的含义:正确的学会做一个好人的反派才能活到大结局啊~】

  【你开启了事件:善良的死神(1/10)】

  【提示:事件完成后,会根据完成过程中的五项要素来评分,评分会影响最终奖励!】

  幕后黑手的五项要素分别是黑,脏,谎,伪,阴,然后构成一个五边形的图案,可以直观的显示出辉夜奈见的良好品性!

  辉夜奈见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一圈,顿时更能领悟外挂索要传达的中心思想了,他原本还稍有些纠结这第一具尸体究竟用来解锁哪位人物,现在心里已然有了确定答案。

  【发现新鲜尸体,可折算成就点2000!】

  【是否对其进行义骸改造?】

  【是!】

  【请选择解封对象并支付成就点!】

  护庭十三番里其几个达到解封条件的队长头上频繁闪烁开锁的图标,像极是投怀送抱的小姐姐们,说实话,辉夜奈见对每一位都怦然心动,奈何鱼饵只有一份儿,他只能先钓起鱼塘里那条最勾人,也是最绿茶的那条鱼!

  【我选择解封....】

举报

作者感言

坟头老树

坟头老树

作为一个纯正的小萌新,发书了好激动呦,嘤嘤嘤....听前辈们说,新书要多呵护呦,那我就羞涩的求个票票吧~

2021-03-30 10: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